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墨西哥城 历史邂逅当代艺术

Image
叶孝忠 - 20/06/2019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这座建造在阿兹特克帝国遗址的城市,是历史古城也是当代艺术重镇,有超现实的现代建筑,却也同时保留了西班牙殖民前展现了印第安人生活形态的水乡。

 

刚抵达墨西哥城的时候,我是有点紧张的,这座中南美洲大城,总以坏男孩的姿态出现在好莱坞的电影里,有着令人不安的履历。但随着墨西哥经济的蓬勃发展,加上政府下足马力打击毒贩及贪污腐败,这几年墨西哥城其实已经逐渐摆脱了坏名声,让人更容易亲近。虽然在墨西哥城旅行的一周里,偶尔还是能遇见警车在街上呼啸而过的场景,热闹的老城区街道也能看见巡逻的警察,但和几年前比较,犯罪率已经大大下降了。

 

喜欢城市的人,很难会不喜欢墨西哥城,这座建造在阿兹特克帝国遗址的城市,是历史古城也是当代艺术重镇,有超现实的现代建筑,却也同时保留了西班牙殖民前展现了印第安人生活形态的水乡。在这里,传统和时髦的结合丝毫没有违和感。

 

拉丁美洲最大的天主教堂

 

极具欧洲气息的老城区布满了奢华雄伟的殖民地建筑,日夜川流不息的宪法中心,被墨西哥城最重要的公共建筑所包围,其中的地标墨西哥大都会天主教堂最为抢镜,这不只是墨西哥最大、也是拉丁美洲最大、最古老的天主教堂,建造于1573年,却在1813年才完工,教堂内外都布满了各种精雕细琢的细节,走进这当地天主教徒的圣殿,马上就能被教堂内的肃穆气氛所感染,而教堂外的广场,却经常聚集着一群头戴夸张羽毛冠的舞者,疯狂的随着激烈的鼓乐起舞,他们是阿兹特克舞者,以古老的仪式,为当地信徒祈福。

 

广场东侧的国家宫,一副古典庄严的稳重模样,是墨西哥政府办公的所在地,但它同时也对公众开放。经过重重安检,就离开了喧嚣的大街,连尘埃也安静了。我们都为了迭戈·里维拉(Diego Rivera,1886年-1957年)所创作的壁画而来。这个国宝级的墨西哥画家,其中一个最著名的身份就是弗里达·卡罗的风流老公。

 

壁画陈述墨西哥历史

 

巨型的壁画,像个舌灿莲花的讲古佬,在一二层楼梯间的墙上,娓娓道来墨西哥的历史发展轨迹,由印第安人的神话和信仰,到西班牙侵略殖民时期一直到革命胜利,重新定义了墨西哥的历史传统,皆因在西班牙殖民时期,印第安人的身世和命运经常被忽视。

 

这组壁画创作于1929年至1935年间,那是墨西哥壁画运动的黄金年代,在当时政府的支持下,壁画艺术运动风起云涌名家辈出,现在也成了墨西哥最具代表性的艺术类型,由大型的建筑到街边的涂鸦都能轻易找到高超的壁画作品。壁画创作也是一种国民教育,所刻画的历史记忆也对团结国家和塑造民族认同起着重要作用,在墨西哥民族主义高涨的年代,不少艺术家都以墨西哥的历史作为创作素材,创造出色彩斑斓的巨型壁画,画家后来也利用壁画来反映社会现实及政治等,由于面向的是普罗大众,如果稍微对墨西哥历史有了解,也就不难理解。

 

迭戈·里维拉虽然被誉为墨西哥国宝级画家,但其实老婆弗里达·卡罗(Frida)的名声和传奇更为墨西哥以外的人所知,经过数十年的发酵,其鲜明的风格和传奇的人生,让她几乎成了墨西哥现代美术的代言人,偶像光环也借由流行文化如电影及商业产品等而大放异彩。

 

把苦难刻画得如此斑斓

 

弗里达·卡罗出生、生活至逝世的蓝屋,也成了墨西哥城最受游客欢迎的博物馆,门口总大排长龙,等着参观弗里达·卡罗使用过的厨具,睡过的床,穿过的服饰,当然也包括她充满魔幻主义色彩的作品。

 

蓝屋位于城南一个宁静的街区,房子虽然不大但到处有色彩,在墨西哥炽热的阳光下,更突显了主人灿烂但血迹斑驳的一生。没有人会比这个墨西哥女画家更了解痛苦,所以才能将这些苦难刻画得如此色彩斑斓,看了更令人心痛。

 

小儿麻痹症,几乎致命的车祸,风流的丈夫,痛苦的婚姻,大大小小的手术,晚年的截肢,“痛苦”成了艺术家的创作泉源,也只有她有资格幽默的去戏弄这些痛苦:我喝酒就为了淹死这些愁苦,没想这些可恶的竟然学会游泳。在这个美颜时代,弗里达·卡罗就自豪的展示一身非典型的女性美,她作品里标签式的一字眉和唇须都在挑战美的定义。长期卧病在床的弗里达·卡罗以自己为灵感,画了不少自画像,通过超现实的手法,赤裸裸的展示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灾难。

