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京都8大 无 料 赏樱名所

Image
彭飞 - 07/03/2019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京都赏樱有千多年历史,由王室贵族渐扩展至民间,培育与种植樱花已有悠久历史,加上未受二战严重破坏,樱花古树随处可见。在京都随着当地人脚步,看遍千姿百态樱花胜景,这里特向大家推荐八个“无料”(免费)赏樱名所。

 

樱花并非日本独有,近年来中国大陆、韩国、台湾、美国华盛顿,甚至泰国清迈,都在推销各自的樱花景点。然而,日本始终是樱花王国,在日本,樱花并非只是一种观赏花卉,它已渗入日本人的文化与生活,几乎成为日本精神的化身。每年樱花盛开季节,赏樱已成为全民活动,没在樱花树下流淌一段闲适时段,没亲历一阵凄美的樱吹雪,仿佛就错失了一个春天,一整个人生。

 

日本赏樱以东京和京都为两大中心,东京是政治、经济中心,交通发达,商场林立,乘便前往赏樱者络绎不绝。京都则是文化日本的象征,丰富的历史与文化遗产让人对京都充满想象,只有在这样一个千年古都的氛围里,才能体会樱花独特的华美与凄艳。

 

然而,到京都赏樱花费用不低,除了樱花季节飞涨的交通费与住宿费,赏樱名所的门票动辄数百至上千日元,例如醍醐寺门票便涨至1500日元,原谷苑门票随樱花绽放程度浮动调涨,从开花期的1200日元,在满开时可涨至2000日元。樱花盛开时节,如果按照赏樱地图逐一拜访,单京都一地的门票开销便叫人吃不消。

 

京都赏樱有千多年历史,由王室贵族渐扩展至民间,培育与种植樱花已有悠久历史,加上未受二战严重破坏,樱花古树随处可见。对于专程前来赏樱的背包客或自由行旅人,只要用心搜索,也能在京都找到“无料”(免费)的赏樱名所,随着当地人脚步,看遍千姿百态樱花胜景。这里特向大家推荐八个地点:

 

山科疏水

 

山科位于京都东南部,乘坐地铁从山科站出来,感觉就像寻常小区,狭窄街道,朴实住宅,完全不像赏樱名所。按图标往洛东高校方向,走过火车铁轨,穿过隧道,眼前开始出现大片樱花,都在沿河住家旁,打开窗就可摘一朵满开的樱花。

 

疏水其实是小运河,水源来自琵琶湖,繁密的樱花道是当地居民与学生往来川行的小路,却意外成为赏樱秘境。我们坐在樱花树下吃便当,每一阵风掠过都带来一阵樱吹雪,小孩抓一把落花玩乐,行人却只当生活里寻常的一天,安步路过。

 

山科赏樱重点在安朱桥一段,沿河种植了油菜花,与两岸樱花相映衬,鹅黄与粉白交辉,美不胜收,处处有让人惊喜的画面。

 

这一个寻常的午后,让人真正体会到春天的美好时光。

 

半木之道(植物园)

 

乘坐地铁到京都洛北地区的北山站,经过国立植物园北门,来到鸭川上游的贺茂川,河川旁便是半木之道。这宽约3米的行人道种满樱花,还搭建木架支撑,却让两边的樱花以木架交错攀缘,形成一段又一段的樱花隧道。

 

在樱花盛开时节走过花之隧道,旁边是远离尘嚣的贺茂川,清澈流水与三五成群的水鸟构成秀丽图画。忘了此身是客,随性走在一幅幅风景中,时而坐在长凳,让粉白花瓣飘落身上,这应是在京都最写意的一刻。

 

平野神社

 

平野神社位于最具京都古味的西阵地区,乘坐巴士到平野天满宫,穿过天满宫,再步行约300米便可抵达。神社创建于782年,种植了40多种樱花,不乏珍贵品种,如“魁樱”“寝觉樱”“杨贵妃樱”,绿色的“御衣黄樱”等等。所有樱花都可零距离接触,人人游走樱花林丛间寻找最美的角度留影。

 

神社中央有棵异常苍劲的百年老树,树下有座戏台,当天两名年轻人在台上表演,一名弹奏六弦琴,另一名手抚竖琴,优雅琴声在樱花林间萦绕。静静欣赏,轻轻拍掌,在这里,琴音仿佛别具灵性,把人带往遥远年代,明白什么叫做诗意的生活。

 

蹴上倾斜铁道

 

乘坐地铁到蹴上站,再步行5分钟便可到达倾斜铁道。铁道建于1890年,为有高度落差的琵琶湖疏水道运送船只,1940年停止运转,废弃后的铁道旁种满樱花,无意间华丽转身成为京都赏樱名所。

