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中亚三国 精神感悟之旅

Image
潘星华 - 07/02/2019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踏进中亚三个都有千年历史的国家,走在建于数百年前的建筑物群,无论是气势宏伟、金碧辉煌的清真寺,或沉淀着英雄往事的陵墓,或巍峨恢弘的堡垒,脑洞大开,是一趟精神感悟之旅。

 

公元前139年和119年张骞奉汉武帝之命,两度出使西域,去向西域大月氏、乌孙两个游牧大族,寻求军事联盟,共同对付北方敌人匈奴。

 

张骞两次共17年的西域之行,并没有成功完成汉武帝交给他的军事使命,却带回来丰盛的西域友谊和物产,是成功的外交和经贸之旅。张骞的西行,开启了日后从甘肃敦煌,出玉门关,进入新疆,再连接中亚、西亚一条闻名于世的“丝绸之路”。

 

随张骞来到中国的“胡马”——大宛国“汗血宝马”;植物新品种,如蚕豆、葡萄、石榴等“胡果”;葡萄酒(胡酒)的酿制术;还有胡乐器,如琵琶、羌笛、胡笳以及各种胡曲、胡舞等,则大大丰富了中原的战争文化、饮食文化和艺术文化。

 

2157年后,2018年的秋天,我在新加坡现代企业管理协会前会长郑来发率领下,和27位新加坡成功的企业家和他们的夫人,一起踏上为期13天的西域之旅。时间虽短,触动良深。

 

我们去的是中亚三国: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哈萨克斯坦。踏进这三个都有千年历史的国家,走在他们建于数百年前的建筑物群,无论是气势宏伟、内里金碧辉煌的清真寺,或沉淀着英雄往事的陵墓,或巍峨恢弘的堡垒,或品尝杏子、石榴,或喝一杯葡萄酒,或甚至跨上高大威猛的汗血宝马漫步,都有仿佛掉进时光隧道的恍惚。这对于长年生活在弹丸之地的现代都市人来说,不可谓不是脑洞大开,丰盛的精神感悟之旅。

 

“外弛内张”宁静和平

 

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三国的城市面貌,所见皆是明窗净几,干干净净,宁静和平。街道上汽车不多,却规规矩矩,一片和祥。所见之人,年轻人洋溢着青春,欢笑打趣;民间艺术品工匠敬业乐业,努力把自己制作精美的陶器或针织或木刻做好,希望能卖个好钱。

 

想起距离他们不远的阿富汗,打了16年的仗,美丽的家园成了血腥的战场,就替乌、土、哈三国的人民庆幸。然而,因为靠近中东战场,这中亚三国其实是 “外弛内张”的状态,表面宁静,内部却在非常认真地“反恐”。

 

富到流油的沙漠国家

 

土库曼斯坦是世界四大天然气产国之一,80%的国土下蕴藏丰富的天然气,中国的天然气有接近一半由土库曼斯坦供应。

 

这个富裕国家的首都阿什哈巴德,就给人金碧辉煌、富丽堂皇的富家子气派。全城无论民居的高楼大厦,还是政府机关、大学、购物中心,都用名贵白色大理石铺建起来,巍峨恢宏,气势磅礴,整齐排列的公路街灯彻夜通明。这座白色之城的奇特,已被写进《健力士世界纪录大全》。

 

在这个“冰清玉洁”的城市,宽敞笔直的康庄大道上,却车踪寥寥,人迹罕至。它的一片宁静,让人啧啧称奇。我们一伙,无论去到哪里,都不见其他游客,就像“包场”一般。我们的旅游车司机能在公路上随时应要求停下来,让一车30人在路中央摆姿势拍团体照,说来不可思议。

 

土国面积有49.12万平方公里,人口仅有600万左右,到处冷冷清清,门可罗雀。最大的原因相信与国家采取封闭政策有关。

 

土国没有飞机、火车、巴士到邻国去。我们从乌国入境土国,下了旅游车,需要拿着行李,乘一辆“德士”到边界海关过关。如果坚持要乘飞机入境土国,则必须从乌国飞到莫斯科或安卡拉或北京或甚至曼谷转机。

 

这个封闭国家,在爱它的人民口中,却是“天堂”。

 

土国导游穆拉特(32岁)能说流利华语,他挺着大肚腩,笑着对我说:“我们国家,不只是中亚最好的,还是全世界最好的。我们这里是天堂,我什么地方都不想去。

 

