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保健

药物过量的后遗症

Image
林弘谕 - 25/06/2019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年长者,尤其失智症患者,往往容易服药过量,导致许多后遗症,包括器官受损,甚至死亡。另一方面,有的人选择以中药调理、补身,如果掺杂着吃是否会进补过量?联合早报记者通过中西医了解药物过量个中矛盾与冲突点。

 

药物过量是指摄入或使用的药物量远远超过医生的推荐量,这可导致人体器官受损而危及生命,或是造成残疾、慢性健康问题,甚至死亡。——黄耀宗医生

 

生病难免,一些人小病吃药就没事;一些慢性疾病患者为控制病情必须长期服药。儿童服药有父母和长辈盯着,一般都没多大问题。成人,尤其是年长者,包括失智症患者,往往容易服药过量,导致许多后遗症。

 

本地调查显示,到2030年,老年人口将占我国总人口的18.7%。到时,预计将有8万名60岁及以上老年失智症患者,其服药过量的风险越来越高。

 

另一方面,身体不适,有人采以中药调理、补身;注重养生者,喜欢药膳进补,或是平日摄取中药与滋补保健品,如果掺杂太多,从中医的角度来看,是否也有进补过量的问题,对人体带来怎样的伤害?记者通过中西医了解个中矛盾与冲突点。

 

鹰阁医院急诊部高级住院医生黄耀宗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药物过量是指摄入或使用的药物量远远超过医生的推荐量,这可导致人体器官受损而危及生命,或是造成残疾、慢性健康问题,甚至死亡。

 

他说,药物过量将影响长期健康,严重的“扑热息痛”(Paracetamol)过量,若不及早治疗的话,可导致肝损伤、肝衰竭和死亡。一些消遣性的非法药物(recreational illegal drugs,指为追求一时欢快感而不是出于治疗目的使用的药物),如甲基安非他命(Methamphetamine,俗称冰毒),服用过量将导致大脑损伤。

 

作为急诊部门的医生,他经常看到上门求助的药物过量病例可分两类:故意或意外服药过量;故意服用过量最常见,通常是由于心理问题或自杀未遂的结果。

 

黄耀宗医生指出,药物过量的症状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所摄入的药物类型。如果药物属镇静剂,那么服用者可能会变得过度嗜睡或昏迷;更普遍的症状是腹痛、恶心和呕吐。

 

除了成人外,儿童也常有药物过量的病例,对他们所产生的副作用,同样取决于药物种类,一般常见的副作用与上述成人的相似。

 

药物过量的治疗法

 

服药过量的治疗多属一般性,也可能是特殊与具体性的,这取决于所涉及的药物。黄医生说,在急诊室接受的一般治疗,包括在进食药物后数小时内泵送或冲洗胃部,以及服用活性炭吸附体内毒素或药物。

 

具体性的治疗取决于药物,某些药物有解毒剂,如扑热息痛或苯二氮类药物(Benzodiazepines)。许多药物无特定解毒剂,治疗方式是支持疗法,如肾透析或静脉输液,让病人逐渐恢复。

 

黄耀宗医生根据个人临床经验,指出五种最常见容易服用过量的药物。

 

扑热息痛;
 

苯二氮类药物(主要用于治疗失眠,具镇静作用);
 

抗组胺药(Antihistamines);
 

抗抑郁药;
 

非甾体抗炎药(NSAIDs,常见止痛药)。

 

哪些属于容易上瘾的处方药?

 

黄医生指出,容易上瘾的处方药,通常是鸦片类药物(opiates,具有吗啡作用的化学物)、镇静剂和安眠药如Diazepam,令人上瘾的咳嗽药水可待因(Codeine)和配给睡眠障碍者服用的史帝诺斯(Stilnox)等。

 

为防止滥用这类药物,医生开处方前必须谨慎。他说:“首先,应详细了解患者病史和检查,必须对这类药物作出适当的使用指示,并预先警告病人药物滥用、成瘾和过量使用的危险性。此外,还应避免过量配药。”

 

患者也必须定期接受检查和随访,以确保他们是否依然须要服用药物,以及其剂量是否可以逐步递减,甚至完全撤回。

 

老年人用药过量

 

失智症患者服药过量属于常见现象,也给医生和看护者带来诸多挑战。随着人口老龄化,人们如何克服年长者,包括失智症患者服药过量的问题?

 

黄耀宗医生说,人口老化,以及患有慢性疾病的失智症者的数量不断增加,要预防此类患者服药过量是一项挑战,因为他们容易忘记本身已经吃了药物而重复服药。因此,给这些患者服药的责任不得不落在看护者或家人身上,而社会也须发挥积极作用,即为看护者和失智症日托中心提供培训计划。

 

除了失智症患者外,其他容易服药过量的,是同时服用数种药物(polypharmacy,复方药剂)治疗多种慢性疾病的年长者。

 

这是两个因素所致:第一,患者服用的复方药剂可能带来药物交互作用(drug interactions),造成一些药物代谢变得非常缓慢,最终导致药物过量。

 

其次,患者的器官功能可能减弱,如肾脏或肝脏受损,减少了对药物的排泄或分解,进而导致体内药物过量。为了减少这种情况发生,医生在为老年病人开具处方时,必须更加谨慎,并相互协调,以便了解患者已经服用了哪些药物,减少重复、多药和药物交互作用。

