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激励

为弱势长者筑一个家

Image
宋慧纯 - 07/04/2019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70岁的刘明水是本地疗养院业者中的代表人物,不领薪为芽笼东老人之家默默服务数十载,

 

他始终坚信,加入社会服务领域者始终要怀有“社会心”。

 

为芽笼东老人之家献上人生最宝贵的年华,他自认:“我觉得我对得起自己,非常尽心了。”

 

过节时确保吃好穿暖,临别时更悉心安排身后事,一晃眼与芽笼东老人之家携手走过40载光景的刘明水早将自己的大半生,与这个关怀弱势年长群体的地方紧紧系在一起。

 

70岁的刘明水是本地疗养院业者中的代表人物,虽然已不再是芽笼东老人之家主席,但他说:“我没退休,我很难退休的……我还在想要怎样走完人生路。我相信我很难轻松下来。我做惯了。”

 

去年欢庆成立40周年的芽笼东老人家位于阿裕尼弯,顾名思义是要给年长者一个“家”,提供住宿、日间护理、邻里社区服务等多种服务。

 

老人之家提倡门户开放,让那些基本能自理,没患上传染病的年长者能在社区自由养老。

 

采访当天,不少年长者向刘明水打招呼,他们在老人之家感受到的爱与温情都写在脸上。

 

默默服务数十载

 

今年70岁的刘明水约1978年加入老人之家,白天在政府部门工作,下了班再到芽笼东老人之家帮忙。他从处理文书行政一路做到主席,直到约两年前才卸下重担。

 

尽管已将主席棒子交给曾任老人之家财政的黄彦臻,但刘明水仍关心传承的问题。

 

刘明水在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披露:“是我劝他(黄彦臻)来做的……但他跟我说,就做两年……这不是肥缺,但需要的是尽心尽力的人。”

 

他坦言:“这份工作没什么甜头给人家……我现在年纪大了,必须有人接替这份工作。这个人(接班人)必须要有奉献之心。”

 

不领薪为芽笼东老人之家默默服务数十载,刘明水从未放弃过人才培训,也坚信要“投资”在对的人才身上,让他们具备更专业技能,以更好地管理老人之家。现任执行理事长林燕就是半工半读,到社工系进修,在担任老人之家义工很多年之后才加入管理层。

 

感叹如今敬业者很少

 

刘明水在谈及接班人时,也提到近年来越来越难请人的问题。

 

他说:“现在年轻人要求也高,他们大学毕业就要三四千元。你给了3500元的月薪,他们做了半年就不做,敬业的人很少。”

 

刘明水始终坚信,加入社会服务领域者始终要怀有“社会心”。他说:“如果没有,就不要做……我觉得有些年轻一代还是有这种心,只是,薪水还是要满足别人。”

 

被问及若幸运找到合适接班人,未来有什么打算,刘明水说:“我觉得这里是对我最温馨的。这里的成长与我的人生连在一起,我会回来看看。”

 

过去在加拿大念硕士的刘明水曾在北美洲背包旅行,足迹也遍布欧洲一些角落。若还有什么想去,大概就是自己的祖籍地了。

 

他说:“趁着脚还是可以走,我希望去潮汕那一带。我到现在都还没去过。”

 

采取开放式概念 绝不做一个老人监牢

 

“我不要做一个老人的监牢。”

 

芽笼东老人之家的门总是开着的,尽可能让年长者可以自由地在社区里原地养老。

 

这样的模式不免让人联想到政府正在探讨,尽量达到让年长者原地养老的辅助生活(assisted living)模式。政府日前刚宣布,将针对辅助生活这个新模式展开小组讨论,征询相关建议,明年先在武吉巴督做试点。

 

刘明水解释,老人之家采取开放式居住概念,是希望尽量让这些入住的年长者过得“像个人”。“多数人都要到医院、疗养院,然后去世。我们的模式就是维持他们的快乐时光,在最后一程尽量创造一种像样的社区生活。即使他没有子女,整个社会,社区就是他的亲人。”

 

想给年长者更多自由空间,也和刘明水参观过的一间老人院有关。

 

刘明水记得,他曾到访一家椰树婆娑,看似度假村的老人院。但他进门,迎接他的却是看守所一样的铁门。

 

老人院内的女性年长者穿粉红色的制服,男的则为浅蓝色。年长者如果不听话,就会被关在房间里。而且,院内员工几乎都是无法与年长者沟通的外劳,这让刘明水看了十分心痛。“当时,我就很清楚,不要做这样的老人院,我不要做一个老人的监牢。”

 

尽心尽力 对得起自己

 

为芽笼东老人之家献上人生最宝贵的年华,刘明水自认:“我觉得我对得起自己,非常尽心了。”

 

尽管已70高龄,刘明水声音依旧洪亮,到了老人院东忙西忙,完全看不出来他慢性病缠身。

 

他说:“我36岁到现在,每天吃八颗药丸,包括控制糖尿病、心脏病等遗传疾病的药。加上我的个性紧张,容易想很多,放不下。”

 

病痛缠身,却心系社会。大概正是这“放不下”的个性,让芽笼东老人之家的年长者多年来得到无微不至的照顾,不至于在社会迅速发展的过程中被遗忘。

 

刘明水也打趣说,这“闲不下来”的个性还得从他小时候说起。他八岁开始在爸爸店里打工,就算是高中两个月假期,也就是出去理个头就回家了,没到处乱跑。他说:“我们就是这样生活长大的。”

 

但始终,他总要走到放手让他人去管理的那一天。回头看,记者问刘明水为自己这辈子的付出打几分,刘明水说:“我觉得我对得起自己,问心无愧。”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