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散发历史余温之都 布达佩斯

Image
邹文学 - 01/08/2019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布达佩斯饱含怀旧和浪漫情怀,看似硬邦邦的铁桥也充满了柔情蜜意。

 

布达佩斯的魅力,来自贯穿城市的蓝色多瑙河,来自一组组散发着中世纪情调的建筑,来自铁桥、广场、大街小巷和众多精美的雕塑。

 

布达佩斯是一个拥有许多传奇故事的古典浪漫之都,这是我第二次拜访留下的深刻印象。

 

布达佩斯的魅力,来自贯穿城市的蓝色多瑙河,来自一组组散发着中世纪情调的建筑,来自铁桥、广场、大街小巷和众多精美的雕塑。

 

千年纪念碑承载历史重量

 

我们是在夜幕初上时来到英雄广场,那是一个分布有多座大理石雕的广场。在精心设计的灯光照明下,广场散发的是历史的余温,也充满浓浓的艺术气氛。

 

这是匈牙利为庆祝建国在1896年建造的广场,中心竖立的是千年纪念碑。我抬头望,有个天使正捧着一顶王冠。导游说,王冠代表的是给第一个国王伊什特万加冕的王冠。纪念碑底下则是七个骑马的游牧部落首领的大型石雕。

 

“匈牙利的历史记载,他们是马扎尔人的后裔,公元896年从东欧大草原迁移到多瑙河盆地定居,并由萨满教改信天主教。”

 

马扎尔人是匈牙利的主要民族,有人怀疑他们是匈奴的后代。她解释,马扎尔人与东亚的文化在某些方面相近,例如匈牙利人的命名方式也是先姓后名,他们善骑,也精于使用游牧作战方式,因此让人乐于把他们与骁勇好战的匈奴人相比。

 

不过,历史学家指出:血统上匈牙利人并不是匈奴人,与蒙古人也扯不上关系,他们是乌格尔——阿尔泰游牧民族的一支,与常居乌拉山脉的曼西人同源的东方游牧民族。

 

广场后方的对称柱廊,竖立了14个雕像,纪念匈牙利从开国到1848年革命期间出现的重要人物,包括国王、部落领袖和历史名人。

 

在广场两侧,隔着马路各有一座灯火辉煌的建筑,就像纪念碑的左右护卫。我读不懂建筑物大门外挂着的“红毛字”招牌,导游说:一座是美术博物馆,一座是现代美术馆。

 

渔人堡与多瑙河

 

我们在渔人堡再次看到马扎尔七个部落的象征,也瞻仰到匈牙利第一个国王伊什特万骑马的英姿。

 

到布达佩斯旅游,相信旅行社一定会安排登渔人堡远眺对岸佩斯城。布达佩斯其实是布达和佩斯两座城市的联合名称,两地之间相隔一条多瑙河,为这个有东欧巴黎之称的都会增加了许多浪漫色彩。

 

白色的渔人堡是在中世纪城墙的根基上建造的一段100多米长白石墙,当年是渔民行会为抵御外敌负责守卫的城墙。墙内沿阶梯拾级而上,可看到宽敞的城墙走道和两侧半人高的护墙,城内还有像烽火台般的圆锥顶塔楼七座。这七座塔楼代表公元896年来这里定居的七个马扎尔人部落。

 

渔人堡修建于1895至1902年间,二战期间近乎炸平,战后才修复。今天的渔人堡就是一个新歌德式与新罗曼风格结合的观景台,从这里可眺望多瑙河及对岸的景色。

 

多瑙河真是布达佩斯的灵魂,我们在这160米高城堡山看到的岂止是一条在山下流动和跳跃的玉带,河对岸更可以看到许多古建筑,虽经历多少次风霜雨雪的摧残、枪弹炮火的洗礼,今日仍然方方正正地屹立在佩斯城里。导游指着远处两座最高的尖塔说,临河那座附属国会大厦,在市中心的便是富丽堂皇的圣伊什特圣殿。

 

在城墙边,伊什特万一世骑马铜像站得很高,似乎能从城墙望过对岸。我看他全神贯注地瞪着权杖,似乎在回忆着1100年前的匈牙利开国情景。

 

高耸的马加什教堂,也建在渔人堡广场上。导游解释,它的外观属新歌德式教堂,钟楼建在教堂一角,不过它却还包含了匈牙利民俗、新艺术风格和土耳其设计等多种情调,彩色的屋顶便是一个特征。

 

导游说:“教堂由国王贝拉四世建于13世纪,原名是布达圣母教会,后因匈牙利国王马加什在这里举行婚礼而改名,它也是历代匈牙利国王加冕之处,有加冕教堂之称。”

 

有故事的大桥

 

我们从城堡山漫步到布达城堡,沿途处处是风景。我感觉最美的景色包含了山下的几座桥梁。布达与佩斯两座城市之间目前有八座大桥。

 

塞切尼链子桥是最著名的一座。靠近佩斯区的桥梁两侧还有两头石狮子镇守,代表布达与佩斯姐妹情深。

 

