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怀旧

巴金在1927年第一次到新加坡

Image
THIMBUKTU - 22/05/2014

前往文章来源

Blog To Express

分享

Facebook Email


著名作家巴金 (1905 - 2005) 过客到新加坡。巴金是在 1927  年 1 月 15 日离开上海到法国留学途经新加坡。他乘Angers ( 昂热  ) 号在 1927 年 1 月24 日上午八点扺达新加坡。 由于他对新加坡这坡方的名很熟悉, 所以上岸看个究竟。 他前后只逗留八个钟头, 下午四点船即开行。 他得到一个姓陈的广东人的帮忙, 才解决了換钱的问题, 又买了两条现成的帆布西装裤, 过后还到中华书局逛逛。 巴金在《海行杂记》散文集內《新加坡》一节, 略有抒写他对新加坡的印象。他写道:



我们所经过的新加坡的街道并不怎么好, 只有初上岸时还看见几条很好的马路, 两旁有树木, 路中有印度巡捕站岗, 有电车汽车和黄包车。 中国人在这里开店铺的很不少。 印度人和马来人也有些 .....



巴金所见的新加坡与今天的新加坡当然是別之天渊了!



徐志摩途经新加坡, 期限甚暂, 不过数天。 他給新加坡的评语是 "浓得化不开"。 《浓得化不开 (新加坡) 写于 1928 年, 则徐志摩大约在这一年路过新加坡。徐志摩形容新加坡的芭蕉, 气流, 女人等, 都用 "浓得化不开" 这句话。例如:



大雨点打上芭蕉有铜盘的声音, 怪。"红心蕉" , 多美的字面, 红得浓得好。 要紅, 要热, 要烈, 就得浓, 浓得化不开, 树胶似的才有意思 .....



气流似乎是密一点, 显得沉。一只疎荡的胳膞压在你的心窝上 .....确是有肉糜的气息, 浓得化不开 .....



可惜不曾看清她的眉目, 望去只觉得浓, 浓得化不开 .....



巴金与徐志摩都是天涯过客, 对新加坡的文学发展都沒有作出什么实际的努力, 倒是他们在中国创作的作品, 相当深远地影响了海外的读者, 曽经风摩了新加坡的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