学习 > 旅游

天空之镜 记玻利维亚乌尤尼盐沼

Image
尤今 - 23/05/2019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南美洲国家玻利维亚西南部山区有全世界最大的盐沼。

 

在雨季里,注满雨水的乌尤尼盐沼好似一面巨大的镜子,在高原阳光的照耀下,天空和周遭的景色清澈地倒映于内,形成一个梦幻的世界;因此,乌尤尼盐沼又有“天空之镜”的美誉。

 

站在那白晃晃的旅馆里,我怀疑自己坠入了一个童话王国里。

 

旅馆,竟然是由盐块建成的?

 

怎么可能?

 

千真万确。

 

卡萨安迪纳酒店(Casa Andina)是以如假包换的盐砖建造而成的。除了柱子是混凝土、地板是大理石之外,其他80% 的建筑材料,通通都是盐!天花板、墙壁、沙发、小几、桌子、椅子,全是盐、盐、盐……盐啊盐!

 

在办入住手续时,柜台职员对我们说:“我们这家酒店,是货真价实的盐酒店,有些房客心存怀疑,进了房间以后,偷偷用舌头去舔墙壁,结果呢,墙壁被他们越舔越薄……”

 

我哈哈大笑,说:“放心啦,我害怕得肾脏病,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实际上,我担心的是万一天降豪雨,一觉醒来,赫然发现用盐建造的房间、家具乃至于整家酒店,都惨惨地溶化于倾盆大雨中,而我,则湿漉漉地躺在一堆白花花的盐里……

 

他笑了起来,说:“放心啦!这些岩盐,全取自乌尤尼盐沼;这个盐沼,是由海水形成的巨大湖泊经过几万年的蒸发干涸后形成的,岩盐的质地比花岗岩更坚硬,比大理石更结实,哪里会如此轻易地溶解于雨水中!”

 

他得着了“我们绝对不舔墙壁”的保证,放心地让我们入住;而我们得到了“旅馆绝对不会溶化”的保证,当然也就高枕无忧地下榻了。

 

一迈入房间,我便好奇地叩叩盐壁,坐坐盐椅,卧卧盐沙发,躺躺盐床,触触盐雕塑,哎哟,那种令人瞠目结舌的硬度与坚实,的确是匪夷所思。

 

平常饮食口味偏咸的我,当晚做了一个梦,梦见我整个人掉进了一个很大、很大的盐缸内,在里面肆意舔盐、尝盐、吃盐、嚼盐;盐花如雪花,洒了我一头一脸。醒来时,奇怪的是,味蕾竟然也是咸的,不知道是不是在梦游时去舔了墙壁,哈哈!

 

在玻利维亚,类似这样的盐酒店,只有七八家。

 

全世界最大的盐沼

 

乌尤尼盐沼(Salar de Uyuni),坐落于玻利维亚西南部海拔3656米的山区。这广袤的盐沼,面积1万582平方公里,长150公里,宽130公里,是全世界最大的;它的面积和国土面积只有721平方公里的新加坡相比,足足大了14倍,真令人咋舌啊!

 

有人指出,乌尤尼盐沼的盐,可以供全人类吃上2500年!

 

车子,在横无际涯的盐沼上风驰电掣。

 

心里的感觉,除了震撼,还是震撼。旅行经年,好山好水看过不计其数,然而,像这样具有震撼力的,凤毛麟角。

 

天和天、地和地,都是一片毫无瑕疵的白,像宇宙刚刚无声无息地落下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雪,那种毫无心机的白,那种纯洁澄净的白,浩浩荡荡、迤迤逦逦地延伸到无止无尽的地方,把人世间的污浊和罪恶全都掩盖了,形成了一个无忧无虑的世外桃源。一眼望去,亮闪闪、白茫茫,既有绚丽的奢华,又有宁静的朴实。在视觉里,明明是柔若棉絮的雪;在触觉上,它却又是坚不可摧的岩盐;视觉和触觉的巨大反差,使这个地方变成了一个童话,化成了一个梦境。

 

在雨季里,注满雨水的盐沼好似一面巨大的镜子,在高原亮丽阳光的照耀下,天空和周遭的景色清澈地倒映于内,形成了另一个梦幻的世界,那种美,让人错愕,使人窒息;因此,乌尤尼盐沼又有“天空之镜”的美誉。

 