导游说,链子桥是多瑙河上连接布达和佩斯的第一座桥,之前这里是一座木板浮桥。“1820年,塞切尼伯爵急需过河参加父亲的葬礼,而当时糟透的天气使得木桥无法通行,他的行程因此耽误了一个星期。过后他便决定建一座铁链桥。”

 

另一座纪念茜茜公主的秀气的白色大桥是叫伊丽莎白桥,茜茜公主身为奥地利皇后,却对布达佩斯爱得特深。

 

还有一座绿色的自由之桥,是为了纪念匈牙利19世纪诗人翡多菲而命名。他那首“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的短诗,举世闻名。可惜这位爱国诗人,在参与1848年革命战争时牺牲了,只活了26岁。

 

世界遗产的布达城堡

 

布达城堡始建于1247年,是匈牙利国王贝拉四世为了抵御鞑靼人的入侵而建的。16世纪奥斯曼帝国占领布达佩斯,布达城堡被用作军营及清真寺。100年后,哈布斯堡王朝赶走了土耳其,布达城堡重建成巴洛克式的王宫。现在我们看到的布达城堡外观高大雄伟,已辟为匈牙利的美术馆及博物馆,1987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

 

在布达城堡,我还望得见几百米外小山上竖立的自由女神铜像。女神像是为了纪念二战末苏联红军解放布达佩斯而建。1945年,德国党卫军据守着布达佩斯最后一个堡垒作最后的负隅顽抗,苏联红军从山下发起几轮猛烈攻击都被击退,几千名苏军将士因此战死。为了纪念苏联红军烈士的壮烈牺牲,匈牙利著名的雕塑家在1947年塑造了包括女神在内的一组铜雕,它们都具有非常强烈的个人艺术风格。

 

其实,布达佩斯到处都有艺术家的雕塑杰作,以白色石料雕刻的圆雕和浮雕,或刻画历史人物,或描绘老百姓生活,全都栩栩如生,具有很强的感染力。

 

布达佩斯就是这样一座饱含怀旧和浪漫情怀的城市,连看似硬邦邦的铁桥也充满了柔情蜜意。

 

展示国王右手的教堂

 

圣伊什特万大教堂门楣,更挂上一组基督教圣人的石雕,工艺技术高超,使人不禁常要抬高头瞻仰。

 

有圆屋顶的这座大教堂建成于1905年,高96米,面积逾4000平米,可同时容纳8500人。它两边都建有钟楼,南楼内还安置着匈牙利最大的钟,重量超过9吨。

 

教堂几乎全由大石头建成,包括许多红色的大理石;金色的天花板上,更以鲜艳的颜料描绘着耶稣与十二门徒的故事。一走进这教堂,我便有如走进色彩缤纷的歌剧院大厅。

 

教堂的取名是为了纪念匈牙利国王伊什特万,他逝世后还被封为圣人。许多人来这里参观,不仅是仰慕那高大的穹顶和华丽的内设,他们还想一睹那1000多年前遗留至今的圣伊什特万右手。我们在教堂侧面的祷告室里果然见到一个镀金神龛,据说里头就装着由多层锦缎包裹着的国王右手。

 

导游说了圣伊什特万去世后的故事:一名僧侣在他下葬时偷走了他的右臂,并将手臂与手割离,存放在自己家族的礼拜堂内。此后,经过千年辗转“流放”,手臂不知下落,圣手则有了今日看来最为妥当的归宿。

 

让人惊艳的国会大厦

 

圣手教堂固然叫人惊讶,参观匈牙利国会产生的惊喜,却令我觉得是这次旅游匈牙利的最大收获。这座欧洲大陆的第一国会大厦,是匈牙利最宏伟的建筑。

 

历时24年建成的这座大厦,象牙白外墙,红色锥形大圆顶和造型俏丽的尖塔屹立多瑙河畔,已陪伴匈牙利人民走过115年的风和雨、血和泪铸成的日子。

 

1904年建成的这座新歌德式建筑,最高处96米,长268米,最宽处123米。资料说,它是由4000万块砖和100万块石头建成,大厦内还使用了40公斤黄金和50万颗宝石来装饰。

 

我们是在导游的“精心”安排下,才能进入国会参观。国会很大,有近700个房间,我们获准过其门的可能只有一二十间,不过,尽管如此,我们已领略到它的金碧辉煌和极尽豪华奢侈的气势和气派。在一小时的参观时间里,我们能看见的壁画和雕塑虽只占小部分,却已足以令我们瞠目结舌。尤其是那顶在中央大厅展示的圣冠,自13世纪以来的匈牙利国王都曾戴上,制作时代可能还早于11世纪,精致的镶嵌工艺属于拜占庭款式,是一件十分珍贵的历史文物。

 

那晚我们乘船游多瑙河,临水的国会大厦在灯光装饰下固然艳丽非常,我脑海里想的仍是那白天见识的室内布置:为什么匈牙利当年有那样的实力,建造这么一座比王宫还王宫的议事厅?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