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慢游丹麦 闯入童话王国

Image
陈伊琳 - 22/08/2019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踏入丹麦的那一刻,我们就像是误闯进童话王国。默恩岛是世上最佳观星地点之一。法堡有过着丹麦式“Hygge”生活的村民,在简单朴素的日子里寻找幸福。

 

艾尔岛沿途有最美的田园风光,还有古老的石砖房屋。

 

巴士停在小区的巴士站,我们下车后看了看时间,下午1点05分,离入宿时间下午2点还早。这里小得你没办法想象,只有一条街,巴士站对面有唯一的便利商店,隔壁是意大利餐馆和小酒吧,对面有家海鲜餐馆。还想要更多的选择?没有了。缓缓步行,发现这条街上住着几户人家。我们预定的住处就在港口,在这条街的最尾端。我们索性关掉手机地图软件,朝着大海的方向走去。

 

8月天气凉爽,但到了晚上海风徐徐吹来,让人禁不住直打哆嗦。我们睡意朦胧半张着眼地跨上白天用70克朗、从便利商店租借的脚踏车,一手紧握手把,另一只手拿着手电筒。在凌晨两点半,我们要去看星星。

 

当初规划行程,我和同伴坚持要在默恩岛(Mons)逗留两晚。这里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它远离万家灯火,最近更被国际暗天协会(International Dark-sky Association)列为最佳观星地点。或许你不知道,横跨七大洲五大洋,全球就只有44个地点还未被人造光源污染。

 

那晚竟是我们今生第一次如此认真仰望星空。明朗的夜空点缀着上千万颗说不出名字的星星,银河静悄悄地从浩瀚的星海里冉冉升起。我兴奋地惊呼:“是银河!”

 

在此之前,傻乎乎的我们以为银河只是美国航天局(NASA)留给人间的传说,我们贪婪地盯着星空,视线一刻也离不开,直到脖子酸了,就索性躺在马路中央继续数星星。

 

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大自然成了文明发展和生活便利的牺牲品,人类却认为是理所当然,以致仰望星空在现实今日成了“不寻常的奢侈”?

 

有时候,旅行似乎比平日上课还累人,我们歇息未到两小时,就牵着脚踏车往默恩白崖(Mons Klint)前进。

 

距离哥本哈根虽然只有短短一个小时的车程,这一路上却不见密密层层的高楼,不见川流不息的车子,只见露营车一路奔驰,不时经过一队骑行者亲切的跟我们say hi。农舍散落在连绵起伏的丘陵,偶然惊见“有房出租”的牌子挂在一扇老旧的木门上,是谁?是谁竟舍得离开这世外桃源?

 

我问她:“工作多少年才能够在靠海的地方有一栋大房子。”

 

“一栋房子?”

 

我内心描绘的家当然还附带了诸多条件:“屋旁是一大片等待收割的萝卜、马铃薯、莓果。围墙是一朵一朵的向日葵,向日葵要至少有我这么高,两米高最好,才能确保我的隐私不被经过的路人侵犯吧。”

 

然后我们滔滔不绝,从房子的砖瓦颜色、窗户雕花的样式、窗台的花瓶和艺术雕像的摆放谈起,聊到春天农地开始播种作物的劳碌,赶在冬日来临前收割。

 

她认真思考:“收割好的蔬果要腌制好,或制成莓果酱,再储存到地下室,冬天才不会挨冻又挨饿。

 

“工作10年,每个月不奢侈不挥霍,再加上……不结婚生子的话,就会省下一大笔钱,应该足够买栋这样的房子。”

 

这些条件要是让聪明的人听到,是多么不切实际,我们恐怕要被指责异想天开,愚蠢无知。可我们不过是把此时此刻目光所及的风景一一列举出来而已。在出发前,我知道丹麦是童话王国,还刻意到书店买了《小美人鱼》《卖火柴的小女孩》《拇指姑娘》重温;我知道丹麦的欧登塞(Odense)小城是安徒生的故乡,可我并不知道原来安徒生就活在自己的童话里。

 

默恩白崖位于默恩岛东海岸,白垩时期的悬崖及其周围的岛屿和水域是丹麦第一个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定为生态保护圈的自然产物。要是够幸运的话,在这里还可以捡到7000万年前的生物化石。

 

站在崖上的最高点可眺望波罗的海,阳光强烈,海面上粼粼波光一闪一动,细看远处还有船只在海面上浮动和海鸥成群结伴飞越这片海。

 

不得不赞叹丹麦在自然环境维护和推广所下的苦工,沿着步道走,每隔一段距离,总能发现一目了然的指示牌,轻松安全。就算是背包行也不必担心找不着目的地的方向。

 

走过长长的木阶梯,途经葱郁的树林,溪流,阳光穿过树叶的缝隙,树影婆娑。下达海滩,另一视角能将离海拔128米,默恩白崖的壮观全貌尽收眼底。自然美景舒缓了我们两小时山路骑行的疲惫。在观光人潮大举入侵前,独占了白崖如画的美景,这简直就是这次旅程最奢侈的体验!

