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激励

“80后”犹创业传授规划真功夫

Image
温伟中 - 09/10/2018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城市规划大师刘太格说,用心研究市民的生活基本需求、认真聆听怨声和回馈,以人为本,制定规划方案、编制建筑设计,是他希望传授给下一代规划师的“真功夫”。

 

80岁的刘太格去年12月独资创办规划与建筑咨询公司“墨睿”(Morrow),自称“80后”心境还年轻,要集中精力培训跟着他的一群人才,培养下一代规划大师,把新加坡“以人为本的明智规划理念”与其他城市共享。

 

刘太格1969年加入建屋发展局,1979年任建屋局局长,1989年任市区重建局局长与总规划师,过去多年也为中国近50座城市做规划,被中国媒体誉为“新加坡规划之父”。

 

明年是刘太格加入建屋局的50周年,《联合早报》记者邀“老局长”总结这些年的建屋和规划心得,也展望未来50年公共住屋政策。

 

每天坚持打20分钟气功的刘太格说,他毕生所学的真功夫就是“以人为本”,通过深入研究和满足市民生活基本需求,制定出建筑设计和城市规划方案。

 

主导规划我国23个卫星镇(第24个是建造中的登加“森林镇”)的刘太格透露,1969年他在建屋发展局的设计与建设小组,用了一年多时间,深入研究卫星镇的配套,探讨需要多少学校、商店、油站和宗教建筑等内容,以及需要多少人口来支撑。

 

他说,当时甚至深入探讨需要几个加油站,“设在回家路上,或上班路上;不能小到无法提供应有服务,又不能大到与邻居商店抢生意”。另外,每个宗教建筑面积需要多大,以免太小容不下信徒,太大无法负担地价或租金,都被纳入考量,“这些研究成果,直到今天还是挺管用的”。

 

社会学家眼光看社区规划

 

除了建筑设计、城市规划,他在建屋局时也认真看待物业管理。“管理上总会遭到埋怨,我认为这些怨声不能不理睬,就成立几个研究小组分析这些回馈。大多数意见对我们的工作没直接作用,但每三五个月总是能找到两三个相当有作用的回馈,指出我们过去工作上的缺陷,或是没有考虑到的因素,这些分析就用在制定下一轮的建筑设计和规划方案。”

 

他透露,研究小组包括建筑师、工程师、物业管理师及社会学家等各小组。他认为,必须用社会学家的眼光看社区规划。在高峰时期,有12名具备博士学位的社会学家,与物业管理师和城市规划师不断研究,让他和团队得以通过这个“规划的实验室”协助领袖制定宏观、高效和人性化的政策。

 

刘太格说,20年下来累积了真功夫,让他体会到人的生活需求是千年不改的,包括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安居乐业,不要迷信创新和科技,而把这些东西扔掉,因为“尊重以人为本的需求,就是最大的创意”。

 

他也透露,许多外国人很羡慕组屋区有小贩中心,但有些国人认为那是低级和过时的,不适合现代高科技生活。

 

“当然小贩中心不像超市那么‘性感’,但它是生活的文化的一部分,就像巴黎人引以为傲的路边咖啡店,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引以为荣,而不是引以为耻?”

 

广被誉为“新加坡规划之父”,刘太格认为其实是“时势造英雄”。

 

“我常常跟人说,我跑前线好像功劳很大,但我能发挥这种功力,是因为背后有一个非常明智的政府和政治环境。”

 

他说,这包括,第一,推行宏观公共住屋政策,把收入高低不等、不同教育水平的市民,综合放在同一区,而非把最穷的放在公共住宅,加剧社会问题;第二,新加坡有“非常合理、人性化、效率高的拆迁政策”;第三,物业管理收集到的回馈,逐年改善建筑和规划品质。

 

他也感谢已故“老上司”国家发展部前部长郑章远,形容他是一位大策略师,做事不转弯抹角,总能一针见血地定出有效率、得民心的政策,带领着他一同推行“居者有其屋”政策。

 

他也感谢建国总理李光耀的信任和愿意放手,“他只要求我们要做什么,从不干预怎么做”。这让他和团队得以通过专业本行,最合理地进行建筑设计和城市规划。

 

本地建筑设计应发扬多元种族文化

 

