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塔斯马尼亚 逐光猎影

Image
林道锦 - 02/11/2017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塔斯马尼亚是澳大利亚唯一的岛州。作者在7月的冬季到塔岛自驾游,从绚烂彩虹到浩瀚星海,一路追逐到生平所见第一道南极光。

 

为念书,我曾在澳大利亚的珀斯生活近一年。毕业回国后,曾回到珀斯小旅行四次,也造访了墨尔本和悉尼,但未曾想过到塔斯马尼亚(Tasmania)旅行。原因我是知道的:路途遥远,还须在悉尼或墨尔本转机,麻烦!到塔岛旅行,还不如直飞新西兰基督城?这是我之前的想法。

 

旅居塔岛首府霍巴特(Hobart)的友人Alvin说,在塔岛生活了11年,虽未走遍澳洲,但胆敢说塔岛是最美的。这说词很是有力。Alvin是一名植物系博士,喜欢边旅行边拍植物特写,然后把照片上载到Instagram。其摄影作品对我而言,是塔岛的长期预览,我不时看着Alvin的照片惊叹。惊叹最终化为行动,在7月的冬季,出发前往塔岛展开逐光之旅。

 

徒步到天涯海角

 

飞机降落在霍巴特国际机场之前,先飞过被白雪覆盖的山脉,抵达机场之前低空飞越多个海湾,在晴朗的黄昏时段给乘客上演了一场美丽又诗意的降落。机场小巧,只有两条行李输送带,意味着塔岛依旧是个不拥挤的土地。自驾是游览塔岛的最佳方式,从机场驱车前往霍巴特时,辽阔的天空只剩一抹橘色晚霞,我喜欢黄昏那残余的温暖。

 

霍巴特乃澳洲第二古老城市,仅次于悉尼。市区设施完善,殖民时期的古老建筑保存完好。下榻的Airbnb民宿位于山上,驾车抵达之前必须沿着一条斜度达30度的道路直上,着实让人心惊胆战,深怕刹车器突然失灵。民宿鸟瞰霍巴特,提供一望无垠的美丽视野,晴朗的早上可见太阳从远方的山头升起。那是我最喜欢的时段。

 

城市虽美,但我心系大自然,霍巴特沦为驿站。塔岛由300多个小岛组成。在一万年前的冰河末端时期以前,塔岛原是和澳洲大陆相连的。冰河时期结束,雪溶化成水淹盖了两岸交接之地,形成了巴斯海峡,塔岛故此成了与世隔绝的群岛。

 

到距离霍巴特约两小时车程(115公里)的Cape Raoul远足,便可一睹塔岛壮丽的悬崖海岸景致。远足路线位于塔斯曼国家公园(Tasman National Park)里,全长14公里,可在五小时内完成。路程虽长,但不难,是一条“先甜后苦”的远足路线。

 

先在茂密的尤加利树林里穿行,森林里的步道由碎石路和木制步道组成。远足当天刮大风,风速高达每小时30公里,尤加利树东摇西摆沙沙作响。虽是冬天,白天的气温约9摄氏度,抵达瞭望点时额头冒了点汗。咻!一阵强风吹来,几乎把重心吹走,踉踉跄跄往后退了两步方站稳了脚。风景实在慑人。站在约300米高的白垩纪悬崖上,万里晴空,海水湛蓝,白色浪花扑倒在岬角膝下,气势磅礴。

 

尔后,便是下山路(回程便得上山,故“先甜后苦”)。下山并不容易,碎石路已在后方,前方尽是泥土路,部分泥泞路段必须小心翼翼地前进。走出了尤加利树林,视野开阔,眼前的灌木丛一望无际,部分开着美丽的白色小花。

 

抵达Cape Raoul之前,枯枝败叶,潢池处处,连同从海里冒起笔直的险绝石壁,构成绝美的萧瑟荒野景色。Cape Raoul宛若天涯海角,站在悬崖之上遥望蔚蓝汪洋,若有千里眼,便可看见南极。

 

四点左右方舍得离开Cape Raoul,出发往返起点。太阳正要西下,映照着粼粼闪着波光的大海,把大海染红。远处的悬崖沉默着,在金光中渐渐暗淡下去,最终变成剪影。冬日的黄昏何其美,如此美景实在让人放不下,每走两步便又停下多看几眼。心里已经做好了尔后必须在黑暗中前进的准备,那是逐光者为留恋夕阳所付出的小小代价。

 

回程,车子方驶入柏油路,便又停了下来。星星都到齐了,银河就在头上。一行人站在车外,仰望明亮的星星,浩瀚的星海。

 

大雪来临之前

 

