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扎尕那 中国最后的伊甸园

Image
彭飞 - 01/08/2017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中国甘肃南部的扎尕那近几年才渐为人知,摄影家与徒步爱好者视之为新圣地,赞誉它是“神仙居住的地方”“精神地标”“天上的扎尕那”,但交通不便与食宿条件不足,仍属于小众旅游点。

 

今年7月中国青藏高原的可可西里和厦门的鼓浪屿入选世界遗产名录,引起广泛讨论。支持者为此鼓舞,认为可促进该地区的保育与发展;然而,反对声浪不绝,经已高度商业化的鼓浪屿并未引发太多争论,而尚处原始状态的可可西里成为舆论焦点,入遗必然带旺该区商业活动,最终导致过度开发,对自然环境造成无可逆转的永久性破坏。

 

发展与保留之间的拔河,正是中国许多尚未广为人知的风景区所面对的艰难抉择,这些年来,看到许多美丽风景遭商业吞噬,对景区开发极其反感。于是,越走越远,到深山荒野寻找让心灵悸动的乐土,却渐渐发现这越来越是一种奢望。

 

7月初,由四川成都雇车出行,穿越红原与诺尔盖的大草原,遍览绚丽草原花海与湿地,最终抵达甘肃南部的藏族自治县迭部,再川行数小时盘山路,探访传说中隐避深山里的伊甸园——扎尕(gǎ)那。

 

扎尕那近几年才渐为人知,摄影家与徒步爱好者视之为新圣地,赞誉它是“神仙居住的地方”“精神地标”“天上的扎尕那”,但交通不便与食宿条件不足,仍属于小众旅游点。其实,扎尕那在西方探险史上久享盛名,1925年美籍奥地利植物学家洛克(Joseph F·Rock)三度来到扎尕那收集植物种子,留下评价:“我生平未见过如此绚丽的景色,如果《创世纪》的作者曾看见迭部的美景,将会把亚当和夏娃的诞生地放在这里。迭部这块地方让我震惊,绝对是一块处女地,它将会成为热爱大自然的人们和所有观光者的胜地。”洛克把自己在甘南和云南的见闻发表于《国家地理》,启发了《消失的地平线》的写作,成就了“香格里拉”的美丽
 

传说。

 

隐避山间千年的伊甸园

 

原名“中甸”的香格里拉早被商业活动攻陷,而扎尕那仍保留着百年前洛克笔下的淳美景象,已成为“香格里拉”的精神化身。扎尕那在藏语里乃“石匣子”之意,因此人称它为“石城”,要入城,必须穿过纳加石门、扎尕那石门与光盖山石门,都是高峻耸立如刀削的山峰,然后便是如进入桃花源般豁然开朗的绝世美景。

 

相传三国时期蜀国大将姜维把汉族农耕技术引进迭部藏区,其后,扎尕那先祖在此地发展了农耕与草原游牧融合的聚居地,人与自然和谐共处,千多年来过着牧歌似的隐世生活。站在村口高坡眺望,3900米高的扎尕那山如天然屏障,十数座奇峰在云雾间时隐时现,不逊黄山奇景。建于1645年、金光闪耀的拉桑寺矗立半山腰,俨然扎尕那民居主体,绕寺而建、由上而下有四个村落;散布村落间翠绿的青稞田与金黄的油菜花,潺潺流窜的溪流,构成一幅天然山水画卷,既壮丽又柔美,完全超乎对桃源美景的想象。

 

住在业日村的藏家民宿,利用两天时间尽情探索这片乐土。扎尕那尚未征收门票,仅在进村时收取每人5元人民币的垃圾清理费,而参观村旁景区也只收取10元,如此廉价在今日中国绝对是神话!

 

追寻洛克足迹的朝圣之旅

 

业日村保留着洛克的探险足迹,朝圣地点是“洛克之家”与“洛克观景台”。当年洛克到访时,就住在当地导游的木屋里,至今木屋仍保持原貌,导游的孙女仍居住其中。木屋下层是储藏与牲畜空间,上层则是住家。洛克曾居住的房间已辟成小展览馆,张贴一些与洛克相关的资料、图片,两侧是主人卧室及厨房。如此重要历史文物景点,完全没有规划与发展,门口甚至连个招牌或说明也欠缺,我们靠摸索与多方询问才找着。这也说明此地旅游的原始状况。

 

洛克观景台在业日村对面的山腰,记载说洛克曾在此采集云杉与冷杉的种子寄回美国,如今仍栽种在哈佛大学。在高海拔地区攀山极为辛苦,幸好沿途野花盛放,雀鸟林间婉转鸣啼,挺拔的松树、云杉、冷杉透着清香,贴心的徒步者还在树身系上黄丝带引路,指引探访者顺利抵达观景台。这里应是扎尕那最佳观景地点,山峰与田园浑然一体,没有纷沓游客,眼前一片开阔,以一颗极其宁静的心感受人与自然融合的奇妙感觉。

 

观景台上游目四望,久违了那种为山水颤动的激情填满心胸,深切感受扎尕那确实是神仙居住的土地,最初的伊甸园,只能以虔诚崇敬的心来拜会,不能让金钱物欲亵渎洁净的山水。

 

忧思难忘失乐园

 

然而,当地居民显然已尝到旅游业带来的庞大利益,不少人在拆建旧居改为民宿与餐馆,圈起家园私设观景点,扎尕那不可避免地陷入发展的怪圈。在达日村新建成的观景台遇见一位当地藏人,他说平静的心灵能让人听见花开的声音,一旦遭贪婪蒙蔽,欲望写在脸上,美好的世外桃源就会消失。他热心地指引我们上山顶看“天眼”奇观,它能穿透人人的心眼,看到自己的未来。我们依言上山,一座山峰顶处奇迹般镂空,天光穿透,宛若一只眼睛,高高地凝注着浮沉的众生。

 

扎尕那是个让时间停留的地方,黄昏寒气笼罩,清晨雾气缭绕,山景时刻变换,呆驻良久,竟不知时间流逝。可到大峡谷探溯溪流与瀑布,也可到野花遍地的仙女滩看山色,或骑马到仙女湖探胜。或者什么都不做,看书,冥想,听掠过油菜花的风声和渐行渐远的马蹄声,观察藏家百姓朴实的日常生活,过一天神仙般闲适生活。

 

离开扎尕那村落,穿过护城石门时,惊见一座游客中心正在动工,询问后证实是兴建进村收费站。发展是滔滔前进大潮,无人能够阻挡,扎尕那命定要堕入红尘,过世俗日子,将来还可能申遗,挂上名牌广招游客。

 

告别扎尕那近月,经常怀想洛克观景台上那种天人合一的畅快,还有扎尕那山峰上透视人心的天眼。当物欲横流,众神必将撤离,田园便失去了精神依附,让人向往的秘境仅留存记忆之中。虽说曾经拥有已属难得福分,但心中那股惆怅却始终郁积着,难消难解。

 

如何到扎尕那?

 

● 可直飞成都或兰州,再租车前往扎尕那。

● 成都出发得在红原或诺尔盖过夜,隔天可抵达;若从兰州出发,则在郎木寺住宿后续程前往。

● 扎尕那有多家民宿宾馆,旺季房间都相当紧张。

● 扎尕那膳食条件欠佳,建议自备干粮;村口停车场的旅游餐馆有较多选择。

● 最佳旅游季节是7月份,气温适中,野花与油菜花盛开,景色变幻多端。

● 可顺道游览多吉乡降扎温泉,领略传闻中的藏人天浴风俗,也可一试极具疗效的神山温泉浴。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