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眺望外面的世界 拥抱古巴的改变

Image
叶孝忠 - 01/11/2018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哈瓦那的大街早涌来了千军万马的游客,努力的用相机寻找那些印象中理所当然的落魄。现在的老城区早已经把落魄收藏好,

 

游客带来的外汇间接帮助了政府部门投入在楼房的修缮上,市中心的老房子、老教堂和老街道变得焕然一新。

 

这家会飞的比萨店A Mi Manera颇有名气,位于哈瓦那市中心鲜少游客踏足的地方,客人都是专程来吃的本地人。仿佛由天上掉下来的馅饼,除了美好的滋味外,空降而下的还包括古巴人面对逆境的智慧。

 

1993年,古巴政府放松了管制,允许人民在家中开设私房餐馆。现在这些创意十足的餐馆在古巴遍地开花,旅行者不用再忍受国营餐馆的傲慢态度和平淡滋味,当然他们得付出和欧美餐馆相差不远的价格才能品尝到这些滋味,月薪25美元的普通古巴人绝对消费不起。

 

A Mi Manera,直译过来就是“我的方法”。老板的家在顶层,不方便客人上下,也没空间摆设座位,那么就让馅饼由天上飞下来吧。热烘烘的比萨装在电风扇盘上,由四楼飘下来,让食客带走。价格虽然比一般当地人光顾的比萨店贵,但由于味道的确很不错(坦白说是我在古巴吃过最好吃的一餐),因此门庭若市,一星期要卖大约900个,据说不少外地人还专程来尝试。

 

著名的私房餐馆San Cristobal就在不远,因为奥巴马光顾而名声更噪。餐馆装潢就像老奶奶的家,堆满了陈年旧物,室内设计为Shabby Chic(简陋的时髦)风格,老东西营造了怀旧气息,绝对能满足食客对古巴的想象。古巴没太多资格去营造简约时尚或奢华,一般商铺里新奇的东西不多,

 

这种风格自然最容易操作,

 

也最为古巴。菜色口味我个人觉得属于那种“因为处于物质匮乏的古巴,所以要求不要那么高”的还可以水平,但你能轻易的在这些餐馆里感受到哈瓦那的两个世界,连服务员都戴着苹果手表。不少人宁可放弃专业,到这里捧盘子,因为这里能赚取外汇,一天的小费所得,可能就是一般人的一个月工资。

 

告别卡斯特罗时代

 

在关于古巴的旅游文章中,作者总用催促的语气提醒旅行者,在古巴改变之前,应该快来看看。2015年是古巴旅游的转折点,在奥巴马的推动下,美国与古巴关系解冻了,甚至互设大使馆,大大促进了古巴的旅游业。在古巴旅行的时候,和当地人提及政治,都会说到古巴不久后应该就会告别卡斯特罗的时代,卡斯特罗去世后,接替他的是其胞弟劳尔·卡斯特罗,而今年4月19日,古巴政府选出了新一任的国家领导人,57岁的迪亚斯·卡内尔将成为新一任的国家元首,正式告别了卡斯特罗家族的时代。问一个在飞往墨西哥班机的古巴人,如果换了领导人,古巴会有更大的改变吗?他说:这几年的改变是显著的,但估计改变不会太剧烈。

 

和几年前比较,要来古巴确实容易多了,自奥巴马的破冰之旅后,美国游客前往古巴旅游的限制放宽了,各大美国城市都有直航,单是迈阿密每天就有5趟航班。但我们似乎来迟了一步,哈瓦那的大街早涌来了千军万马的游客,努力的用相机寻找那些印象中理所当然的落魄。现在的老城区早已经把落魄收藏好,游客带来的外汇间接帮助了政府部门投入在楼房的修缮上,市中心的老房子、老教堂和老街道变得焕然一新,卖艺人扭着身体摇着沙球唱着性感的爱国歌曲Guantanamera,那或许是外国人唯一认识的一首古巴民谣。那悠扬的曲子钻入了老街区的横街窄巷里,引来了更多的游客。

 

脱离西班牙殖民统治而独立后的古巴,其实有过一段深受美国影响的日子,这曾经是一座风光的城市,让享乐主义者为之疯狂。赌业、娼妓和各种见不得光的交易在城市各个角落公然上演,美国明星名流和黑帮老大都齐聚于此,贪污腐败找到了温润的土壤。1959年,卡斯特罗率领起义军推翻巴蒂斯塔独裁政权,革命成功后,开始推行社会主义,富人们的财产被充公,有能力的都纷纷逃离哈瓦那,遗留下来的华美老房子被重新分配给古巴人。美国自然不能容忍共产主义在自家门前耀武扬威,因此对古巴实行经济制裁甚至策划著名的猪湾战争,以推翻卡斯特罗政府,这个小岛国开始了一段艰苦的日子,但由于有苏联老大哥的支持,古巴的糖、雪茄和朗姆酒找到了苏联这个大买家,并以优惠价格换来石油及必需品等。90年代苏联瓦解,并终止了对古巴的援助,真正的灾难才开始。

