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不期而遇的惊喜 ——葡萄牙波尔图

Image
虎威 - 24/02/2019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有一种旅游,到的是你心仪已久的地方。你在出发前做足功课,知道该看什么做什么吃什么。你终于来到这个地方,有梦想成真的满足,但一切都在预料中。

 

另有一种旅游,你不一定想去哪个地方,也不很清楚它到底是什么样。你毕竟到达了,竟因毫无期望而获得一波又一波的惊喜。

 

去年我和妻自由行葡萄牙第二大城波尔图(Porto),便属于第二种旅游——因有许多未知,而获得极大的快乐!

 

从葡国首都里斯本坐大约三个小时火车往波尔图,抵达时是下午,从坎帕尼亚火车站搭德士到市中心的公寓下榻。这公寓离另一火车站圣本笃(Sao Bento)不远。只怪我糊涂,订了旅馆后方从网上地图发现圣本笃没铁轨衔接,显然是个已改作其他用途的废弃车站。

 

起先车子穿越一些毫不起眼的街道,但不久一片醉人的景色即展露在眼前。那是一条壮丽的河,一个开阔的河谷,还有跨越河谷的一座座大桥。原来波尔图是个好山好水好风光的城市,我马上就对它一见钟情了。

 

车子过了这条杜罗河(Rio Douro),街道上的老建筑越发精彩。当驶近一座宏伟的大楼时,司机说:“瞧,这是圣本笃车站,很靠近你们的住处。出行挺方便!”,“不是已废置了吗?”,“不,它依然是个运作中的车站。”

 

后来才知道是我自作聪明,摆了个乌龙。地图上不出现轨道不等于没有轨道,只不过它们是地下轨道,故不显示在图上。

 

这是个绝顶华美的车站。里面的蓝白瓷砖——葡国的特色之一——细致地描画葡国历史上一些重要的场景。许多人到车站来不一定坐火车,仅为了看瓷砖画。

 

因波特酒闻名

 

波尔图就像另一些伊比利亚半岛的城市,经历过罗马帝国时代、哥德时代,受过摩尔人占领,后又将其驱逐。它“发迹”于“大航海时代”,由于是个港口且因造船业而繁盛。自17世纪更因一种酒的贸易而名满天下。

 

是的,著名的餐后酒“波特”(Port Wine)以这个城市命名。这种酒属于“强化酒”的一种,乃加了白兰地的葡萄酒。它产于杜罗河上游葡萄园与酒庄,当年由小帆船载到河口的波尔图市,再由大船运到主要市场英国。加入白兰地是因为这段“旅程”漫长,却造就了波特酒的特色。

 

今日到波尔图旅游者,大都不会错过到杜罗河南岸的酒窖参观。除了可在专人带领下看酒窖,听酿酒秘密,看文物,还可品酒;当然更可以买酒。由于我和妻都不热衷杯中物,仅在街上看看众酒窖外观,“点到为止”。

 

双层铁桥造型独特

 

从下榻处走到杜罗河南岸的过程十分美好。公寓在高处,我们边走下山的路,边看历史建筑,包括有盖市场、圣方济教堂、波多尔酒学院,直到来到河边,即在水光潋滟中走沿河步道。但见河上游船、帆船、木船极多,有的停在岸边,有的穿梭水上,好不热闹。步道旁的民宅因立面上多嵌着蓝白瓷砖而显得超脱。一个个露天咖啡座就设在岸边,偶尔有卖艺人在河边唱歌、跳舞。这一切更因为天色蔚蓝,艳阳高照而显得越发神采飞扬。

 

从一个岸到另一个岸得过桥。我们过的是以一位葡萄牙国王命名的路易斯一世桥(Ponte Dom Luis I)。这座竣工于1886年,长172米、高45米的铁桥有两个特别之处:一、它按地势设计,分上下两层;二、它的设计者乃是巴黎铁塔工程师艾菲尔之合作伙伴。一个半圆弧像一道虹连接两岸,粗犷中带着温柔。之前艾菲尔设计过河上的另一座铁桥,以皇后命名。

 

我们在河边即河谷低处自然得用桥的下层过河。走道设在车道旁十分狭窄,须走得小心翼翼。过对岸后我意犹未足,心想必得走一次上层才过瘾。

 

大西洋如此壮美

 

然而游完酒窖街后,我们依然走桥下层返回南岸,到露天咖啡座吃当地特色食物“法兰西辛尼亚”(Francesinha)。这是面包夹火腿、香肠、牛肉,加乳酪、煎蛋并配以炸马铃薯。除了肉多并没什么奇特,但加了含啤酒的番茄酱汁,吃起来别有风味。

 

餐后搭电车到杜罗河口领略大西洋风情。是的,波尔图不单是个河谷城市,也是个濒海城市。从电车站终点先走过一个河边公园,然后便到达一望无际的大西洋。有两道堤一直从岸边延伸到大洋之中,其中一道的末端还有个灯塔。非常喜欢海洋的我迫不及待和妻先走上其中一道堤。或许因为两堤之间形成“峡谷”,海水进入谷中不甘被困,便以巨大的力量拍岸。有的浪头比堤还高,更直接拍在堤上。我俩在似较“安全”的地点看浪,忽然身边一名男士说:“来了!来了!快跑!”不问而知是“浪来了”,急忙回头飞奔。差一点就被巨浪击中。

 

这样亲海还不足够。两人再沿着岸边的行人道在风中散步。时值深秋,虽有太阳,海洋未必暖和,却阻挡不了弄潮儿投入其怀抱。但更多人只在沙滩上做日光浴。这一切与“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大洋组成一幅迷人的海滨长卷。

 

桥顶行别有情趣

 

游罢海滨乘电车回到市区后,又想到要登桥顶。趁游兴尚浓,走回桥下方,但如何到上层去呢?见有楼梯可上但似止于丛林,不一定与桥衔接,还是问旅客服务亭的女子。 她说:“桥旁小筑有电梯可上。”谁料入得小筑不见电梯,但见人龙。原来要买票还要排队乘电梯——不真是电梯,是个沿着倾斜铁轨行走的小车厢。最妙的是没一下子就到终点,却见不到桥,须经一番寻觅方找到。只见桥顶除了行人道,还有轨道供地铁川行,出人意表。往下望杜罗河,好不刺激!

 

此时已是黄昏。在一片金色的夕照里,河和两岸风光说多美便有多美。我们从桥这端走到那端,又从桥那端走回这端,饱尝景色后才打道回府。细看地图寻路知悉桥顶离公寓其实很近,要走桥顶从公寓出发便可,无须往桥底买票坐“电梯”。这点无知与误将圣本笃火车站“废弃”的自以为是一样可笑。

 

我俩在波尔图一共逗留三天三夜。其中一天是坐火车——当然是用近水楼台的圣本笃火车站——到离波市不远的历史与宗教名城布拉加(Braga)游玩,其余时间都是“无规划”地度过。快乐,是静静地在杜河之畔观波光帆影;快乐,是闲闲地在大洋之滨看惊涛骇浪,快乐,甚至是摆了个小乌龙后开怀大笑……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