“我们的水费、电费、中小学教育费全免,房子便宜、汽油便宜,人民很幸福。政府鼓励生育,一个家庭如果生8个孩子,政府会送出一套350平米的房子。我现在有1子1女,住170平米的房子。我正朝着生8个孩子,赢一套政府送的350平米房子的目标努力。”

 

此次中亚三国之行,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两事,都发生在土库曼斯坦。一是亲身跨骑“汗血宝马”,二是亲身去到“地狱之门”。

 

和天马零距离接触

 

有“天马”之称的“汗血宝马”,它修长的四肢,皮薄毛细,步伐轻盈,就像骨感十足的现代模特儿,美不胜收。

 

没有想到爱金的马场主,竟然容许我们每人以区区5美元的代价,一亲芳泽。一匹高大、纤细,马鬃飘逸如玉树临风的红棕色天马,就让我沉重笨拙的身躯跨骑上去。三名养马师,一在前牵马,两人在我左右,护着我的脚踝,在充分“戒备”下,让天马带我漫走一圈。

 

走过“地狱之门”

 

这次在土国碰上了到“地狱之门”走一遭,见证了“地狱”里熊熊烈焰,火舌乱窜,那惊心怵目的一幕。据说世界不少青年旅者,无论土库曼斯坦签证和交通有多千辛万苦,都要来此地亲眼目睹。

 

“地狱之门”原名达尔瓦扎天然气坑(Darvaza gas crater),是世界的绝世奇景之一。它位于卡拉库姆大沙漠中部达尔瓦扎的天然气田,距离首都阿什哈巴德260公里。

 

1971年,苏联地质勘探小组在这里发现了丰富的天然气,由于钻探设备崩塌,形成了一个直径70多米,深30米的天然气坑。为了担心坑内释放的甲烷气扩散,勘探人员放了一把火入坑,本以为烧几天,空气里的甲烷气尽,火即会熄灭。不料这把火烧到今天,已经47年,还有永不熄灭的势头。

 

那天我们下午1时半出发, 傍晚5时来到大火坑“地狱之门”。

 

只见在180摄氏度一望无尽的广袤沙漠上,夕阳西下,天边一抹粉色晚霞,映照着大坑內滚烫的泥浆和橘红的焰火,火势之旺,可以瞬间把任何有生之物烧为灰烬。

 

当时我还大胆地跨过围栏,坐在大火坑边拍照。后来回想,只要这时,大火坑稍作局部崩塌,这回对我就真是地狱之行了。

 

“地狱之门”旁边没有酒店,没有厕所,没有任何招待游客的措施,可见土国并不把这个大火坑拿来生钱。

 

游客要观赏“地狱之门”,以及它在沙漠上日出、日落的美景,就要一切从简,住在帐篷里,这不是很多游客可以适应的。

 

“中亚的中国”

 

已经是乌兹别克斯坦富婆的丽丽(33岁)在回程的机舱里对我说,她每年从中国义乌进口廉价的女装牛仔裤1000万条,卖给乌国人。然后再从中国进口面料、染料,生产线机器,在乌国的古城撒马尔罕开工厂制作800万条高素质的牛仔裤,卖去俄罗斯,她的工厂有1000名工人。

 

丽丽曾经是英语和韩语教师,每个月仅有100美金的薪水,养不活她父母和兄弟姐妹,一家六口。25岁那年她大胆闯荡中国,如今已是乌国最大的牛仔裤进口商。

 

我因此想起乌国导游科玛力曾说:“土库曼斯坦和哈萨克斯坦的天然气丰富,国家有钱,都没有发展工业,也不需要发展,他们生产的事业都在乌兹别克斯坦开展。所以,在这里,我们被称作‘中亚的中国’。”

 

乌国有超过3300万人口,其中10%,即约300万人到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工作。去这两国免签证,语言通,一个星期挣的钱,比在自己国家一个月挣的还多。他们去中国比较困难,除了语言不通,生活习惯也不适应。

 

科玛力对自己现在的生活感到满意:“在路上问起老百姓,不管他们工资高不高,钱够不够用,99.9%的人都对现在的日子很满意。只要人还活着,身体好,能挣钱,国家和平,没有打仗就好。”

 

“翘大拇指”之国

 

哈萨克斯坦是位于中亚的内陆国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内陆国。在它重要的地方如飞机场都是哈文、俄文、英文三文并列,哈国能讲英语的人也比乌国和土国为多,显示其最国际化。

 

提起自己的国家,导游阿丹很骄傲地说:“中亚五国像五根手指,哈萨克斯坦是翘起来的大拇指。”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