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历史的喟叹 德国名古堡事迹

Image
邹文学 - 14/02/2019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假使只能去一个德国古镇,首选的便是罗滕堡”,作者去了那里一趟,印证了这说法,经受战火蹂躏的千年古堡罗滕堡决不是白来的……

 

我们去年10月杪探访德国中南部的几个古镇。深秋时节,天凉好个秋,古镇里随处可见金黄色树木,给原本就色彩缤纷的风景添加绚丽和灿烂。

 

那天下午4点半,我们挽着小行李,来到人称“假使只能去一个德国古镇,首选的便是罗滕堡”(Rothenburg)。

 

穿过城墙门洞,马上就像进入一个童话国度,石板铺的路,沿路房子都是三层高,最多叠上个三角形阁楼。这一幢幢楼房,外墙还装饰了许多木框子,再髹上不同颜色,红黄蓝绿紫,自然形成一种别具情调的小镇风光。

 

其实,没走多久,我们所见到的罗滕堡已经融入逐渐变黑的天色里,路上和屋里的灯光虽然相继点亮,却也只能隐约勾画出楼房的轮廓。

 

导游把我们带到市集广场,指着四周的大房子介绍:“市政厅有400多年历史,是文艺复兴时代的建筑。”不过,我们进不了这座大楼,它已关门了。它的左边是市议员酒店,酒店面对广场的墙壁上有个造于17世纪的大挂钟,我抬头看,就快5点钟。

 

隔着条马路,有座滔滔汩汩的喷泉,称为“乔治喷泉”。导游解释,罗滕堡在公元9世纪开始建造,最关心的就是食水的供应,幸好堡外就有条陶北河。不过,也是直到500多年前,居民才把水源疏导到堡内多个地方。

 

“这座喷泉深8米,容水量10万升,假使发生火患,它便是个救急的蓄水池。”我估计喷泉下面就是个地下湖。

 

她又指着喷泉后面的房子说,那是15世纪一名老市长的住所,几百年来多位路过的罗马帝王和大臣都曾下榻在这里。

 

千年古堡卷入欧洲战争

 

罗滕堡来历不凡,算是历尽沧桑的千年古堡,曾数次经受战火蹂躏。

 

它最早建于公元970年,是一名伯爵的产业。1172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批准罗滕堡建市,便修建第一座护城墙。1274年,成为自由帝国市。1400年,罗滕堡出现几百年来最繁荣的年代,堡里大兴土木,建了夏宫、教堂和森林浴池。不过,到了1631年,它却卷进欧洲历史上最残酷的30年战争。

 

熟读历史的导游指出,30年战争是神圣罗马帝国内战演变成的中欧地区大规模战争,波及地域很广,也导致大量人口死亡,牵连的还包括天主教和新教之间的恩恩怨怨。她说:“罗滕堡在那个时代是兵家必争之地,曾发生几次城堡保卫战,居民死伤惨重。”二战也不能幸免,1945年盟军反攻时便在这里投下无数炸弹,多达四成的房子都被夷为平地。

 

翌日早上,我们离开前,爬上克林根城门十来米高护城墙远眺。罗滕堡在夜幕褪去后,俨然是一个色彩缤纷的玲珑小镇。一栋栋小洋房蹲伏在我们脚下,懒洋洋地享受着阳光的抚摸,一派与世无争的样子,看来50年甚至500年后它们还会是老样子。

 

回来后在网页上看到雪后的罗滕堡照片,地面和石板路都盖上白雪,斜斜的屋脊上也有积雪痕迹,哗,那更像是格林兄弟笔下人物所生活的地方了。

 

纳粹党员开会受训之地

 

导游突然喊道:“纽伦堡(Nuremberg),纽伦堡到了。”车子正驶上坡,我往窗外看,呀,这里的秋色似乎最浓,路旁都是高大的树木,树上挂的都是金黄色叶子,地上铺的也是金黄色叶子。

 

我们被带进的古堡称为皇帝堡。原来纽伦堡是中世纪多个德意志皇帝诞生和居住之地,也是神圣罗马帝国直辖的中心城市。

 

我们走到古堡的第一个观景台,底下便是密密麻麻一大片房屋的老城区,还看见几座高耸的哥特式教堂尖塔。导游指着近处一座建筑物说:“那就是著名的纽伦堡大审判法庭。”

 

我想起来了,1945年11月,四个战胜国派出的法官,就在这里开始审判罪大恶极的纳粹战犯。

 

导游解释,纽伦堡是英美盟军的重点轰炸对象,具有中世纪古风的大小建筑物全被炸毁。为什么盟军对纽伦堡的惩罚这么严厉呢?这里又不是军事要塞。

 

