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新加坡

更多病人拟定预先护理计划 提前安排医疗和护理意愿

Image
余忠达 - 27/06/2019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病人拟定后的预先护理计划会被输入求诊医院的系统中,过后每一家医院的医疗人员都能知道病人的医疗护理相关意愿。顾问医生蓝依龄坦言,尽管参与预先护理计划的人数有上升趋势,在本地推行计划仍有不少挑战。

 

陈笃生医院拟定“预先护理计划”(Advance Care Planning)的人数逐年上升,从2013年的415人增加至去年的1279人。这显示,越来越多本地病人愿意和家人讨论,如何安排自己的医疗和健康护理。

 

陈笃生医院普通医疗部门拟定“预先护理计划”的病人,就从2012年的47人,增加到2018年的323人。

 

负责在陈笃生医院推广预先护理计划的顾问医生蓝依龄(45岁)受访时说,该计划让人们通过讨论,提前安排自己未来的医疗和健康护理。“病人病情严重到无法和家人沟通时,家人至少能遵照病人的意愿做安排。”

 

病人拟定后的预先护理计划会被输入求诊医院的系统中,过后每一家医院的医疗人员都能知道病人的医疗护理相关意愿。

 

蓝依龄医生的病人黄亚袅(87岁)前年拟定了自己的医疗护理相关意愿。黄亚袅说,10年前中风后,健康开始出状况,她在计划里声明,只愿意在能自理的情况下活下去。“有了这项预先护理计划,我更能安心生活。”

 

黄亚袅的女儿林明琼(60岁,行政人员)受访时说,母亲在预先护理计划中表示不想做任何侵入性手术,若碰上需依靠生命维持仪器的情况,也不会选择保命。“母亲年事已高,她觉得动手术未必能改善病情。”

 

林明琼说:“母亲非常重视自己能不能独立生活,她中风后虽然有些行动不便,但还能自理,只有外出时需要轮椅。她常说,若她真的需要生命维持仪器才能保命,就让她走吧。”

 

蓝依龄坦言,尽管参与预先护理计划的人数有上升趋势,在本地推行计划仍有不少挑战。例如,死亡的话题在亚洲社会向来是个禁忌。

 

“好些病人的家属也觉得讨论如何安排病人的医疗护理,等于夺走他们的希望。”

 

与预先医疗指示不同

 

蓝依龄强调,拟定预先护理计划与预先医疗指示(Advance Medical Directive)不同,后者是一份法律文件,只有在病人得了不治之症且陷入昏迷状态时才生效。

 

拟定预先护理计划时,医生和病人讨论的主要是病人想要的生活品质,和他们想如何生活,而并不只是临终护理问题。

 

预先医疗指示属于机密文件,院方并没记录签署文件的人数,因此无法判断是否有更多病人签署这份文件。

 

随着我国人口逐渐老化,院方近五年来主要与年介60岁至70岁的病人讨论预先护理计划。蓝依龄说:“我们希望未来有更多人参加计划,包括健康和年轻的公众,而不只是较年长的病人。”

 

预知详情,可浏览acp@ttsh.com.sg或拨电6359 6410询问。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