 

这段非常时期,物资短缺,当地民不聊生,街上的车子越来越破,房子越来越败坏。我在当地理头发认识的理发师费尔南多,正业其实是美术老师,在现在的古巴,不少人都拥有两份职业,一份每个月25美元的正职,一份专门为游客服务能赚取外汇的兼差,比如司机、私营餐馆服务员等。费尔南多对我说:“有个笑话,说了你不要介意,古巴人和中国人一样,什么都吃。”他说在非常时期,街上的流浪猫狗,都会莫名其妙失踪。在非常时期,古巴唯有开放旅游业,并推行多项现在看起来颇为前卫的政策,酒店客房吃紧,那么就让当地人经营民宿接待游客(Airbnb是否由此取得灵感?),石油短缺,那么就鼓励人们使用脚踏车代步(古巴曾经向中国购买100万辆的脚踏车),不够食物,那么在自家庭院种瓜果蔬菜,有机健康又实惠。这些现在颇为时髦的低碳环保生活理念,早已经融入古巴人的血液里,差别只是在于他们别无选择。

 

游客消费传奇故事

 

说好的萧条呢?海明威喜欢光顾的小佛里达酒吧总是人满为患,吧台一杯杯的Margarita,清凉得能让人忘记室外的炎热,游客们忙着和酒吧里的海明威雕像合影,似乎作家从未离开过,但坦白说这家酒吧的Margarita不算特别出色,而且价格比一般的酒吧贵,但人们来这里不外就是消费这些传奇故事。

 

格瓦拉的头像到处可见,由菜市场到厕所门口,由随意的涂鸦到艺术家的创作,他被印在T 恤、明信片和包包上。当地人使用的三元比索(CUP,币值少于2角新元),因为印着格瓦拉的头像,所以深受游客的欢迎及收藏,如果他知道需要40张他的头像(120比索,约5美元)才能品尝海明威最喜欢的鸡尾酒,他的革命是失败还是成功?值得还是不值得?

 

古巴在改变中,用战战兢兢和小心翼翼来拥抱改变,像在哈瓦那街头遇见的一只猫,贪恋的望着外面的世界,却只敢在阳台上,犹豫和忧郁的坐着。这或许正如古巴上网的情况,几年前让旅行者大吐苦水,虽然费用已经由8美元一小时降低至1美元,但上网依旧不方便,得到电信局买好上网卡,再到街上有信号的广场才能利用上网卡的卡号和密码上网,网速虽然慢,但有总比没有强,当地人早已经习惯了等待,在公交车站、兑换商、银行、电信公司和国营餐馆外总是大排长龙。一接触到外面的世界,无论是网络世界和外国游客,这些外来影响,或许也会让古巴人开始对自己曾经坚信不疑的信念有所动摇吧。

 

现在有能力的古巴人都积极投入这改变的热潮中,荷西借了爸爸在市中心的老房子,改成民宿,兴致勃勃的接待游客和未来的美好钱途。他毕业自顶尖的哈瓦那大学,专业是通讯科技,很讽刺,在这个上网都不方便的地方,选择了这个专业,荷西在国营的通讯公司上了两年班,算是履行了责任,就决定自己创业。 “据说政府要开始停止发放民宿执照了,所以我就赶紧申请,希望能搭上最后一班车。”这虽然是传言,但在古巴,有时候,传言比报章上的报道还可信。

 

货币双轨制分化社会

 

在现在的哈瓦那,位置好的餐馆在中午时分总是人满为患,优质的民宿总是客满,你走过国营的商店里,柜台里透露着乏味的气息,商品种类稀缺,而一转角,你却能遇见一栋华美的大楼,售卖着来自国外的奢侈品,比如佳能相机诸如此类,他们的消费者都是哈瓦那的新贵,不少是民宿和私房菜餐馆的经营者。古巴所推行的货币双轨制,类似过去中国使用的外汇券一样,已经将社会分化成两个阶级。

 

离开古巴时,还在机场经历了一件旅行那么多年第一次碰到的事。等着出关的长长队伍突然不动了,所有执勤人员突然离开柜台,现场的古巴人开始起哄,甚至鼓掌,有种自娱自乐的开心,大家纷纷掏出手机拍下这振奋人心的场面。人在逆境的时候,没有一点狠狠的幽默感,是很难活下去的。原来海关的电脑系统当掉了,等了1个小时,一切才恢复正常,早已经过了登机时间,我马上冲到闸门,空服人员笑着说别急,还有乘客还没通关呢。再见!古巴。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