 

法堡:休闲古镇

 

法堡(Faaborg)坐落在菲英岛(Fyn)南部。从欧登塞出发,大约一小时车程便可抵达。  巴士一路颠簸,随着天色越来越暗,车上的乘客越来越少。下了巴士,四下张望,不出所料,街上一个人影都没有。刚从大都市过来的我们觉得很不习惯。拖着行李走着,每经过一户人家,我们就禁不住好奇地探头透过窗户往屋里瞄一眼,发现有对老夫妇静静坐在面海的院子里,正享受忙碌一天后的悠闲。这个时间点,是主妇们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刻。从窗户弥漫出来阵阵炖肉的香气,我们差点就要上前敲门,要求和那家人拼桌吃晚饭。

 

近两年兴起的丹麦生活模式“Hygge(hoo-ga)”,鼓励人们从简单朴实的日常生活中,找寻幸福满足感。在北欧生活文化中,幸福的定义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复杂。外面下雨了,便留在家里边听音乐边坐在最爱的扶手椅细读一本书;或者用一张棉被把自己裹起来,坐在窗口发呆;或者点起香氛蜡烛,泡一杯热可可,与家人围坐在暖炉旁,聊一聊最近生活的琐事。一切看起来平凡无奇,甚至过于平淡,极度容易被遗忘,却很温馨的时光,“hygge”流淌在每一个丹麦人的血液里。

 

夏日最受欢迎的活动是跟随身着军装,提着煤油灯,英姿飒爽的“守夜人”走在卵石铺就的道路,听他们用洪亮的歌声诉说中世纪古老的故事。守夜人引领随行者回到17世纪,感受当时作为水陆交通的集结点和重要枢纽,繁华热闹的法堡。旅客登上小镇中心的钟楼顶端,俯瞰古镇的全貌,与人们写意的生活。

 

从踏入丹麦国土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像是误闯进童话王国,每栋房子的墙面上都被大胆刷上鲜艳的颜色(黄、橙、红、海蓝最为大家所好)。一定是哪位粗心的画家一不小心把近乎世上能找到的全部色彩溅洒在丹麦各个大城小镇的房子上。很不幸的,法堡也难逃一劫。任意组合的色彩搭配在这里都属合理,让这原本就充满放松休闲氛围的古镇显得格外迷人。

 

艾尔岛:巧遇黑脸绵羊

 

我们步行到码头,打算坐最早一班的渡轮到艾尔岛(Aero Island),在北欧最受欢迎的婚礼小岛体验帐篷露营。

 

岛上的生活节奏悠缓,人口只有6000多人。脚踏车不急不缓,配合这里的悠闲自在,刚刚好。

 

在远远的陡坡上,我们看不清那黑色白色的小点究竟是什么,距离渐渐拉近后才发现竟然是黑脸绵羊!我们特意放慢骑车速度,想要数清到底有多少只,但这是不可能的任务。眼看就要数完,从斜坡后方又冒出两三只羊,我们又得重新再数。

 

我们沉浸在数绵羊的乐趣中无法自拔,没有发觉有一辆车正缓缓驶近我们,在我们身旁停下来。一名年轻女生笑脸迎人地朝我们走来,我以为她要问路,心里郁闷得很:怎么外国人都喜欢向游客问方向呢?

 

她看上去亲和友善,先问我们会不会说英语,再问能不能帮我们拍张照。我们听得一头雾水,她特地停下车来就为了帮我们合照?

 

后来我们就有了在丹麦的第一张合照,身后是我们中意的黑脸绵羊。女生离开前说希望我们会喜欢丹麦。何止是喜欢,我爱丹麦的一切。

 

沿途有最美的田园风光,还有古老的石砖房屋。有的房子前设有可爱的小摊,花色阳伞下架设了一张木桌子,碎花桌布上摆放的“商品”应有尽有,桌面都按照各家喜欢的风格摆设,一点都不马虎:这家卖果酱,那家卖羊毛、兽皮、腌制火腿还有香肠;隔壁家有马铃薯和苹果;对面家卖自己(和孩子)描绘的彩石和新鲜花束。每样商品都清楚标示价钱,要是看上眼,就往旁边的小罐投掷钱币。多么有趣的北欧乡村大发现——价廉物美,保证新鲜,没有人看顾的摊子,全靠信任交易!

 

这次的丹麦之旅最大的收获便是体验了世上“最幸福国度”之一化繁为简,纯粹却不平凡的生活。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