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激励

陈煜:野生

Image
陈煜 - 15/09/2018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不知何时起爸停止染发,去年回福州,忽然见到他白发的样子,着实吓了一跳,有点伤感,七零后的我自觉还没长大,爸却快要成为80后了!自从下了南洋,很少有机会陪爸过生日,今年决定回福州,全家人一起为他庆生,顺便去闽南调研,为年底带国大学生考察做准备。

 

知道齐在福州,微信与他联络,正巧赶上他们举办的工作坊进行结业展览,大喜:“老师,来给我们开个讲座吧!”生平第一次,在故乡的建筑学院给了个讲座。

 

齐是我在国大建筑系的学生,还是福州老乡。记得五年前,他、晓、夏,三个人,如同打包配置好的,齐刷刷一起选我做论文导师,毕业设计也留在我的工作室,三位小伙伴个性大不相同,却是棒打不散的团伙,眼见着他们相互扶持,一起走进毕业典礼。毕业那年,齐的大女儿鹿鸣呱呱落地,一年多后,二女儿鹿语加入和乐的大家庭。

 

与大多数建筑系毕业生一样,他们三位毕业后就找到建筑师事务所的工作,开始上班族的生活。然而,建筑师的工作并不如想象中的浪漫,大学时老师鼓励你天马行空地想象,为设计作业疯狂熬夜,工作之后,发现才高八斗的自己却只能画图打下手,在现实的夹缝中操练仅存的设计语言,在甲方一遍遍的改图中,在一个接一个的截止日前,丰满的理想变得骨感。

 

工作的现实与理想总是有着反差,建筑系毕业生的抱怨从未停止,然而,绝大多数人在日复一日中再学习再成长,学会为生活妥协,特别是在结婚生子之后,家庭的责任摆在眼前,安稳的日子如同温水煮青蛙,刚开始是懒得动,渐渐地发现动不得了。

 

年初的时候,齐告诉我:“老师,我辞职了!”在工作四年之后,决定放弃安稳的工作,齐走出这一步,我并不意外。他是为设计而生,原本拿的是土木工程学位,来到狮城修读室内设计,工作多年之后,进入国大建筑系从一年级读起,五年之后获得建筑学硕士学位,一路的追求是因为喜欢设计。

 

所幸有父母妻子的支持,他可以放手一搏,回到福州与在意大利修完硕士的好友一起,创办设计工作室,同时以“野生”为名设立工作坊,将在新加坡与意大利学习工作的经验,传授给年轻学子,让他们有机会尝试新的设计方法,他们笑着说:“野生,就是野路子!”

 

从月月支粮的工薪族,到靠项目收取报酬,创业初期的工作室需要精打细算。齐坦言日日加班,不但要全心投入设计,与业主沟通,还要组建团队,与施工方沟通,比在狮城时辛苦许多。然而,有机会选择自己喜欢的项目,能够看到自己的作品建成,未来也有可能成就一番事业,这一切的付出是值得的。

 

“野生”是一种生活境界,若是能在旷野里奔跑打滚,尝试人生的另一种可能,试试无妨!连马云都说了:“世界那么大,趁我还年轻,很多事想试试,万一实现了呢?”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