隔天,到登山店买了一套汽车轮胎防滑链后,再到超级市场买些食物,便往位于塔岛中部的湖区出发。贴心的民宿主人来邮说,近日会下大雪,若驾驶的不是四轮驱动车,最好准备轮胎防滑链,以免在雪中发生意外。我们乖乖就范。

 

在塔岛自驾真是一件愉悦的事。冬季的郊外披着深褐色的素雅淡装,一望无际的草原由枯死的尤加利树点缀。尤加利树即便死了,其硬朗的身子却久久不愿倒下,宛若顽强的巨人。厚重的云层酝酿着雪花吧,天空时而落下绵绵细雨,时而万丈光芒。如此善变的天气招来一道又一道华美的彩虹,为旅程增添连串惊喜。

 

去摇篮山(Cradle Mountains)的途中决定在湖区留宿一晚,因为我们爱拍照,途中必会无数次停下拍照,或为了逐光而绕道。给自己充裕的时间上路,不慌不忙,随心所欲。

 

在湖区下榻的度假小屋,位于亚瑟湖(Arthurs Lake)边的尤加利树林里。度假小屋设备齐全,客厅中央有个火炉,柴也准备好了。亚瑟湖位于海拔950米处,晚间冷得很,一定要起火,才不至于直打哆嗦。晚餐后把所有的毛衣都穿上,到户外看星星,拍摄星星。半小时后,星空消失,看来雨快来了。

 

果然,睡醒后,窗外一片阴沉,雨水嘀嗒。冲泡热饮的时候往窗外一看,雪花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充满诗意。不想使用轮胎防滑链,更不愿被困在尤加利树林里,早餐后随即出发前往摇篮山。

 

那一片纯净的土地

 

摇篮山是我期待的。位于摇篮山—圣克莱尔湖国家公园(Cradle Mountain-Lake St Clair National Park)内,是塔斯马尼亚荒野(The Tasmanian Wilderness)的一部分,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世界遗产。

 

抵达后不急着到旅馆办入住手续,看见天还蔚蓝,便直捣摇篮山地标——鸽子湖(Dove Lake)。途中,锯齿般的摇篮山峰居然赏脸让我一瞥,殊不知数十分钟后抵达湖边,山峰便被云朵埋没了头。当地气候变化无常,抱着天气可能转晴,云可能会散的正面思想,徒步走到附近的船棚。甫拍了数张照片,居然又下起雪来!雪花随风扑面而来,湖面微波粼粼,美丽极了。

 

尔后两天,摇篮山峰便不再露脸。早餐后速速启程远足,气象预测午后三点又会开始下雨、下雪,我们有约五小时的时间来完成我们的远足。

 

国家公园内有不少远足路线。其中,65公里长的Overland Track最让人津津乐道。这是澳洲最有名的远足路线之一,须五至六天方能完成,每年吸引近万人踏访。我们并无挑战此路线的念头,但想领略一下Overland Track的美,决定从罗尼溪(Ronny Creek)的停车处,先走一段Overland Track步道,后转往马里昂瞭望处(Marions Lookout)俯瞰鸽子湖,最后走到鸽子湖作为结束,全程约五公里。

 

摇篮山不愧是生态宝库。先是走在原始湿地,一坨坨按钮草丛(buttongrass)覆盖大地,长茎尖端长着一颗颗圆如钮扣的花。走进树林,壮观的峡谷瀑布飞流直下,水花四溅。林里地面披着一层绣红色的落叶,叶子形如小巧的炸薯片。这乃澳洲独有的山毛榉(deciduous beech)的叶子,只生长在塔州,是澳洲唯一叶子在冬天会变色并掉落的本土树种。远足者称这树为“缠脚树”(tanglefoot),地面上盘错交叉的树根想必让不少远足者吃苦头吧!走出树林,天空承受不了厚云的重量,慢慢释放如细丝的绵雨,不一会儿便浇湿了我们的头。马里昂瞭望处不见了踪影,被云雾吞噬了。放弃了走上瞭望处的念头,如此朦胧“仙境”,恐怕只剩白茫。细雨下下停停,我们走走停停,在冷风中打哆嗦。看来,鸽子湖那一泓宝蓝色湖水映着摇篮山顶的绝美景色,是和我们无缘了。

 

摇篮山之后,我们驱车前往东部再留宿一夜,然后沿着A3东海岸线南下,途中见识了火海湾(Bay of Fires)的独特景致,最终回到霍巴特。

 

那是一个晴朗的夜晚。Alvin说面簿的南极光追光群组里有人说拍到南极光了。我们带了摄影器材,速速赶往塔罗娜海滩(Taroona Beach),在眼睛适应了黑暗之后,发现海岸线上确实有一抹似雾非雾的黯淡光彩。设置好相机,按下快门,20秒后,我透过相机屏幕看见了生平第一道南极光。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