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皎月秋分话扬州

Image
王远昌 - 23/09/2018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农历八月十五已从古代的“秋祭月”演变成今日的传统节日“中秋节”。自古便有“月亮城”之美誉的扬州,更与月亮有着深厚的渊源和特殊的感情。扬州的月,是诗,是梦,是历史,是文化,更是传承不变的乡愁。

 

走进扬州的时候,节气已是秋分,临近仲秋的夜,天上没有云彩,格外澄净,皎皎月华临照下,饱经沧桑的古城处处萦绕着历史的气息,氤氲出古朴、含蓄而又隽永的意境。

 

“霜落寒空月上楼,月中歌唱满扬州。”“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琼花观里花无比,明月楼头有月光。”“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千百年来,独秀天下的扬州月,牵动着墨客们的情怀,众多诗句和典故,将扬州风韵流布于世人的梦里,也镌刻在历史的记忆中。如今,漫步扬州城内,充满“月韵”的建筑比比皆是,以月为名的道路、桥梁、亭台、商店酒楼、小区宅院等不胜枚举。明月湖、望月路、得月楼、吟月桥、栖月苑……随处可见的月文化,无声地讲述着这座千古名都与天上明月的不解之缘。

 

在众多歌颂扬州月的经典诗句中,扬州人最钟爱的还是唐代诗人徐凝的那句“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为此,扬州人专门将城门命名为“徐凝门”,来纪念这位并不著名的诗人。“二分明月”也成为扬州的代称,并为后世诸多演绎。每至秋分时节,在瘦西湖景区举办“二分明月文化节”,吸引无数海内外游人的流连。

 

瘦西湖流金叠翠

 

秋日的瘦西湖,敛去了烟花三月的妖娆,却是一派流金叠翠的飒爽。沿入口至小金山的长堤一路走来,一侧是荷浦熏风碧水垂柳,一侧是结籽琼花郁郁葱葱,忽而阵阵桂花飘香。此时最有情调的赏月方式便是乘坐游船画舫,泛舟湖波之上。

 

船至五亭桥,便见挺拔秀丽的五座风亭,犹如冉冉出水的莲花,亭与亭之间有石梁相连,婉转若游龙。桥身由大小不一、形状不同的十五个卷洞组成,空灵的拱顶卷洞配上敦实的桥基,营造出壮与秀的和谐视觉效果。据《扬州画舫录》记载,“每当清风月满之时,每洞各衔一月。金色荡漾,众月争辉,莫可名状。”五亭桥西侧便是著名的二十四桥。传说,唐朝时有24位歌女,个个姿容媚艳,曾于月明之夜来此吹箫弄笛,巧遇杜牧,便折素花献上请其赋诗,于是有了“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的烂漫佳话。据说,该桥长24米,宽2.4米,栏柱24根,台级24层。

 

老街里的中秋记忆

 

“靠南一家姓夏。这家进门就是锅灶,往里是一个不大的院子。这家特别重视过中秋。每年的中秋节,附近的孩子就上他们家去玩,去看院子里还在开着的荷花,几盆大桂花,缸里养的鱼;看他家的院子里摆好了的矮脚的方桌,放了毛豆、芋头、月饼、酒壶,准备一家赏月。”汪曾祺曾在散文《晚饭花》中描写扬州百姓中秋赏月的场景。

 

古街外通古运河、内接市中心,不仅是扬州运河文化与盐商文化相结合的代表,也是目前大运河沿线城市中保存最为完好的商业古街。华灯初上,漫步其中,古色古香的街道无半点倾颓造作之感。散落在此的数十家“老字号”店铺门前,悬挂着各色幌子和匾额,带有浓郁本地腔调的扬州清曲,咿呀婉转在耳侧,令人发思古之幽情,身畔游人往来如梭,高高挂起的红灯笼和各色时令美食,渲染出浓郁的佳节气氛。

 

扬州人喜欢月亮,中秋佳节阖家祭月、赏月更是必做之事。在寄存着扬州最传统生活方式的东关古街里,世代居住在此的人家,大多传承着“时节不可空过,唯有中秋最重”的祖训。穿过一条胡同,我们来到“老扬州”周启明先生的家里,据他讲述,每年中秋,家人都要团聚在一起,吃罢晚饭后,会搬张长条桌到门前花园里,然后摆上月饼、白藕、红菱、芋艿等祭品,由年长者点上蜡烛和香,全家对着月亮拜上一拜。祭月结束后就坐在院子里赏月,一起度过最幸福的时刻。“虽然现在经常住在城区儿子那里,但是到了中秋,还是要回到老宅这里祭月。”

 

“扬州好,暮景是中秋。大小塔灯星焰叶,团来宫饼月痕留,歌吹竹西幽。”扬州人在拜月时,还要点亮宝塔灯。相传,唐玄宗非常喜欢扬州大明寺的“栖灵塔”,每逢中秋,皇宫里到处供奉扬州民间艺人按“栖灵塔”的模样所制作的宝塔灯。后来,扬州人为了迎合皇上的喜爱以及表达对故乡的自豪感,年年到了中秋节,家家户户都去购买宝塔灯去敬月,并把它作为中秋夜的吉祥物。由此,点宝塔灯敬月成了扬州城里的中秋风俗习惯,一直流传下来。

