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从东京到京都 追樱不言累

Image
冰秀 - 04/04/2019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樱花一棵紧挨着一棵生长,低低的枝桠缀上粉白色的花朵;或伸出水面似飞瀑,好像对着水中的姿容,顾影自怜,多么唯美浪漫!

 

难怪日本人那么崇尚樱花。他们认为樱花最美的时候不是满开,而是在骤然凋谢、义无反顾的那一刻。

 

以前因为工作关系,一次次错过到日本赏樱的机会。去年,根据日本网站消息,东京樱花花期在3月底至4月初,为了圆梦,我们决定4月初到日本赏樱去。

 

上网购买机票、JR Pass(日本铁路通票)、订旅馆,一切准备就绪,谁知还没出发,便看到报章报道东京樱花盛开的消息,心里干着急,完全没料到樱花不等人,说开就开,足足比往年早开了9天,令人好不失望。

 

4月2日抵达新宿,上野公园的樱花已近尾声,获知新宿御苑(Shinjuku Gyoen)还有樱花盛放,放下行李便往御苑追去。

 

新宿御苑曾是日本皇室庭园,现在是归环境部管辖的国家公园。园里的染井吉野樱3月29日已满开,我们迟了五天。公园禁带酒类,因此入门处有安检,一旁排队等候买入门票的游人如过江之鲫。

 

一进园门就被一棵色彩艳丽的关山樱吸引住了!旁边一棵染井吉野樱花朵七零八落,绿色的叶子急不及待地冒出来,虽然如此,枝干上还有一簇簇未谢的花朵,带几分妩媚,几分坚韧,轻易地虏获游人的心,纷纷在树下留影。

 

樱花祭与花见

 

在日本,樱花代表春天,是美丽与浪漫的象征,深受当地人敬仰与喜爱。樱花节,也称樱花祭,是日本全民参与,迎接春天的重要节日。赏樱,又叫花见(hanami),花见这种传统习俗在日本已有上千年历史。

 

春天来了,樱花盛放,日本的花见正如火如荼地展开。只见樱花树下人影一堆堆,热闹极了。人们坐在垫子上边赏花边聊天,并共享花见便当和饮料,悠闲自在!很多日本人推着婴儿车,扶老携幼参与花见活动,享尽天伦之乐。外来游客也入乡随俗,坐在树下又吃又喝,还玩自拍。微风吹起,花瓣像雪花一样轻飘飘地落在垫子上,落在便当里,落在草地上,落在赏花者身上。我躲在花荫下,享受淋樱花雨的滋味。

 

樱花一棵紧挨着一棵生长,低低的枝桠缀上粉白色的花朵,许多穿着和服,打扮得花姿招展的美女在樱花树下,凝视着身旁垂挂的一簇簇花儿,人与花儿同入镜,那画面美得像在梦境里!

 

情侣双双对对穿着和服,在公园里携手漫步,上演浪漫的爱情故事。拍照的人最忙了,又是手机,又是相机,对美的追求,一刻也不放松!

 

御苑赏樱期长

 

我们打从湖边的一棵河津樱树下走过,河津樱的花朵稀稀落落,露出残存的红褐色花托和花萼。忽然听到一阵鸟鸣声,我即刻停下脚步,打起精神,搜寻鸟踪。有几只小鸟在树上跳跃、唱歌、吸花蜜,那是我从没见过的棕耳鹎。树下有两只小鸟,它们一前一后在地上觅食,后来才知道是灰椋鸟,还有一只具白色眉纹的小鸟悄悄地站在铺满落英的草地上,查了图鉴才知道是斑鸫。赏河津樱时遇到三种第一次见到的鸟类,是此行的意外收获,一点也不后悔带着笨重的相机去旅行!

 

旧御凉亭外,小桥流水,红男绿女在漫游。樱花似飞瀑向水面伸展,好像对着水中的姿容,顾影自怜的模样,多么唯美浪漫!小亭子旁有几位画家在写生,画里的主角自然离不开樱花。走着走着,情不自禁地哼着日本民谣《樱花》,网上中文翻译如下:

 

樱花啊∕樱花啊∕阳春三月晴空下∕一望无际是樱花∕如霞似云花烂漫∕芳香飘荡美如画……

 

园里的几棵关山樱,满树是紫红色花骨朵,仿佛在养精蓄锐,静静地等待一次痛快的绽放。几只麻雀在树上叽叽喳喳,似乎在报告:今年春天来得早了!

