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文化

毛边书 - 不栽边的美丽

Image

前往文章来源

长者安居协会

分享

Facebook Email

相关的主题


朋友曾经打开一本书,翻开书页之际,发现两页纸张之间还未裁开,仿佛未完成的样子,以为是坏书。事实是,这些「毛边书」,在有些读书人眼中,是不可多得的宝贝。

 

今天极少人知道什么是「毛边书」,这原也难怪。毛边书由欧洲传入,在中国一直是文人雅士的小圈子玩意。但这风雅闲情,在今日其实也并未绝迹,而且极受收藏家青睐,甚至珍藏版本可以高达一本十万元以上。作家马家辉的妻子张家瑜,几年前出版了散文集《我开始轻视语言》,便印制了少量毛边书版本,以配合书中欲展示的低调而昂然的态度。在2007年,内地亦有本「毛边书」在德国莱比锡图书博览会,获评为「世界最美的书」,书名是《不裁》,由中国著名书籍设计师朱赢椿设计。那大概你会问,「世界最美的书」这名号那么响,毛边书到底是什么?

 

关于毛边书,最为广泛流传的定义来自鲁迅。鲁迅指,毛边书便是「三面任其本然,不施刀削」。简单说,就是书籍装订后「天头」、「地脚」和「书口」三边皆不裁开,由读者在阅读时,自行找裁纸刀逐页逐页的撕开,由于人手裁剪,书边必然不齐,于是便有种不事雕凿的质朴美感,同时也是独一无二的人文气息。读者或会以削簿的竹片为裁纸刀,更舍得的,甚至会用象牙为刀,刀片既可作裁纸用,同时亦是书签。正如《不裁》便为评委赞誉,这书之美,正是因为「边看边裁」的设计理念,和读者产生了互动关系。

 

在分秒必争的时代,自然有人嫌这动作麻烦,或者连买纸本书籍的钱也不愿花,但其实亦有人以此为风雅享受,着迷于听到清脆的纸裂声音。今日到内地的「孔夫子旧书网」浏览,仍可以买到不同年代的毛边书。至于在二、三十年代,郭沫若、郁达夫、林语堂、叶灵凤、丰子恺、巴金、冰心等等你数得出的大作家,很多都是「毛边党」,甚至鲁迅亦是毛边书的顶级粉丝。他和周作人合译出版的《域外小说集》,便是中国第一部毛边书。周作人亦说过:「用刀裁一下,在爱书的人似乎也还不是一件十分讨厌的事,至于费工夫,那是没有什么办法,本来读书就是很费工夫的。」有时想像,这班读书人就是这样拿着裁纸刀,在寒冷的冬夜,微黄的灯光下,仔细而缓慢的撕开每一页书纸,打开书里的世界。

 

在二、三十年代,毛边书对于读书人来说,或是乱世之中某种必要而仅有的闲情雅致。到了今天,在一个所有事物都大量生产的年代,看着书纸边裁开的「毛边」,除了可感受一种返朴归真的工艺美感​​,或者亦有其庄严而不可磨灭的意义。这除了代表了对书、知识和美感的重视,同时阅读如人生,以及思考,本来就不应太过顺畅,而是得有延迟、有节奏、有休憩、有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