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德国罗曼蒂克大道

Image
许月英 - 18/07/2019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德国南部的“罗曼蒂克大道”全长约400公里,沿途26个大小城镇,组成一条色彩缤纷又引人入胜的景观大道。

 

沿途有原野、田园、牧场、雪山、湖泊,更有酒庄及梦幻城堡。

 

位于德国南部的“罗曼蒂克大道”(Romantic Road),名称来自中世纪从阿尔卑斯山通往罗马的贸易道路,德语Romantische Straβe是“到达罗马”的意思。18世纪浪漫主义席卷欧洲时,人们将这里充满童话、传奇故事、酒庄及梦幻城堡的地方称作罗曼蒂克大道,并在上世纪50年代开始,规划为观光路线,同时推出的还有另外9条观光大道:童话大道、古堡大道、仙踪大道、帝王大道、歌德大道、阿尔卑斯街道、葡萄酒大道、钟表大道及玻璃大道。

 

罗曼蒂克大道是所有观光大道中最古老而著名的,它自美因河(River Main)陶伯河谷(Taubertal)蜿蜒而下,直达阿尔卑斯山(Mountain Alps)北麓,全长约400公里,北起维尔茨堡(Wurzburg),南至菲森(Fussen),沿途26个大小城镇,组成一条色彩缤纷而又引人入胜的景观大道。

 

三月初春直飞慕尼黑,游览了这座德南最大城市后,接着游览罗曼蒂克大道的八个城镇,先从奥格斯堡开始,继续拜访了多瑙沃特、纽伦堡、维尔茨堡、罗腾堡、讷德林根、兰茨贝格,最后在新天鹅堡划下美丽的句点。这约400公里路程,公路两旁是广阔原野、纯朴田园、牧场和整齐的葡萄园,尽显巴伐利亚州郊区宁静景致;进入阿尔卑斯山脉地区,两旁的景色也从平原转为巍峨雪山和绮丽湖泊,称之为罗曼蒂克大道,一点也不为过。

 

我们分5天走走停停,一天走一两个城市,晚上入宿小镇,确实比一般旅游团来得休闲,也更能深入体会欧洲小镇风情。沿途城乡有的展现华丽城堡,有的是庄严教堂和缤纷广场,那些仙境般的林子,童话式的木格房屋,还有古老木桥、雕像、咖啡馆,以及最后在终点邂逅那一大片壮丽的阿尔卑斯雪山和冰湖,有如许多历史往事、传奇童话,一路缓缓展开。

 

奥格斯堡:最古老贫民区

 

奥格斯堡(Augsburg)离慕尼黑只有60公里,是公元前15年罗马皇帝奥古斯都统治时期建造的古罗马兵营和商贸城市,具有2000多年历史,在德国古老城市中排名第二。

 

罗马帝国在15至17世纪进入全盛的文艺复兴时期,作为贸易聚集地的奥格斯堡曾经富甲天下,建造了不少歌德式、洛可可和巴洛克式建筑,如今已成为当地标志性建筑的市政厅,以及富丽堂皇的谢茨勒宫。此行也为着“富格尔庭院”(Fuggerei)而来,它是世界最古老的贫民区。1516年,富格尔家族花了23年时间,修建了这座城中之城的大院,给穷人提供住宿。社会学家将之称为德国乃至世上最早的具有社会主义福利性质的住宅区。

 

富格尔庭院有七条小街,67栋两层楼房,有150多套建筑面积大约75平方米,包括二室一厅,带有厨房的标准宿舍。整个大院用围墙与外界相隔,里头有教堂、喷泉和水井。500年来,这里租金保持不变,每年只需一个金币,相等于0.88欧元。不过,住户条件十分严格:必须是奥格斯堡出生,天主教徒,品行端正,而且贫穷。这里的居民每天必须进行早中晚三次祷告,著名音乐家莫扎特的先祖沃尔夫冈·阿玛多伊斯·莫扎特曾在这里的14号屋居住过20年。

 

冬天还没过去,社区非常幽静,没有一般贫民区的脏乱;它整齐优雅,墙上爬满老树藤蔓,天然构图透露了文艺气息。冬日暖和的阳光照在巷弄里,照在扇扇纱窗,有一名穿着中世纪服装的老头拿着号角沿街巡视,他的出现让访客坠入了中世纪的时光里。

 

维尔茨堡:“小布拉格”

 

维尔茨堡(Wurzburg)是德国中南部城市,靠近法兰克福,坐落于美因河畔,是罗曼蒂克大道的起点站。美因河在公元前原是小河,有几处浅滩,步行便能通过。城区在二战中被毁,战后重修,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维尔茨堡老城内有著名的“三大教堂、一大官邸”,维尔茨堡官邸(又称主教宫)对面便是大片从战后废墟中重新站立起来的教堂区,主要有主座教堂、新明斯特教堂、圣母礼拜堂。从玛丽恩山俯瞰老城,能看见许许多多高耸的尖塔,因此有“教堂之城”的美誉。横跨美因河的古老石桥长185米,始建于15世纪,桥上安置12尊4.5米高的教宗圣像,与捷克首都布拉格的查理桥颇有异曲同工之处,加上老城内教堂林立,常被人将之与“千塔之城”布拉格相较,也被昵称为“小布拉格”。

 

