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南极日志 人间最后一块净土

Image
尤今 - 04/07/2019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乘游轮在南极旅游,经历风大浪高的险境,被冰山雪花所震慑。

 

看鲸鱼跃出水面,与企鹅、海豹近距离接触。在旅程的终点,深深意识到,只有保护南极,人间才有净土。

 

南极日志之一

 

这一艘名为“Ocean Adventurer”的游轮,容纳了122名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工作人员70名,总共192人。

 

当天晚上7时正启航,11点进入深海,浪头很高,船只好像走在抛物线上,由低处抛向高处,好像要触及天际了,却又猛地向下滑落。我虽然没有晕船的毛病,可是,船只实在颠簸得太厉害了,睡眠被海浪捅出了大大小小许多窟窿。

 

南极日志之二

 

早上,船舱摇摆得像风中的芦苇,在走向餐厅途中,人人都变成了蹒跚学走的小孩儿,跌跌撞撞。到了餐厅,才一坐下,一个巨浪狠狠地撞上船身,游轮严重倾斜,杯盘碗碟“哐啷、哐啷”地跌碎在地上,有人歇斯底里地大喊:“是不是翻船了?”工作人员疲于奔命,忙着安抚旅客,也忙着收拾碗碟碎片。

 

今天,大家竟日留在游轮上,聆听专题讲座。

 

每个讲员都不惮其烦地再三强调“南极保护意识”:大家必须让南极这个充满野性美的人间净土保持干净的原貌;更重要的是,不要践踏或采摘任何植物,不要以噪音或动作干扰动物,安安静静地做一个来去无痕的短暂访客。

 

南极日志之三

 

早上8时许,大家在享用早餐时,突然有人发出石破天惊的喊声:“看,冰山,冰山!”

 

窗外,嶙嶙峋峋的冰山在海面露出了很大的一块,淡淡的蔚蓝色,晶晶发亮。游轮继续航行,越来越多的冰山浮现了。当温柔的阳光在冰山折射出一种琉璃似的亮光时,我心想:“天堂,应该就是这个样子吧?”只是,在全球气候暖化的危机里,以后,这样的景致,会不会变成海市蜃楼呢?

 

早餐后,我们乘坐橡皮艇到奇幻岛(Deception Island)。

 

奇幻岛是人类最早开发南极的地方,它位于南极半岛的顶端附近,由于雾气氤氲使岛屿看起来若隐若现、神秘莫测,因而得名。奇幻岛是由火山口构成的,自从1820年有人开始涉足这儿,火山已爆发数次了。在20世纪30年代,这儿曾沦为一个可怖的“杀戮场”——为了炼制鲸油,人类对鲸鱼残酷地捕杀,使这个地区的鲸鱼物种几乎被灭绝。英国、智利和挪威都先后在岛上设有捕鲸工业与研究基地,直到1931年,经济大衰退,鲸油的需求下降,基地逐渐关闭。1967年,火山爆发,设施遭到严重破坏,研究基地才永久关闭了。

 

今天的奇幻岛,平静、孤寂而又荒凉,是世界最大的企鹅栖息地,估计约有10万余只企鹅住在这儿,是不折不扣的企鹅王国。

 

气温是摄氏零下5度,风如匕首。

 

上岸后,盈耳一片喧嚣。我们站在山头远眺,企鹅铺天盖地,数目之多,简直让人看傻了眼。只见它们忙忙碌碌地在全无干扰的情况下,快快乐乐地经营自己的生活起居。

 

全世界的企鹅,约有20个不同的种类,南极占了7种。种类虽不很多,但估计南极地区现有企鹅近1.2亿只,占世界总数的87%!

 

企鹅喜欢群栖,往往几百只、几千只、上万只聚居在一块儿,看到它们宛若小学生一样,排成一条直线,面向大海,好像在欢迎远道而来的贵宾,十分逗趣。

 

南极日志之四

 

早上,下雪了。瘦瘦的雪花,就像是漫天飞舞的白蝴蝶,10时许,在纷纷扬扬的雪花里,我们分批乘坐橡皮艇出发了。

 

橡皮艇浮在水深100米的海面上,周遭都是冰山和浮冰。大自然是个出类拔萃的雕刻大师,冰山因此呈现了鬼斧神工的千姿百态,让我们啧啧称奇。

 

橡皮艇轻车熟路地在冰山与浮冰之间自如地兜转着时,珍妮突然兴奋地说道:

 

“瞧,鲸鱼!”

 

有两尾约莫8米长的鲸鱼,齐齐跃出水面,不旋踵,又潜入水里,如此周而复始地在水上和水下不断地打着圈儿,一次又一次地露出身体完美的弧线。鲸鱼虽然体形硕大,动作却轻俏得宛如在水中跳舞。天是白的,没有任何云絮,洁净如绸;水是绿的,没有任何污染,澄澈如玉;鲸鱼就在这一片横无际涯的白和迤迤逦逦的绿当中,尽情戏水,那形状独特的尾巴,美丽得近乎性感。

 

“说它们在戏水,其实是假象。”珍妮侃侃地说道:“生活在海洋里的鲸鱼,是用肺部呼吸的,每隔一段短时间,它们便得浮出水面,通过鼻孔排除二氧化碳,再吸进新鲜的氧气。表面的浪漫,其实是它们的存活之道。”

 

生活于南大洋的鲸鱼约有10多种不同的类别,一般上,除了有“杀人鲸”称谓的虎鲸具有一定的侵袭性之外,其他种类的鲸鱼都是“和平主义”者。

 