 

调查显示,失智症患者最常用的治疗记忆力衰退的药物是乙酰胆碱酯酶抑制剂(acetylcholinesterase inhibitors);多奈哌齐(Donepezil)是医生常用的一种处方药,用于治疗患有阿兹海默症(Alzheimer's disease)的轻、中、重度失智病人,每天吃一次,根据病情的严重程度,配给不同剂量。服用任何超过推荐剂量的药物,将导致药物过量。

 

多奈哌齐中毒可引起胆碱能危机(Cholinergic crisis),并产生严重恶心、呕吐或癫痫等症状。老年失智症患者易因记忆力减退,最容易发生多奈哌齐用药过量。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必须送往急诊室接受紧急护理,确保无生命之忧。

 

中药无所谓补过头 关键是对症下药

 

本地资深中医师曾庆亮说,中药无所谓“补过头”或不应多服的概念,因为每一种中药的用量都有规范,同时也必须兼顾体质不一样的人。

 

他曾看过报道,夫妇二人本无疾病,因同时进服人参,感胸腹胀满,饮食少进,肢体困倦如患大病;丈夫夜烦不成眠。

 

“从这里可知道人参虽佳,但决非随便可服。人参是药,其目的为治病。而且大家必须知道任何一种中药或处方都有其使用禁忌,如果不对症下药就会出现副作用。

 

“党参是非常普遍的中药,但仍有其禁忌。所以,中医一般强调处方,可是现代人常常只看到个别中药的功能,没有注意到整体观念。”

 

他指出,中医进补,讲究辨证论治,运用望、闻、问、切诊断手段,全面了解病人所出现的症候,通过这些症群加以分析,找出病因,了解疾病部位和性质,从而掌握虚实实质,确定运用哪种补法治疗,选用什么方剂和药物调理,才能取得相应的进补效果。

 

他曾为一名性功能减退一年的中年男子诊治,对方为求速效,自己购买中成药补肾壮阳药服用,结果反而完全不举,苦不堪言,上门求治。结合望闻问切,询问过去的治疗,辨证亏虚者,虚者补之,治当调补。但如何调补,大有学问。

 

明代著名医学家张景岳说:“善补阴者,当于阳中求阴;善补阳者,当于阴中求阳。”道尽个中奥妙。

 

曾医师说,这名男患者滥用误用温补之药:冬虫夏草、蛤蚧、鹿茸、海马、海龙、阳起石等,更耗真阴,以至肾气化生无源,必然不举。

 

运用补益法来调补身体,就是常说的进补,必须针对“虚证”而说的。根据辨证论治的原则,虚证可以有气虚、血虚、气血两虚,阴虚、阳虚和阴阳两虚;同时根据五脏六腑又各有不同。

 

针对虚证补益的不同作用,分为补阳(壮阳)、补阴(滋阴)、阴阳双补,补气(益气)、补血(养血)气血双补等;针对脏腑的不同虚证,有益肾、健脾、补肺、养心、滋肝等之分。

 

在实际运用中,由于虚证往往不只表现为一种,虚证之间相互影响,相互传变,所以补法也就不完全一样,但总还是离不开对气血、阴阳、脏腑的补益。

 

曾庆亮医师说,进补的目的通过补充人体所需的营养物质,调整人体脏腑功能,有助人体抗御疾病,达到保健益寿的目的。

 

但是,千万不要自以为是地乱服药物或是迷信保健销售的广告宣传,而不加思索地买来服用。浪费金钱事小,把身体健康赔进去就懊悔莫及。更忌病急乱投医,道听途说乱服药,要对自己的身体健康负责,就应该询求正规医生按部就班地治疗。

 

中西药共用与忌讳

 

曾医师指出,中医中药凝聚着深邃的健康养生理念及其实践经验,即便是在现代医学急速发展的今天,依然有着难以取代的地位。因此中西医结合治疗在中国被越来越多的患者和医生所接受,并且有许多成药是中西结合。

 

他说:“但是,在新加坡中西结合并不被法律认同,中医一直被认为是民间传统疗法,是不正规及非主流的,加上很多人对中医并不了解,也不求解还很不客观且非科学性地要求中医要跟进西医的理论,这往往会产生很多误解与谬论。”因此,在治疗过程中,西医时而叮嘱患者绝对不可服用中药,中医也不可以给予患者任何西药,毕竟中医和西医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体系。

 

那么,中药与西药能同时服用吗?曾医师指出,同中医和西医的配伍用药一样,中药与西药同期使用也须要讲究有效、有益的联合,否则非但没有提高治疗效果,反而出现不良后果。比如对于长期服用抗凝血药的病人,应用中药时就要适当地少用或者不用活血化瘀药,如田七、川芎等,以避免药性重叠。

 

此外,为了避免药物交互作用及其产生副作用,他建议中药和西药最好不要同时服用。“因为有好多药物都有交叉反应,会出现意想不到的情况,至少也要间隔一小时以上,以免药物相互作用,同时也可以增强药物吸收效果。”

 

同时服用中药和西药的话,有可能会对身体检验指标诊断造成干扰。所以尽可能在验血前三至五天停服中药。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