 

此外,做月宫饼敬“月亮公公”也是地道老扬州们传承千载不变的习俗。秋分前夕,市民上街选购优质的糯米粉做皮,以豆沙、芝麻糖或萝卜丝为馅的月宫饼,寄托了当地百姓对亲情、爱情和友情的向往和对团圆的渴望。有条件的家庭可以做很多月宫饼,一块比一块小,层层叠叠地堆得很高,越高越崇敬,看上去像座小山。

 

二水汇聚繁华地

 

位于长江与运河交汇处的扬州,不仅人文荟萃、风物繁华,更自隋唐以来就是“富甲天下”的商业名城。水运的便捷为扬州带来盐业的兴旺,大批商人“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在扬州沿运河大修宅院。最盛时,城内私家园林多达200余处。这些园林既有皇家园林的壮丽辉煌,又有江南园林的秀丽雅致。连乾隆帝也感叹“扬州盐商,拥有厚资,其居室园囿,无不华丽崇焕。”

 

扬州园林中目前历史最悠久、保存最完整、最具艺术价值的,是坐落在东关街内的“个园”。据史料记载,个园由清嘉庆年间两淮盐业总商黄至筠在明代“寿芝园”的旧址上扩建而成。步入月洞形园门,两侧竹林枝叶扶疏,“月映竹成千个字”,园林因此而得名。透过典雅的漏窗,可瞥见园内楼台、花树映现其间,引人入胜。个园以假山堆叠的精巧而出名。园内的叠石采用分峰用石的手法,运用不同石料堆叠而成“春、夏、秋、冬”各具特色的四季假山,表达出“春景艳冶而如笑,夏山苍翠而如滴,秋山明净而如妆,冬景惨淡而如睡”的诗情画意。

 

秋山是四季假山中规模最大的一座,其用黄石叠成,外形峻峭依云,气势磅礴,内部山道上下盘旋,纵横交错。石屋、石桥、石梁、石洞和山中小筑融在一起,时涧时谷,时壁时崖,变化莫测。在秋山石洞中,我们看到一个可供四人围坐的石桌,桌东有一石床,床头灯台、床边踏脚一应俱全。最绝的是,石桌上方有一方型“天窗”,旁种一棵桂花树。逢中秋之夜,桂花从映着月光的天窗中缓缓飘落,便会有“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的诗意。

 

扬州,一座浸润在月光中的城池,一座文人笔端描绘出的淮左名都,一座运河滋养出的富贵之地。

 

记住节气

 

(2018年秋分:9月23日)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这首节气歌如藏头诗般,将2500多年前先人观天时万物,总结出来的二十四节气,深深地根植华夏民族的心底,悠悠数千载,循环往复地演绎着炎黄子孙不改的一脉乡愁。

 

2016年11月30日“二十四节气——中国人通过观察太阳周年运动而形成的时间知识体系及其实践”成功入选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这是中国的第39项“非遗”。

 

每年阳历9月22日至24日,“至于中秋之月,阳在正东,阴在正西,谓之秋分。”此时,太阳直射地球赤道,南北半球各地昼夜等长,昼夜温差加大,气温逐日下降。长江流域及其以北的广大地区,日平均气温降到摄氏22度以下;南方从这一节气起才开始入秋。

 

田地里,农民开始进入秋收、秋耕、秋种的“三秋”大忙阶段。但南北方的耕作各不同。华北地区开始播种冬麦,长江流域及南部广大地区,人们正忙着收割晚稻,抢晴耕翻土地,准备播种油菜。

 

中秋节除了竖蛋、吃秋菜、送秋牛、粘雀子嘴等传统习俗,民间还留有许多与秋分相关的美丽传说。云南丽江玉龙雪山终年云雾缭绕,山上有一个神秘的山洞,每年只有秋分时节才有一米长的阳光照进洞中,据说被这一米阳光照到的人就能拥有美丽的爱情。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万物逐渐结出果实,因此,此时节的养生强调一个“收”字。一是收敛神气,宁静心志,不要悲秋;二是收养阴津,防止秋燥,平时注意补水,多吃果蔬,同时防寒保暖,固护脾胃;三是收益肺气,防呼吸病,宜食百合、银耳、淮山、秋梨、藕、柿子、芝麻、鸭肉等,以润肺生津、养阴清燥。

 

秋天又是颜色最丰富、感情最充沛、最富诗意的季节,一些四季诗里常见对秋的歌颂与悲啼。写得最出色、最有味的如“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暮云收尽溢清寒,银汉无声转玉盘。”“秋分起兮佳景时,吴江水兮鲈正肥。”……人们对于秋,总是能特别引起或深沉,或幽远,或欢愉,或萧索的感触来。

 

秋分之时,天高气爽,蟹肥菊黄,丹桂飘香,又逢中秋,是出游的好时期。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