南极日志之五

 

这天,天气阴霾而又寒冷,天空、冰山、海水、云块,全都是灰蒙蒙的。就在这一片令人沮丧的灰色当中,大家的心却因为发现了海豹而熠熠发亮。

 

珍妮透露,全球共有34种海豹,数量约有3500万头;南极区的海豹仅有6种,但数量却多达3200万头,占全球数量的90% 。

 

眼前,慵懒地躺在冰山上的,是豹纹海豹 ( Leopard Seal),它全身有类似豹纹的花斑,因而得名。只见它圆圆的眸子炯炯发亮,和善的面孔笑意盈盈,偶尔翻翻身躯、打打哈欠,萌态十足。

 

珍妮说道:“你们可别被它可爱的外表蒙蔽了,豹纹海豹性子凶猛,是企鹅的天敌。在陆地上,它们行动迟缓,然而,一下水,就变得无比敏捷,游泳速度惊人地快。它们视觉和嗅觉都异常灵敏,牙齿锐利如刀,食欲极强,除了吃磷虾、乌贼、鱼类之外,也吞食企鹅和其他体形较小的锯齿海豹。它们天不怕,地不怕,唯一的克星是虎鲸。”

 

哎哟,这豹纹海豹,外表看起来娇柔如杨贵妃,性子竟然凶残一如孙二娘!

 

南极日志之六

 

今天,正式登陆南极洲。

 

天茫茫、地茫茫,处处都是无边无际的白,人间所有的污浊,都被这极致纯净的白掩盖了。积雪厚达几尺,大家紧紧地攥着雪杖,一步一顿地走着。干净的雪,隐隐然有一种凌厉的杀气。有些新雪,松而软,稍不留神,整个人便陷落下去,动弹不得,十分危险。然而,走不多久,众人的心田便绽放了一朵朵欢喜的向日葵。

 

不计其数的企鹅,就在大家的眼皮底下,各自活动。有者孜孜矻矻地开辟道路,建造房子;有者悠悠闲闲地打情骂俏,公然交配;有者克尽天职地产蛋、孵蛋;有者呢,则因为争风吃醋而大打出手,输者垂头丧气,赢者趾高气扬地和爱侣耀武扬威地相依相偎。

 

我注意到,有一只企鹅,岿然不动。珍妮告诉我,那是一只雄性企鹅,正在孵卵。原来呵,企鹅是雌雄两性轮番孵卵的,而这在动物界中,绝无仅有。

 

企鹅每年繁殖一次,通常怀卵两个月左右,便可生产,有者产蛋一枚,有者两枚,视企鹅的种类而定。生产过后,筋疲力尽的企鹅妈妈便会把蛋交托给企鹅爸爸,再步行100公里左右,到海洋去觅食、休息,恢复体力。

 

企鹅爸爸呢,在刮风下雪的酷寒天气里,肃立不动,将蛋放置在足上孵化。让人惊叹的是,在长达60多天的孵卵期,它就弯着脖子,低着头,不吃不喝,仅仅仰赖体内储存的脂肪来提供能量和热量。它全情投入地保护着薄壳内脆弱的小生命,一直到它破壳而出为止。雏企鹅出世之后,企鹅爸爸又有新的任务了,它得竭尽全力防止风暴把小宝贝卷走,更得防御其他飞禽走兽把宝宝吞噬掉。据悉在孵蛋和护理小企鹅期间,一只雄企鹅的体重至少减半。等企鹅妈妈回来后,形锁骨立的雄企鹅才得以暂时缓一口气,蹒蹒跚跚地到大海去觅食。

 

企鹅,可说是南极的象征,也是南极的灵魂。

 

南极日志之七

 

醒来时,一望向窗外,整个人便愣了。

 

雪,一大朵一大朵,好像白色的菊花在一夜之间绽放到了极致,不胜负荷,从枝头直直、蠢蠢、重重地坠落下来,带着一种殉道的姿势。最惊人的是,它是密密集集、浩浩荡荡地降落的,这种又肥又壮的雪如果落在身上,恐怕会肩胛生疼吧?

 

雪降得太大了,原本的登陆探索活动被迫取消。

 

下午,雪花瘦身了,好像肥菊被碾碎了,细细碎碎的花瓣纷纷扬扬地散落下来,我们又得以乘坐橡皮艇出游了。

 

蔚蓝色的海面上,都是闪闪烁烁的碎冰,橡皮艇经过时,发出了劈劈啪啪的声音,好像碎冰不甘被扰而发出的投诉。企鹅、海豹和鲸鱼影踪全无,我们正沉醉于这个纯净一如童话的世界里时,突然听到远方传来震耳欲聋的雷鸣,接着,我看到了一大块崩裂的冰从耸立着的冰山掉落到水里,“砰”的一声巨响,激起了万丈水花。我们都看得目瞪口呆、心跳如鼓。对于游客来说,这是很新奇的经验;但是,对于南极的研究人员来说,这却是心痛如绞的时刻。

 

这天,是我们逗留在南极洲的最后一天了。

 

大家情绪都很高昂,碰杯、欢呼、狂叫、大笑,炸了锅似的一片喧哗。快乐如缺堤的水,在甲板上肆无忌惮地流窜着……

 

船长高举香槟,语重心长地说道:

 

“南极,是人间最后一块没有污染的净土。回去之后,请你们充当南极的大使,广传信息:请大家务必尊重生物,爱护植物;保护环境,珍惜地球。”

 

南极之旅,圆满地结束了。

 

大家终于相信,人间,的确还有最后一块没有污染的净土。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