 

全长582米的铁道遗址,当年的灰黑铁轨与灰白砾石,与粉白的染井吉野樱相衬托,营造出一种独特的怀旧氛围。京都政府未曾投入大量资金改造,只努力保留了原貌与古旧建筑,站在高处眺望铁道,仿佛就像一段时光隧道,一座城市的历史绵延地展现眼前。熙熙攘攘的游人若纯为赏花而来,那肯定辜负了承重半个世纪的铁道。

 

哲学之道

 

哲学之道北端从银阁寺附近开始,沿琵琶湖水渠往南直达若王子神社,全长约两公里,水渠两岸种植樱花和枫树,名列日本“道路百选”之一的散步道,春秋两季游人络绎不绝。其实,哲学之道最不适合匆匆到此一游的观光客,近一小时的游览就仅留下数码照片。

 

早在明治时期,这条道路称为“文人之路”,其后哲学家西田几多郎经常在此散步、思索,改称“思索之路”或“哲学之道”。这百年古道,虽因樱花红枫吸引游人,但其本质是浓郁的人文色彩,需要沉淀心灵缓步去体会。到访时阴雨不断,游人稀少,撑着伞走过凋落殆尽的樱花林,昨日的繁花,今夕的零落,每一步都沾染些许令人慨叹的凄美。在若王子神社避雨,一位年轻僧人踩着满地落樱,雨声和他轻盈脚步声汇成一阵敲击心灵的声响。

 

岚山(岚山公园、渡月桥)

 

岚山之于京都,犹如终南山之于长安,1000多年前平安时代,原属王公贵族的后花园,寺院与庄园遍布全山。如今岚山已成为京都市民与各地旅客赏花拜觐的胜地,由市区乘搭公交或火车可轻易抵达,景点人潮绝不逊于清水寺。

 

樱花时节,游人几乎挤爆岚山,要静心体会山水之美,应在下午四点游人渐散时到访,此刻龟山公园盛开的樱花林任你悠闲走过。站在眺望台四望,桂川沿岸樱花一簇簇地盛开,绵延如云霞。天色稍暗,隐隐有层薄雾笼在樱花林间,几艘小船随流缓缓飘过,仿佛不是人间。

 

鸭川、高濑川

 

河流是城市的灵魂,对京都人而言,鸭川及其支流高濑川不仅仅是城市生命线,世代繁衍,也是庶民文化区域,生活与信仰沿河川发展出一种耽美的文化内涵。在京都住在木屋町附近,经常沿鸭川与高濑川一路探索。樱花夹岸盛放,木屋町沿路种满吉野樱与阳光樱,雪白嫣红交错,仿佛童话世界的花之海洋。

 

佳期里游人甚多,还身穿鲜艳和服,点缀着这暖暖而微寒的春天。经过热闹的河原町,转入先斗町小巷,巧遇樱花祭典,盛装的小女孩坐轿穿过樱花怒放的公园,往前方的神社巡游而去。没有掌声,也没有尖叫欢呼,像生活的一种常态。

 

伫立樱花树下看着传统在热闹却不失庄严中离去,京都,确实是想象的长安。

 

白川 巽桥

 

白川是鸭川支流,川流京都最繁华地段,祗园商圈总是人潮汹涌,钻入僻静巷弄避开人群,却在白川遇上另一波人潮,原来此处的巽桥是电影《艺伎回忆录》男女主角相遇之处,早成为人们游览圣地。巽桥一带是传统木造町家茶屋建筑集中地,有数百年历史,乃京都重要文化遗产。河川沿岸遍植柳树与樱花,春天时节,樱花与绿柳相映衬,与古朴的茶屋构成类似中国江南的妩媚景致。

 

在白川、巽桥一带流连许久,看茶屋古雅的木纹,流水漾着点点樱花落英,百年岁月如流水,繁华过后,就只遗留沧桑。今天樱花满开,明日却可能落花满川,人人追逐着当前的美好,争取在灿烂时刻留下一生的记忆。离开白川时,对街有位着和服少女站立交通灯前良久,似乎在等待,也像在守候,繁华的祗园与赶春的人流都与她无干。

 

怀抱文化情怀,京都绝对是日本赏樱首选,千年古都沉淀着太多让人一再探索、一再缅怀的场景。沿贺茂川到鸭川六条通,从三十三间堂经清水寺到圆山公园,古韵盎然的祗园与西阵,樱花时节处处是风景。然而,樱花纵有千种风情,我们始终是京都的过客,偶然走过电影般场景,记得,忘了,都是宿命。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