书上说,纽伦堡虽然没有多大军事意义,却是纳粹党徒的“圣地”。早在1933年,希特勒就把纽伦堡定为党代表大会的会址,每年都有近50万纳粹党员从德国各地来到纽伦堡开会和受训,为期一周。

 

纽伦堡的城墙有5公里长,筑有四个城门,城内街道多数由石片铺成。

 

进入广场区,车辆都不能入内。

 

这里的商店、咖啡厅和餐馆,都设在半木材半水泥建成的房子里,外墙也涂上鲜艳的色彩。古堡像换上了新衣,没有一味追求失去的风尘的感觉。不过,教堂却还是老得很。

 

圣塞巴尔特大教堂是哥特式教堂,护卫着大门的两座高塔,确实叫人感到高不可攀。或许是多年未粉刷,外墙的好多黄色砖块已变成暗褐色,在阴天里尤显得“古色古香”。我较喜欢的是圣母教堂,它的建筑风格据说包含了哥特式和巴洛克式,我不晓得分辨,只觉得建筑形状比较方圆,更接近地气。两座教堂前面都有广场,稀稀落落立起的木棚子里,商贩摆放了各种食物和水果等人问津。

 

导游说,纽伦堡的圣诞市场是德国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传统圣诞市场:“下个月你们来吧,这些广场可就人山人海,热闹极了。”纽伦堡的圣诞市场最早从19世纪开始,最受欢迎的食品是“热红酒”和姜饼,从12月初一直经营到圣诞节当天下午。

 

圣母广场的另一端有座金光闪闪的美泉,喷泉中间造了个八角形金色尖塔,有五六层楼高。塔分几层装饰有三四十个金色塑像,还有铁栅栏围起来。很多人都努力跳起要摸一摸栏杆上面的铜环。导游说:转动铜环三次,就能心想事成。我转了,也许了愿:还想再来转环。

 

让人惊艳的维尔茨堡

 

下车了,老天爷却下起毛毛雨。我们撑着伞爬上几道山坡,抬头一望,又是一座古堡,跟天空一样灰灰沉沉,我希望古堡里有好东西看,也可以避雨。

 

有点气喘地走上山头,古堡没开门,导游领着我们穿过一个门洞再走向一道露天栏杆。外面还下着雨呢!有人不跟上来,我们少数几个跟上去。一瞧,天啊!山下是什么地方?竟然有一整片不见边际的房子,屋瓦多数是橙红色,少数是蓝色,挤在这些楼高几乎一致房子后面的是一片树林,有绿有黄有红。树林后面又是一片黄墙红瓦的房子。

 

横在我们眼前还有一条河,河水蓝绿,它在远处拐个小湾就失去踪影。有一道桥,再看见很多花枝招展的树木……

 

雨还在滴滴答答地下着,我不怕麻烦地用手巾不断抹干镜头,那么美丽的景色,岂可错过?印象中这是我俯瞰过最美丽的城市风景。

 

导游指出,我们所在是玛利恩堡,13至18世纪是大主教居住的地方,教堂地下就埋葬着历代的大主教。

 

“大家眼前看到的风景是维尔茨堡(Wurzburg)的全景,底下流淌的是美因河。”美因河是莱茵河右岸的支流。

 

下山了,我们进入维尔茨堡城区,参观维尔茨堡主教宫。导游说,这宫殿也是主教的住所,是一座三翼结构的雄伟建筑,正面是个大广场,后面及右翼则是风格完全不同的大花园。二战时期盟军也投了不少炸弹,幸好没造成太大破坏,1982年被列入世遗名录。

 

这座主教宫殿,1720年动工,以巴黎凡尔赛宫为蓝本,是德国伟大建筑师诺伊曼的杰作。此外,宫里壁画也是享誉世界的艺术品,是18世纪意大利画家提埃波罗所绘,他在穹顶上的创作至今仍是世界最大幅的湿壁画。

 

时间所限,我们没进去这座主教宫参观,只在宫外匆匆兜一圈,失之交臂。

 

秋天的花园还是有看头的,两排大树形成的林荫道,喷泉和小瀑布,花圃和花台,还有台阶和栏杆,都是游客取景的好背景。我还看到一棵大树,细细的叶子已全变成橙红色,大树前面有排白色栏杆,刚举起相机,便走来两名男女,穿的是鲜红上衣……

 

维尔茨堡的雨停了,气温却好像更低,有人还让我握了冻僵的手,于是只好赶快催促大家上车。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