站在美因河老桥上,可看见对岸山丘上的玛丽恩城堡,以及山坡上成片的葡萄种植田,这里是德国三大葡萄酒产区之一。我们在寒风细雨中抵达维尔茨堡,走过主教宫后天空开始放晴,明净的天空绽放着历史的光辉,有轨电车穿城而过,各大教堂钟声齐鸣,象征人们对和平的呼唤与美好生活的向往。

 

罗滕堡:中世纪风情画

 

罗滕堡(Rothenburg)的德文含义是“陶伯河上游的红色城堡”,曾经是中世纪商贸大道上繁盛一时的城市。罗马帝国衰亡后,罗滕堡发展停滞,沦为一个闲置的城镇,时间因此凝固在中世纪,旧日的残旧,却成为今日人人赞颂的美丽。

 

罗腾堡能幸存纯属偶然,二战时盟军攻打罗滕堡,原本计划摧毁此座城镇,计划遭到了美国约翰·麦克洛伊将军(John McCloy)的阻挠。将军的母亲曾到过罗滕堡,她带回一幅罗滕堡的油画挂在卧室墙上,对罗滕堡的美丽念念不忘,将军于是指示部下与德军谈判,纳粹士兵同意弃守罗滕堡,换取美国保证该城镇不再遭受进一步的轰炸。

 

这座城市的美丽止息了战火,成就了一段传奇。如今罗滕堡是两条著名观光路线“罗曼蒂克大道”与“古堡之路”的交汇处的必游景点,旺季时一房难求。我们在镇外停车场下车,推行李进入保留完好的城门,沿着蜿蜒而狭窄的青石街道,走进两旁尽是童话般老建筑的中世纪古城,入住市集广场旁的百年老酒店。

 

古城地处战略高地,由保留完好的城墙围绕,从木梯登上城墙俯瞰小镇,尽是一片红瓦屋顶,巷弄里是小巧如玩具积木的木格房屋;城墙外陶伯河蜿蜒流过,树林的掩映下是安详的田园。古城不大,步行便可走遍全镇,大街尽头是三条路交汇成的小广场,以一栋姜黄色木建筑小屋为中心,环抱房屋两侧一高一矮的两座塔楼,组成一幅极富中世纪风情经典画面,是罗腾堡的亮丽名片。

 

下城墙时雨雪交加,游客都被困在商店里避雨,在号称欧洲最漂亮的商店——玩具博物馆里,货架上的精品与玻璃门外的飘雪,交织出一幅浪漫与梦幻的情景。晚餐后寒意袭人,我们到处溜达,再度造访三叉路小广场,发现那出现在全球旅人眼底的经典小屋,竟是平常人家的住宅。透过窗户,看见电视机的幻影和橙黄的灯光,还有刀叉餐具的声音都在散发家的温暖。此刻站在屋外昏黄的街灯下,确实有置身中世纪生活场景的感觉。

 

新天鹅堡:唯美浪漫

 

旅程最后来到新天鹅堡(Neuschwanstein Castle)。它位于德国南部小城菲森近郊,邻近奥地利阿尔卑斯山群峰一个小山峰上,因此人们都把它作为罗曼蒂克大道的终点站,也是400公里大道最后和最美丽的记忆。

 

新天鹅堡是个梦幻而充满传奇的地方,1869年根据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二世的梦想所设计,并花费了17年时间建造而成。与新天鹅堡隔山对望的黄色城堡,是路德维希二世童年成长的“旧天鹅堡”,他是艺术爱好者,一生受着瓦格纳歌剧的影响,面对着美丽的雪山湖泊,他构想了一座完美宫殿,邀请剧院画家和舞台布置者,而不是建筑师,绘制建筑草图,并以瓦格纳创作的音乐剧《天鹅骑士》为灵感,修建新天鹅堡。

 

城堡每天有规定参观人数,而且必须预约参观时间,买了门票就要准时进宫,不得延误。我们清晨6点就出发赶路,幸好交通顺畅,8点便进入施万高地区,前方雪山一列排开,广阔的林野,宁静的村镇、教堂,构成一幅美丽风景画。由于离10点进宫时间尚早,便在山下田野间小教堂停车拍照,阿尔卑斯山横在眼前,山峰积雪,白色新天鹅堡矗立山腰,这是罗曼蒂克大道上的终极美景。

 

抵达上山的巴士站,大家四处溜达,黄色的旧天鹅堡就在眼前。附近阿尔卑斯湖(Alpsee)不见游人,湖畔小屋屋顶一层厚厚积雪,四周雪山倒影湖中,此际湖水平静、清澈而翠绿,偶有几只水鸭划水而过,如此湖光山色简直不像人间。乘9点首班车到玛丽安桥,那是简陋铁桥,横在山谷之间,桥上可观赏新天鹅堡的壮丽全景,背后是雪山,山谷流水飞瀑,确实产生一种独立苍茫的出尘感觉。

 

步行一段上坡路进入城堡,仰头望高大宏伟的城堡。城堡内不允许拍摄,它虽没有一般皇宫镶金嵌银的富丽堂皇,却洋溢着中世纪文艺气息,供参观的包括王座厅、国王卧室、起居室、大演唱厅、厨房等,都有着代表圣洁的“天鹅”的塑像与装饰。据说,这是带有忧郁气质的路德维希二世逃避政治失败与政治斗争的避难所,他在自己的梦幻殿堂里想象着对骑士与爱情的向往,也把这份情愫寄情人间山水,后人也昵称他为“童话国王”。实事上,这位悲剧帝王虽不谋其职,却为德国留下一笔宝贵的艺术财富。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