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激励

当社区义工 喜逢表哥

Image
邱玉莲 - 15/01/2019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陈添雄当初当义工时,想都没想过他受委托关怀的对象,竟会是他失散多年的表哥。

 

63岁的他是蔡厝港飞跃社区服务中心社区友伴计划(Community Befriending Programme)的义工,他的义务工作是上门拜访两名乐龄人士,和他们交朋友、聊天。除了排遣寂寞,他也能看看他们是否有按时吃药或需要哪一方面的支援等等。

 

他上门探访乐龄人士林亚锦(65岁)的时候,对方因为中风行动不甚方便,加上眼睛不好,戴上墨镜,让他一下子也没认出林先生就是自己的表哥。

 

陈添雄说:“他当时还没有请女佣,没人照顾,加上因为跌倒出院不久,心情和脾气都很不好,我一下子无法和他好好沟通。”

 

陈添雄并没有因为吃了闭门羹而打退堂鼓。他觉得林亚锦确实需要帮助,因而隔了一星期再度上门探访他。

 

“我想更了解他,于是便问起他过去做什么工,住哪里,结果一聊之下,才发现他和我一样,小时候住在万礼一带火柴弄的甘榜。好奇之下我再详细一问,才知道他的爸爸就是我的舅舅!”陈添雄搔搔头笑着说,对这个喜相逢也感到意外。“我仔细一看,他确实是我表哥,虽然年纪大了,轮廓还是有当年那个样子。”

 

陈添雄说,当年他和表哥从小玩到大:爬树、捉鱼、玩弹珠,长大后他们的父母依然有联络,但做孩子的他们却已经很少碰面,只有大日子或红白事才会碰面。

 

“我们渐渐就失去了联络。加上父母相继去世后,大家都十多年没有见面了。”陈添雄说。现在表哥需要帮助,他更觉得义不容辞。

 

因此,当保安人员的陈添雄虽然需要轮班,也常被派驻到全岛各处工作,但他一有休息日,就会上门探访表哥,看看他是否安好,有时女佣也会推着坐上轮椅的林亚锦到附近的咖啡店吃东西、聊天。

 

“趁自己还有能力
应该帮助别人”

 

陈添雄说,他的一名朋友是社区友伴计划的义工,见面时总会和他说起当义工的种种,令他感到很好奇。

 

“我当时没有工作,而飞跃刚好在找义工,我便报名参加了。”体格依然强壮、健步如飞的陈添雄说。“我觉得趁自己还有能力,就应该帮助其他人。我们的社区也需要有人做这些工作。”

 

在今年2月间刚刚加入义工队伍的陈添雄表示自己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习。他打算将来有时间,报名参加义工训练课程,学习更多帮助乐龄人士的知识。

 

飞跃社区服务中心受访时说,蔡厝港社区的友伴计划目前有43名义工,年龄从40多到80多岁不等。由于新加坡人口趋向老化,他们一直都在寻找友伴义工,希望有更多人加入,协助照顾更多的老人。

 

“自从他来探访
日子不那么难过”

 

陈添雄的表哥林亚锦受访时说,社区友伴计划的义工上门探访,让他心里踏实起来;加上义工又碰巧是他的表弟,更改变了他的生活。

 

“我的左手脚没有力,儿子和老婆出门做工后,我什么都得靠女佣,外出需要坐轮椅,一天到晚就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眼睛不好之后我更连报纸都没办法看,日子真是难过。”林亚锦说。

 

原本是技术人员的林亚锦说,他在2011年中风之后,就无法工作,独自在家时又经常跌倒,频频入院。家人在医院社工的建议下,聘请了女佣照顾他,并在护联中心(Agency for Integrated Care)的推荐下,得以在社区友伴计划下受惠。

 

“现在我表弟经常来看我,我们常聊起小时候的事,聊起亲戚,我感觉多了一个朋友,真的很好。”

 

平时,林亚锦也会打电话给表弟,和他聊上几句,排解寂寞。“我最希望能有一架电动轮椅,那我就能外出,或到附近的诊疗所看医生,不必时时都依靠女佣。”

 

拨电或上网报名当义工

 

社区友伴计划是由本地17个社区团体所推出,包括飞跃社区服务中心、长老会社会服务、圣希达社区服务中心和太和观慈善机构。

 

社区友伴计划的目的,是希望上门探访的义工能通过聊天和沟通,让孤独或独自在家的乐龄人士不那么寂寞孤立,同时也能从旁观察和温馨提醒他们定时吃药、复诊或运动,希望帮助他们恢复健康。

 

这个计划下的很多义工也是年长人士,他们与看护的对象更能沟通,也更能了解他们的需要。

 

你是否也想成为社区友伴计划下的义工,尽一分力去帮助身边或社区里的年长人士?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了解更多详情或报名:

 

·拨打 Singapore Silver Line:1800-650-6060

 

星期一到星期五上午8点30分到晚上8点30分

 

星期六早上8点30分到下午4点。公共假期除外。

 

·上网www.moh.gov.sg/befriendasenior报名。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