 

御苑靠近东京市中心,占地很大,有千多棵樱花。樱花的主要品种依花期来分,有早开的寒绯樱、河津樱;有中期开的染井吉野樱、山樱;还有较迟开的关山樱、八重樱、菊樱等,因此御苑的赏花期很长,从1月底至4月下旬都有樱花绽放。

 

金泽城樱花满开

 

根据网上消息,金泽城(Kanazawa Castle)和兼六园的樱花4月3日满开。为了追樱盛况,我们改变行程,乘搭新干线前往有小京都之称的金泽。

 

金泽离新宿大约500公里,子弹列车的窗外不时出现起伏的山峦,樱花漫山遍野地开着,非常壮观。长途跋涉,出了金泽站改搭巴士时,一棵棵吸人眼球的樱花从巴士车窗外飘过,树上没有一片叶子,朵朵樱花就像被一层厚厚的雪覆盖着,白皑皑的。

 

靠近金泽城石川门的樱花已满开了,樱花树上挂着一团团雪球。通往石川桥的石板小径上,穿着和服赏花的俊男美女拾级而上,与风姿绰约的染井吉野樱斗艳丽,有种超凡脱俗的古典美,使人好像坠入江户时代的赏花风情里。

 

金泽城并不是大热门的赏樱景点,我们还以为可以在不那么拥挤的情况下赏樱,捕捉樱花的瞬间精彩,想不到也是游人如织,摩肩接踵的,很热闹。灰白两色的金泽城堡旁,染井吉野樱的一团团繁花,遮天蔽日,游人都陶醉在美景中。在阵阵春风吹拂下,樱花树上的花朵只是抖抖雪白粉嫩的脸蛋,仍稳稳、紧紧地附在花梗上,展现饱满的生命力。

 

在护城河畔漫步,走道两侧的染井吉野樱初绽,恰似天空的云朵般飘逸亮丽,形成一条天然的樱花隧道,游人悠游自在地来往穿梭。城堡下的石墙与樱花都倒映在水中,勾勒出一幅扣人心弦的风景画。纯白的樱花使人想起纯洁浪漫的爱情,花下徜徉留影,充满浪漫情调。

 

仁和寺赏樱吹雪

 

仁和寺是京都市著名的佛教寺院,1994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4月4日仁和寺樱花满开,4月7日到访时,刚好看到樱吹雪的画面。

 

御室樱特别的地方是长得不高,约3米左右。走在狭窄的木板道上与200多棵低矮的樱花树,以及游人擦肩而过,陷入花海和人海中,举步维艰。尽管人群推推挤挤,还是忍不住停下脚步,将相机托高,把那种被樱花和人群包围的感动用相机记录下来。

 

这是樱花满开的第四天,一阵清凉的春风吹来,枝上数不清的花瓣在飞舞,簌簌地飘落在地上,积成厚厚的一层花毯。落英飘零虽然无声,但那种壮烈气势却又好像在宣告自己曾尽力灿烂过,此生无怨无悔的样子,与武士道精神颇神似,难怪日本人那么崇尚樱花。他们认为樱花最美的时候不是满开,而是在骤然凋谢、义无反顾的那一刻。

 

走上尽头的小山坡,古老的五重塔和一片御室樱映入眼帘,人潮在御室樱花海里涌动,川流不息。

 

寺院里除了有御室樱,还有染井吉野樱、关山樱、八重红枝垂……

 

虽然这一趟东瀛之旅,错过了到上野公园、造币局和哲学之道赏樱的机会,不无遗憾;但是日本是樱花之国,花期一到,樱花从南开到北,从九州到北海道,每一座城市的街头和景点都有樱花的踪影,不时可以在街头转角处与樱花撞个满怀。著名景点的寺庙、神社和城堡都少不了樱花,如清水寺、浅草寺、大阪城、名古屋城等,真是日本无处不樱花。

 

日本独特的赏樱方式和氛围深深地吸引着我。为了追樱,日走近两万步,看到樱花满开和樱吹雪的情景,已算不虚此行。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