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保健

老年失智确诊重要吗?

Image
周雁冰 - 25/09/2018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国际失智症协会上星期五发布最新数据显示,全球目前有5000万人患有失智症,2050年将达1亿5200万人,这相等于俄罗斯人口。全球失智症人士家属及家庭看护,花在照顾病人的时间每年高达820亿个小时,其中71%的看护时间源自女性。9月是世界失智症月,《联合早报》从今天起通过三个个案,了解我国家庭社会如何受失智症影响。

 

根据国际失智症协会2015年的全球报告,在亚洲及欧美区域,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失智症盛行率料在5%至7%之间。不过,同年发布的一项新加坡年长人士身心健康研究报告却显示,我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失智症盛行率预估为10%。

 

曹氏基金会临床事务首席总监黄卫众医生受访时说,这个数据和曹氏基金会2014年在黄埔区做的调查结果相似。新加坡的老年失智率相对偏高。

 

国际失智症协会研究显示,全球失智症获得诊断的比率偏低。在中低收入国家,仅10%的失智症人士确诊;高收入国家的确诊率也只有50%。

 

诊断有助判断疾病发展

 

黄卫众说,失智症并非一定要通过磁共振扫描(MRI scan)、CT扫描或验血才能确诊。他说:“病症明显时,医生可以通过症状做出判断。因为有的老人家会拒绝实验室检查或扫描。是否需要做仪器测试,要看病人及家属的治疗目的,让他们在医生引导下做决定。”

 

黄卫众相信,诊断失智症是重要的。他说,诊断可以协助医生及家属做疾病发展判断,包括病人寿命的预测;家属也可为照顾病人做准备,决定是否接受药物治疗。此外,病人与家属也可得到相关组织或社工的支持,学会在精神与生活上适当地照顾自己和病人。

 

黄卫众也提醒,失智症有很多种,阿尔茨海默老年性失智(Alzheimer’s)只是其中一类。“有的失智是可以扭转,或通过治疗减缓恶化速度的。”

 

另外,许多老人因担心花钱而宁可不确诊。家人因此须担当起照顾病人的所有责任。

 

记者与多名医疗工作者交流后发现,一般上有家人的健康出了问题时,多数时候由一名家属独自承担照顾病人的责任,其他人害怕插手担心受累;有经济能力的家庭,看护者一般是女佣。

 

我国七八十岁的年长者很多没有受教育,不知道如何寻求援助,因此照顾配偶的一方须独自承受巨大压力。很多时候,这样的工作都落在女性配偶身上,因为她们一般比丈夫年轻,寿命更长。因此,社会急需在这方面给予看护者更多援助。

 

案例1:认为失智症无药可医 老夫妇宁愿不检查

 

过去五年,71岁的李老太不分昼夜地照顾80岁的失智丈夫李家荣。

 

自从年迈丈夫患上失智症,李家三房式组屋单位的门窗就封得密不透风,连厨房窗口都蒙上布幕。

 

李老太不想左邻右舍知道丈夫的情况,李家荣(化名)也对不熟悉的人与声音越来越抗拒。

 

记者是通过他们两人疼爱的干女儿高玮镁才有机会和李老太通电话了解情况。李老太拒绝见面,更不愿任何人踏进家门。

 

关于丈夫的失智情况,她说:“我们没有确诊。确诊又怎么样?”

 

李家有三个儿子,其中一个和父母同住,但据了解,所有照顾李家荣的责任还是落在李老太的身上。

 

李老太说,与他们同住的儿子单身,是兼职德士司机,每月收入大约千元,家里为了应付医药开销经常入不敷出,日常消费都要盯紧。

 

夫妻俩都患有“三高”(即高血压、高血糖和高血脂),每隔几个月须到东部综合诊疗所复诊拿药。

 

发现李家荣开始健忘,是四五年前的事。

 

高玮镁(35岁)是夫妻俩年轻时曾照顾的小女孩。李家荣当过小贩、车床维修员等,李老太则当保姆补贴家用。

 

高玮镁目前是医院的放射治疗师。她说,李家荣原本非常活跃,退休后喜欢去图书馆看书,喜欢美食。“他是广东人,经常搭车到牛车水吃美食,喜欢那里偏广东文化的氛围。”

 

五年前,李家荣独自到市区闲逛,去到四马路观音庙,突然忘记回家的路。

 

忘了回家路被吓坏 老先生从此不出门

 

高玮镁说那次经历把李家荣吓坏。“他要搭车回家,结果却越搭越远,一路问人才回到家。”从此,李家荣不敢独自出门,也不想出门。

 

李家荣情况还没那么糟时,高玮镁曾鼓励他带上印有家中地址的牌子外出。“但我国社会对失智症人士缺乏认识,甚至有排斥心理,所以两老都不愿意。”

 

两年前的一次例常检查,综合诊所医生推荐李家荣到中央医院做检查。

 

李老太说,诊所医生并没有告诉他们李家荣有可能患上失智症。不过到了医院,医生提议为李家荣做脑部扫描,以确诊失智。“医生说要照脑,很贵,要还一千多元。又不可以用保健储蓄,所以不要照。不要照就没有做诊断。”

 

两年来,李家荣的失智情况每况愈下。李老太说,他不仅不认人也乱发脾气。“他以前喜欢吃的东西现在不吃,把食物扫开,瘦了很多。他也不吃药。”

 

高玮镁说,这些年她看到李家荣逐渐失去生活动力和乐趣。“好像人生了无生趣,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劲,以前喜欢做的、吃的都没兴趣。”

 

不仅如此,李家荣也拒绝洗澡,不修指甲,开始随处小便。李老太说,丈夫不肯穿尿片,她也没办法。

 

年纪不轻的李老太不仅天天照顾丈夫的起居饮食,还要清洗家中床褥地板,非常辛苦。

 

精神上,李老太也失去了一个照顾她的人。高玮镁说,李家荣因年纪比妻子年长九岁,过去总会再三叮嘱高玮镁要照顾干妈。“他说他以后不在了,我要经常去看干妈,说干妈是很好的女人。现在却经常骂她。”

 

李老太是认命了。“他都这样了,不会好了。没办法,遇到就这样,走一步看一步。”

 

高玮镁说,她也不觉得有必要让李家荣确诊。“确诊又怎么样?失智症无药可医,老人家也不会要治疗,他已经80岁了。”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