 

1954年,年仅47岁的弗里达·卡罗逝世,根据丈夫迭戈的遗嘱,弗里达的私人物品都得保存在这蓝房子的浴室里,要到她去世50年后的2004年才能重见天日,这些重新出土的展品包括一系列富有墨西哥民族风情的服装,除了艺术作品,卡罗迷们现在也能通过这些服装和饰品来解读女画家传奇的一生。

 

经济起飞城里添新贵

 

近几年墨西哥经济飞速增长,催生了新贵,多了时尚酒店和餐馆,城市内布满了各种漂亮而极具现代感的大楼,连中央公园里的星巴克也设计得让人惊艳,保留了原址的棕榈树,并巧妙的将之融入庭院中,让人更感觉置身于大自然里,咖啡馆内还布置了无数个吊椅,让人一边品味咖啡,一边发度假大梦。

 

在城市众多崭新的大楼中,位于富人区的索马亚美术馆(Museo Soumaya)最懂得抢镜头,流线条的建筑,换个角度看,造型就有了变化,建筑立面布满了1万6000片铝片,在阳光下粼粼生辉,宛若外星人的坐骑。索马亚美术馆由墨西哥富豪卡洛斯·斯利姆出资建造,并以1999年去世的老婆索马亚命名,爱情以艺术之名延续下去,这个免费对公众开放的美术馆收藏了不少欧洲知名现代艺术家的作品,包括罗丹等,一直以来都是墨西哥最受欢迎的美术馆。

 

墨西哥城还有不少时尚街区,是当地中产阶级的根据地,这几年这些种满了老树的街区,也一一经过活化,多了咖啡馆和精品店,来这里不为什么景点,而是感受慢悠悠的墨西哥城生活。

 

位于城市西边的罗马地区(Roma)是目前城中最时髦的地区,几条小马路挤满了欧式风格的老房子,过去是意大利人的聚集地。在今年奥斯卡中大受瞩目的《罗马》,墨西哥导演阿方索将镜头聚焦于出生地,刻画了印第安女佣和白人女主人的家庭日常生活及涓涓细流的感情,电影拍摄的场景就在罗马,现在也引起了不少影迷前来朝圣。

 

街区里有个罗马市场(Mercado Roma)原本是一个传统的菜市场,经过改造后成为一个时髦的食阁,除了售卖较为精致的简餐之外,还有手工巧克力、雪糕等,市场内还有一个售卖烹饪书籍的小书摊,让美食和文化有更紧密的结合。

 

离开墨城逛世遗

 

在墨西哥城待了几天,主要的景点都大略逛过,于是决定往城市南边去,那里有两处联合国的世界文化遗产。搭乘地铁离开老城区,往城市南部走,打算到大学逛逛。被评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就像是一座小城市,1968年墨西哥城举办奥运会,其最重要的赛场也在大学城内,体育场类似火山口,并采用了当地的火山石来建造,干净利落的现代主义风格,现在看来一点也不过时,校区内布满了功能性极强的大楼,大多建造于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由当时最知名的墨西哥建筑师共同打造,巨型壁画由墨西哥著名艺术家所创作,处处展示了墨西哥城与世界接轨却不忘传统的决心。

 

离开墨大,再继续往南,去霍奇米尔科看看,距离烦嚣的墨西哥城才45分钟,这里已经是另一番天地,有墨西哥威尼斯之称的霍奇米尔科,有湖有水道有村庄,当地人利用浮田来耕种和培育鲜花,应该别有一番风味。

 

霍奇米尔科的名字由来是取自于印第安语:Xochimilco,意思是“播种鲜花的地方”。这里过去都是湖泊和沼泽,填土后成了良田,水道则成了交通网络,现在据说依旧保留了约900公里的水道,能一直连到墨西哥城。富庶的霍奇米尔科因此成了阿兹特克帝国的粮仓,人们以传统木船作为交通工具,一切听起来很威尼斯,由于保留了墨西哥尚未被西班牙殖民前的生活状态,因此霍奇米尔科于1987年被联合国评为世界文化遗产。

 

当天刚好是周末,霍奇米尔科是墨西哥人的后花园,一家大小,准备了各种酒水饮料和食物,租了色彩斑斓的木船游览周围的水道。水声、嬉闹声、音乐和游船挤在水道上,让空气中充满了嘉年华的气息,载满鲜花和商品的小舟穿梭其中,向游客兜售着各种服务,像是水上市场,一些船运载着身穿华丽服饰和戴着阔边帽的墨西哥街头乐队,通常由三几个小提琴手、吉他手组成,为客人表演传统的乐曲,乘客也纷纷随着音乐起舞,一曲奏毕,领了些许小费,又跳到另一艘船上继续表演。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