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百里画屏 风光无限 越南中南部之旅

Image
李选楼 - 28/02/2019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挺立在匆匆的渡口,倾听小舟上艄公划动的桨声,一览浩渺的江流。走进渔村,踏足山间小路,期盼丰收的喜悦与空朦的美景……

 

步入越南的中南部,浓郁的生活气息令我感受深刻。

 

潋滟的湖光和青葱的山色,是一幅幅画屏,一场场丰富的人文盛宴,填满我旅途中的荒寂。

 

无数个晨昏,我挺立在匆匆的渡口,倾听小舟上艄公划动的桨声,一览浩渺的江流。我走进渔村,踏足于山间小路,期盼丰收的喜悦与空朦的美景,沉醉于纯朴的记忆。

 

当游艇载满期盼,在湄公河水道里啵啵而行,河岸的景物在我的瞳孔中逐渐膨胀,站在破落渡口迎接我们的竟是一位佳丽。随着她在崎岖的小径辗转,我惊讶于这荒凉的河岸后头,竟然隐蔽着一个回族村庄。

 

四个回族村庄

 

越南古称安南,曾经被法国殖民。早在18世纪,爪哇移民便随着葡萄牙、法国、英国等西方殖民者和传教士纷至沓来。19世纪,爪哇人更在这里从事纺织和雕刻艺术品的买卖。直到20世纪90年代末,网络逐渐发达,游客们将探奇发布网上,隐蔽式的生活才引起世人的注意。

 

在安江庆和的占婆村里,就有四个回族村庄。他们居住在高脚楼,以捕鱼和耕种为生,凭借坚韧的民族信念,艰辛地传承着自己的语言和文化。接待我们的少女名叫Pha La,是村子里最美的少女,她衣着鲜艳地捧着经文让我们拍照,顷刻间成了面簿里的明星,也带动旅游业的发展。

 

水上市场是旅游线上的最大资源。清晨的河道,是人们的生活之始,因着八爪鱼般的流域分布,人们延续着法国殖民以来的水上作业,以舟楫为车,水道为路,将农产品运到下游集中拍卖。晨光里的彩朗市场,暂时抛开被淘汰的威胁,售卖传统的瓜果、美食和干粮,展示河岸土地的肥沃富饶,人们与湄公河不可分割的生活。它吸引无数中外游客登船品尝,流连忘返。

 

人们沿河而居,以纷呈的行业,妆点河道的色彩。草席制作是一幅生动的画图,员工将收割的蔺草晾晒,染出艳丽的彩虹,经过手工编织成席。它是越南家庭中的标志,也增添了我旅途中的知识;在村里走动,一股纯朴的风情占据了大脑,染房对面的庭园里,小孩们无虑无忧的玩着弹子游戏,我参与其乐,也忆起童年之乐。

 

花农在水上筑起高架,将一盆盆菊花摆放其上,让它生长在水的氛围里。穿梭的小艇,是栽剪花枝和运输花盆的舟楫。人们性喜黄色,年关将至,栽种的梅花、菊花,把大地映照得金黄灿灿,成了花都。它与大叻山区以“催生”科技栽培的花种,除了转售到大城市,也供出口国外。在往山乡赏荷的早晨,纯朴的民居为旅游带来乐趣;湖泊里荷花绽放,小舟穿梭于点点红中,浪漫涌入眼底。它是越南的国花,花朵可供拜祭,茎干还是桌上佳肴。它与穿旗袍戴斗笠挑扁担、传统的越南妇女,都是绘画雕刻艺术品中的题材。

 

我沿着河岸寻奇,在这里,陶瓷制作、制糖、制饼和养蜂业,都以最原始的面貌吸引游客。那一个黄昏,参观了米粉制作坊,将磨烂的米团放入机器中绞压成丝,蒸熟,就是地道的美食了。男主人在蒸炉边汗如雨下的为蒸米粉忙碌,女主人在灶房炸着春卷,香味令人垂涎。我比手划脚的问主人可否一尝,她热情地将食物铺就地面,顺着指示,我依样画葫芦地以米粉包扎春卷和腊肉,蘸上酱料进食,那种淡咸酸甜柔脆的多重口感,堪称一绝。

 

正当此时,屋主一声长喝,庭院里的鸡只即刻停止啄食,沿着“灶房工地”整齐列队,原来,人与鸡住在同一屋檐下,它们习惯了规律化的生活,“步操”到灶房洞口,振翅爬进鸡窝,真是吓坏了进食中的游人。

 

人鱼共栖景观独特

 

