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保健

中医治疗为失智症患者找活路

Image
周雁冰 - 26/09/2018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世界失智症月系列

 

9月是世界失智症月。《联合早报》从昨日开始,通过三个个案呈现失智症对本地家庭社会的影响。今日刊登第二个个案。

 

案例②

 

两年前,当时46岁的张国隆被确诊患有早发性失智症。作为家里唯一的经济支柱,张家的生活从此脱离计划中的轨道。

 

失智症患者多为65以上高龄人士。一般将65岁以下失智视为早发性失智。我国在2016年确诊为失智的65岁以下患者有180人。

 

英国研究报告中,早发性失智患者比率预估为6%至9%;每100名失智症患者当中,有六名至九名不满65岁。

 

2018年国际失智症报告说,医学界自1998年测试了100种治疗失智的药物,仅有四种被允许用作医疗用途,效果因人而异。目前还没有治疗失智的特效药,医学界相信,最终治疗失智须多管齐下。年轻患者如张国隆于是寻找替代疗法,希望看到生机。

 

记忆衰退就医确诊失智

 

许多40几岁的夫妻都还有稚龄孩子,张国隆与林秀莲(47岁)的三个孩子,小儿子念中学三年级,两个大的儿女,一个是奖学金得主,一个是大学生。原本让人艳羡的家庭,没想到2016年,张国隆被诊断患有失智症。

 

林秀莲回忆当时的确诊情况,在采访过程中一直努力保持笑容的她开始掉泪。林秀莲说:“医生的第一个诊断是大脑萎缩,我当场崩溃。之后一个月,每天哭得歇斯底里,枕在他(张国隆)的手臂上睡着,我们没想到那么快就面对病痛折磨……”

 

两人发现张国隆患有失智的过程也颇意外。2016年,林秀莲双亲病重,照顾两老压力巨大,变得健忘,说话经常语无伦次,和张国隆的夫妻关系每况愈下。

 

一开始,两人并没有注意到张国隆记忆衰退。林秀莲说:“现在想来,他那时说话颠三倒四。他是私人教师,却经常忘了与学生有约。我以为他懒散,还为此和他起争执。”

 

平静的生活变得乱七八糟,张国隆建议两人一起去看医生,没想到诊断结果居然是他自己失智。确诊后两人却决定不吃西药。林秀莲说,父亲临终前患有帕金森病,吃药产生幻觉,有很多后遗症。“何况失智无药可医。”

 

两人尝试了多种替代疗法,包括食疗法、原始点疗法,也通过改变生活健康细节,希望看到进展,却一再失望收场。

 

张国隆的智力迅速退化。情况最糟的时候,他没有办法听明白站、坐的简单指示。

 

从小能言善道,他的语言能力迅速退化,说话变得断断续续,句子间隔越来越长,变成几岁儿童的状态。张国隆也无法料理家中大小事。他忘记怎么收床,得拍下每个步骤,根据手机照片一步步进行。

 

无法沟通 无法认人

 

不过近几个月,张国隆在朋友的推荐下开始中医治疗。从每天针灸,到目前的每星期三次,配合草药疗程,看到一些进展。

 

林秀莲说:“现在他能自己收床,也能说一些完整的句子,效果令人鼓舞。”

 

采访当天,立化中学毕业的张国隆设法向记者和妻子描绘自己昨日外出跑步,见到同是校友的跑步者的经历。

 

张:我看到立化的人!(停顿)立化的……老大叔。

 

林:你怎么遇见他?怎么知道他是立化的?

 

张:他们四个都是立化的。

 

林:你怎么知道?

 

张:他带我们到山洞去。

 

张国隆早前曾经向妻子解说事发经过,把她搞得一头雾水。两人因此互相赌气。

 

林秀莲说,现在家中好像多了一个孩子:“他本来是我的精神支柱,我多年没工作,大小事都靠他。我们过去凡事有商量,现在他却变成一个无法沟通、无法做决定的人。”

 

采访过程中,张国隆数度掉泪。记者问他是否烦躁难过?他说:“不值得。我宁可向大家说对不起。我知道我经常做错事。”

 

亲人失智,对家庭打击巨大。张国隆的小儿子为爸爸忘记自己是谁而嚎啕大哭。

 

林秀莲回忆他们父子当时的对话说,小儿子问张国隆自己是谁。结果他说小儿子是弟弟,还说女儿是姐姐。小儿子于是哭着喊“你是我爸爸,我是你儿子”!

 

家庭关系面临严峻考验,林秀莲说,是两人过去情感的基础让她留在张国隆身边。

 

采访进行到这里,张国隆突然插嘴道:“(下一世)以后我还要找你,但是茫茫人海,我要怎么找你?”

 

然后,他不停地掉泪。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