在非雨季的此刻,低洼之处有积水,盐沼底下蕴藏着的丰富矿物质神奇万分地化成了多种色彩;蓝、黄、紫、绿、白,在晶亮的积水里不绝地晃动着,那种流动而又活泼的美,着实让我神为之迷。

 

乌尤尼盐沼是天然大盐田, 采盐、晒盐、制盐,是当地居民主要的经济活动之一。盐在这儿价贱如土,有趣的是,尽管绵延无尽的每一寸空间都是盐,可是,玻利维亚并没有把盐出口到其他国家去。他们说:“运输费太贵了呀,得不偿失。”

 

盐沼底下藏银子

 

值得一提的是,在乌尤尼盐沼底下,有着数量惊人的锂,相当于全世界锂储藏量的一半。锂广泛地应用于电池、陶瓷、玻璃、润滑液、制冷液、核工业,以及光电等行业上,如今,随着电脑、手机、数码相机等电子产品的日益普及,锂最主要就用来做电池。更明确地说,白茫茫的盐沼底下,就埋藏着无数白花花的银子,难怪乌尤尼盐沼老是骄傲地发出熠熠的耀眼亮光啦!

 

我们雇来的车子意气风发地在盐沼上驶着、驶着,不知怎的,突然好像被人抽了后腿一样,速度慢了下来。司机丹尼尔跳下车去,发现爆胎了,他眉头紧蹙地爆了一句粗口。紧绷着脸,他拿出备胎来更换。换好重新启动车子之后,如释重负的他,脸色才舒缓了。他告诉我,美丽绝伦的乌尤尼盐沼,同时也是个暗藏杀机的地方。它的面积惊人地辽阔,四方八面看起来都是白茫茫一片,缺乏经验的司机,往往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车子倘若出了故障而无法自行修理,足堪忧虑,因为这儿网络不通,与外界无法建立任何联系。2017年,两名游客租车自驾,迷路了,兜来转去,汽油用罄。呼天不应,求告无门,只好下车步行,希望能找到人助他们一臂之力,不料走来走去都是白惨惨的盐沼,最后,饿极、渴极、累极、慌极,倒地死去。这并不是孤立的一宗意外事件。听了他的叙述,我终于明白了他在车子爆胎时,脸上为什么会长出一片阴森的青苔。

 

次日,我们到印加华西岛(Inca Huasi Island)去。名义上这是一个“岛屿”;实际上,包围着它的,并不是蓝艳艳的海水,而是白皑皑的盐沼。

 

我们来此,主要是观赏仙人掌。

 

1000多株仙人掌,高者十米、矮者两三米,品种是一摸一样的,但却恣意展现出令人目不暇给的千姿百态。在远处眺望,只要稍稍发挥一点想象力,便可以看到怀抱婴孩的妇女,沉思冥想的学者,活泼跳跃的顽童,荷锄耕种的农夫,荷枪作战的军士,张牙舞爪的鬼魅,蹁跹起舞的美娇娘……

 

这些仙人掌,全都是野生的,靠鸟儿传播花粉而生生不息。由于没有人为干预而呼吸着自由的空气成长,因而全都能凭借自己的意愿,长成了独树一帜的形态。

 

印加华西岛上的仙人掌,每一年才向上茁长短短的一厘米。它以蜗牛般的速度,静静地享受着每一寸成长历程的苦与乐。经过数百年乃至于上千年,终于长成了冲天的姿势。

 

“物尽其用”是它的人生哲学——当它们活着时,万千妩媚任人欣赏;死后,由于木质脆弱,无法充作坚实的家具,便化身为垃圾桶和门窗上的装饰品。

 

当天傍晚六时许,我们坐在辽阔无边的盐沼上看日落。太阳迟迟不肯回家去,到了七时许,它才以一种衣锦荣归的姿势,意气风发地圆着一张红红的脸,散发出满天满地艳到极致的华彩,橘红、金黄、亮褐、紫彤,重叠交错;风和云、盐和盐,都被染得斑斑斓斓的,那种壮阔的瑰丽,着实让人难以逼视。在这一刻,我仿佛听到了锣鼓喧天的热闹,我仿佛听到了夹道欢迎的呼声;太阳,就在这一片无声而又热烈的喧嚣里,回家了。

 

盐沼变得灰蒙蒙的。

 

灰蒙蒙的盐沼,依然魅力四射。

 

它的魅力,源自它的信心。

 

它知道它有着独树一帜而又无可替代的美丽;更重要的是,它有丰富的“内涵”——那就是掘之不尽的锂——造福人群的锂。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