养鱼人家在湄公河建立的水上民居,景观独特。每个渔家拥有的一组建筑群,是人与鱼的共棲所。建筑物之下设置的大网,就是鲶鱼养殖场了。渔民就地准备鱼料喂养,每三个月的一次丰收,是人们蛋白质的来源。越南最大的鱼获,来自漫长的海岸线,那里渔村无数,渔业兴旺,渔船暮启晨归,载回满舱的海产,除了装箱出口,也送往加工,增进鱼类食品的种类。滴石(Rach Gia)晒鱼场鱼源如山,劳工密集,妇女们把小鱼切片、腌制、排网,再曝晒于阳光下。海岸线上与鱼有关的行业兴旺,因此,连少女与小孩,都跟随母亲,加入切鱼行列。分工细腻,工作协调无间,整个晒鱼过程仿佛在一瞬间完成,让人叹为观止。虽然腥气浓烈,游人还是爬进鱼排底部摄影,感受浓郁的渔村气息!

 

自然界为人类提供不尽的滋养,海潮中的景色令人震撼,美奈的Co Thach Beach,堆积着大量苔藓,清晨退潮后,展示了一片青绿的欣欣向荣。Hang Rai Beach怪石嶙峋,是大自然的杰作,旅人都试图登上悬崖,感受惊涛拍岸的澎湃,沉醉于晨光与潮水的浪漫。

 

山区的渔业与茶园

 

山区的渔业生产别具一格,它贫瘠又具备原始的魅力。大叻杜燕湖(Tuyen Lam Lake)的撒网捕鱼在清晨进行,缭绕的雾气,欸乃的渔舟,轻拂的涟漪,使游人仿佛身处仙境。在保林湖(Bao Lam Lake),渔民在不大的湖里,安置了密密麻麻的鱼排,感觉上,水里的鱼已没有太大的活动空间,随意游行都能闯入八卦阵。旭日东升,将鱼排照得金光灿灿,只见渔民划着小舟,在水面拍打赶鱼,山光水色人影,仿佛尽在画屏中。

 

山区因茶园而壮观美丽,保禄茶园(Bao Lac Tea Plantation)是个大园坵,我们在晨光里寻找了许久,众里寻她千百度,才看到茶园阶梯上戴斗笠的人影,采茶姑娘的欢声笑语,衬托了大地的幽静。茶叶依着自然条件,生长在排水良好的坡地,可是在夜间气温常低至6摄氏度的大叻,园主们利用科技,把花卉种植在塑料遮篷里,夜晚12小时开启照明,保持着生长环境的温度,缩短花的生长期,提高收入,成为摄影师拍摄灯光的最佳去处。

 

为了寻找一对蓝眼睛的占婆姐妹Sa Pa、Ah Phuoc,我走进方平省的占婆村,她们因父亲的血缘遗传,成了村里的模特儿。

 

占婆是越南最古老的民族。占婆古国兴起于公元7世纪的越南中南部海岸。10世纪极盛一时。于1471年被越南人所灭。他们从事陶瓷器制作和渔农生产,常把马路当成晒谷场。占婆早期大量接受印度文化,信仰以婆罗门教为主,后受佛教影响,13世纪前后,部分占婆改信伊斯兰教。

 

新年前人们买黄花

 

今天的藩切、芽庄、美山等地仍分布着众多巍峨的神庙和雕塑等文化遗产。芽庄附近的神庙,于八世纪曾遭爪哇人破坏,但却印证着占婆王朝曾经极盛一时的艺术造诣。

 

在旅途中,浓烈的人文景观,最常丰富我的心灵。往荷花池的清晨,电单车的来回运送,充当小路上的德士,展示了乡间作业与纯朴的民风。在米粉制作坊参观时,主人的热忱好客,为游人留下美好的记忆。时值新年前夕,居民无不购买象征富贵的黄花,商场中人们尤其喜爱梅花,在越语中的“mai”是幸运的意思。他们用释迦、椰子、木瓜、芒果拜祭神灵,选其“求、刚刚、够、用”的读音,象征知足常乐。

 

我们长途舟车,渡口待舟,风餐露宿。街边的牛肉河粉,法式面包和地道的春卷,算是丰盛的餐食了。烹饪中喜用香料和调味品,有人认为是受了占婆饮食的影响。在街边品尝滴漏咖啡,都让人感受深沉的文化积淀。

 

这里的经济生产,都以家庭为单位,体现了小农经济的社会体系。因此,在生产过程中,需要大量劳动力和家族的参与。在今天看来,虽缺乏效率,却是家庭聚集,共同为生活拼搏的场所。我珍惜这一段山水之缘。或许再过多年,山乡的传统作业与纯朴景象,将受到城市经济快速发展的影响,逐渐消失,就如具有地域色彩的水上市场,今天已经缩减规模,风光不再了。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