刘太格以南洋骑楼融合多元文化为例,表示只要把握“现代、地方和种族”三元素,“现代的建筑,就是将来的古迹”。

 

身为先驱画家刘抗的长子、舅舅是书法家陈人浩,刘太格年轻时曾立志当画家和书法家。艺术家庭背景使他非常在意建筑的形象。

 

他说,好的建筑设计,要表现现代的科技和审美观,有地方的特色,包括符合热带国家设计上的客观条件,加上多元种族文化的特色。他认为,多元种族文化正是我国的建筑设计应发扬光大的优点。

 

他举例说,新加坡有很多骑楼,风格之丰富,有如融合不同香料的娘惹餐。“仔细看,一栋骑楼有马来人设计的屋檐,屋瓦是欧洲的,通风的窗是中国的,百叶窗是马来的,柱子是西方的。一些门窗的造型,有的是马来的,有的是印度的。多种风格的综合,是新马非常独有的。”

 

他说,还有一些花砖,是葡萄牙运过来的,建筑师使用现代技术,尊重地方和民族特色,建成风格独特的历史建筑。

 

“过去的人可以做,为什么现在不能?为什么要死命抄袭建筑杂志上的设计风格?”

 

刘太格向来重视保留历史建筑和尊重自然环境,曾参与提出保留古迹的宏观政策。他指出,新加坡已保留了7000多个旧建筑,连老树也尽力保留。

 

他也指出,本地组屋区按照理想比例设计,各区色调也使用按照当地风俗和热带的粉色系,呈现出协调和独特的美。

 

其中,碧山组屋区刻意设计得高低错落有致,构成迷人的天际线,也是已完成的23个卫星镇的“集大成者”,吸取了过去卫星镇的经验,使用质量更好的材料打造,落实最新的建筑设计和城市规划理念。

 

过度外包将减少公务员实践操作经验

 

刘太格认为,政府工作部分外包是好事,可刺激公务员在竞争下更努力,但过度外包也会带来问题,导致公务员大大减少实践操作经验,可能带来不解民情和无法治本的缺陷。

 

他认为,有实际操作能力的高水平公务员,才能了解民情、标本兼治,协助政治领袖制定到位的全面宏观政策。

 

刘太格:第一代领袖了解人民忧惧关切与期愿

 

他说,第一代领袖很了解人民的忧惧、关切和期愿(fear, concern and inspiration),拥有实际操作能力的公务员也与政治领袖密切协调,共同制定和贯彻如居者有其屋和合法拆迁等宏观政策。

 

不过,他指出,最近这些年,政府开始把许多项目外包,让公务员大大减少了实际操作的经验。

 

“如果政治领导要定新政策,一方面不方便跟私人企业分享一些机密信息,一方面公务员也不熟悉,如何制定政策?当城市规划、建筑设计、物业管理的能力都分散了,谁来协助政治领导?对这个问题,我始终还是担心。”

 

他也透露,当年推行居者有其屋政策时,坚持组屋“面积不可妥协、造价要控制”,以确保有宜居的空间、房子也负担得起。

 

“组屋可耐用几百年” 对自愿提早重建计划有保留

 

“老的组屋可能要拆掉,我是有点担心”,刘太格对自愿提早重建计划(VERS)有保留,指目前的组屋“可耐用几百年”。

 

旧组屋贬值与99年屋契“到期价值归零”问题,过去一年引起诸多议论。政府准备在20年后首批组屋屋龄达70年时推出VERS,让居民投票选择是否将剩余屋契卖回给政府。

 

对此,刘太格说,在选择性整体重建计划(SERS)之下,过去低密度的房子已逐渐拆掉重建,如今房子建材更讲究,密度很高也很牢固,“耐用几百年没有问题”,值得研究是否有必要拆掉,“我们要谨慎,毕竟这些是国家的资源”。

 

他认为,通过提升机电设施的第二次家居改进计划(HIP II)已足以为组屋抗老和驻颜。

 

他指出,99年地契是须执行的合同,要坚持法治才不会“天下大乱”,但也要有应对方案。

 

“如工业厂房15年租约到期后,可续签15年,组屋年限到了怎么办?到时政府要拿出一个新的宏观政策。首先屋主要把房子退给政府。如果政府暂时不需要,可以再让屋主续签新的屋契。”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