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波兰 美丽又哀伤

Image
亮亮 - 29/08/2019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作者两个家庭三代12人,在没有什么心理准备下,走入“欧洲的心脏”——波兰,由北到南,途径格旦斯克、华沙、克拉科夫,看到它昔日的古朴璀璨,也感受到它的遍体鳞伤,上了一堂历史课。

 

介绍波兰的文字总会出现这样一个句子:波兰,1000年矗立于欧洲的心脏。我们两个家庭三代12人,在没有什么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走入这个心脏,看到它昔日的古朴璀璨,感受到它的遍体鳞伤。

 

波兰北面濒临波罗的海,31万多平方公里的国土基本上是一片平坦的肥田沃土。11世纪至16世纪,波兰曾经繁荣强盛过;18世纪,它三次被俄国、普鲁士和奥地利瓜分,以致波兰这个国家在地图上消失了百多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它夹在德国和苏联中间,被侵略、被屠宰、被践踏过。

 

我们的行程由北到南,主要城市包括北边的格旦斯克(Gdansk),中部的华沙(Warsaw),和南边的克拉科夫(Krakow)。

 

格旦斯克——琥珀的故乡

 

格旦斯克是波兰北边最大城市,放眼都是四五层楼高的临街楼房,整齐的窗户和三角形的屋顶,乍看之下跟荷兰十分相像。

 

沿着皇家大道进入老城区,旧市议会、历史博物馆和圣玛丽教堂都集中在一条长长的石板街上,路边到处是撑着大洋伞的咖啡座。其实第二次世界大战时,90%的格旦斯克被德军炸毁,战后有人提议另觅地点重建城市,但波兰人最终决定在废墟中恢复昔日的风华。

 

令人惊艳的是,格旦斯克原来是琥珀的故乡。琥珀可以说是大自然的馈赠,原本在陆地上的树木,经过多次地壳震动被层层叠叠地埋葬在海底,经过无数岁月之后,树脂被压缩凝聚成晶莹剔透的琥珀。据说在大风浪过后,格旦斯克的海滩上常常可以捡到色彩斑斓的琥珀晶块。

 

在城区里漫步,处处可见以琥珀为主打的首饰店。琥珀以黄、褐色为主,也有黑色和暗红色,形形色色的琥珀项链、手镯、坠子、耳环,令游客们爱不释手。

 

要了解波兰的近代史,必须参观格旦斯克的欧洲团结中心。这是一幢锈褐色貌似一个巨大集装箱的建筑,原址是二战后的列宁造船厂。中心里详细地展示了当时波兰作为苏联东欧集团的一员,是如何在造船厂电工瓦恩萨的带领下,经过多次的抗议、罢工和谈判,最终导致波兰在1989年脱离东欧集团。波兰的这一转身,造成东欧各国纷纷效仿,最终促成柏林围墙倒塌和苏联解体。

 

马尔堡城堡有地窖式燃炉

 

在格旦斯克东南62公里的马尔堡城堡(Malbork Castle),是波兰北部不可错过的景点。这个世界上面积最大的古城堡,是13世纪时由来自德意志的条顿骑士团建造,它既是宗教的殿堂又是防御的城堡,经过多次扩建而日渐完善,1997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引人注目的是七八百年前的建筑已经有一些颇为现代化的设施,其中之一是城堡地下室有地窖式燃炉,把石头加热后,热气均匀地传递到地面层的大厅地板和骑士团团长的卧室。据说冬天屋外摄氏零下20至30度,有了地窖加热系统,屋内温度可以达到摄氏10度左右。一行人笑言:这不就是洋炕吗?

 

托伦——哥白尼故乡

 

乘车南下前往华沙途中,我们在一个名为托伦(Torun)的小城停留。托伦矗立于贯穿波兰的维斯瓦河河畔,在二战时侥幸逃过炮火的蹂躏,因此处处可见几个世纪前留下的护城红砖城墙。托伦是波兰著名天文学家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的故乡,也是姜饼的发源地。

 

哥白尼在16世纪提出宇宙是以太阳为中心,推翻了之前罗马教会信奉的地球为宇宙中心的理论。我们在一位天文学教授的引导下参观了托伦大学天文台,大略了解了天文学家如何利用望远镜观察星空,以及用拍摄到的光谱研究星体的运行。

 

小朋友们翘首以待的是参观托伦的姜饼博物馆,并参与一个姜饼制作班。姜饼的原料其实很简单,只要有面粉、蜜糖,几样香料如姜粉、肉桂粉、豆蔻粉就行了。在15世纪之前,这些对我们来说稀松平常的香料,在欧洲可是来自神秘东方的昂贵物资,只有王室贵族才用得起,因此加了香料的姜饼也就身价不凡了。

 

姜饼博物馆把制作班办得十分精彩,主持人风趣活泼,不断与游客们互动。一班男女老幼乖乖地依照老师的指示参与制作,最后尝到自己亲手做的姜饼,为课程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华沙处处感觉到肖邦

 

越往南走,波兰的悲情逐步发酵。华沙作为波兰的首都,85%的建筑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被德军炸毁。我们下榻的酒店离市中心只有咫尺之遥,看得见市中心的地标性建筑——1952年斯大林出动了3500名苏联工人为波兰建设的华沙科学文化宫。

 

文化宫的风格与波兰的传统建筑格格不入,导游说,波兰人民对斯大林的这项赠予并不领情,给它起了十分不雅的外号,柏林围墙倒塌和苏联瓦解之后,还有人提议应该拆了它。

 

相反地,华沙处处可以感觉到音乐家肖邦的存在,体会到波兰人对肖邦的尊敬和拥有肖邦的骄傲。在瓦津基皇家公园里,肖邦坐着的塑像矗立在一个巨大的喷泉旁。在老城区的圣十字教堂里,如今还保存着肖邦的心脏。据说,1849年在巴黎,当时才39岁的肖邦在临终时嘱咐家人,在他死后必须把他的心脏带回故乡华沙。

 

我们一行人里有几个音乐发烧友,因此行程里安排了在华沙去听一场小型的肖邦钢琴演奏会。在一个浓荫密布的小教堂里,一位钢琴家Jerzy Romaniuk为我们弹奏了多首肖邦名曲。我虽是钢琴门外汉,但是在华沙听到熟悉的肖邦《降E大调夜曲》作品9之2,以及《小狗圆舞曲》时,感觉特别亲切。

 

音乐的载体数十年来不断地进步,从黑胶唱片到卡带到CD到数码,伟大的音乐作品一定会不断地流传下去。如果世上真有所谓“永垂不朽”的人物,我想,像肖邦这样顶级的音乐家肯定是当之无愧的。

 

克拉科夫避不开种族大屠杀历史

 

我们乘三个小时火车从华沙到南边的克拉科夫,第一个景点是维利奇卡(Wieliczka)地下盐矿。

 

这个盐矿自13世纪起就生产食盐,近年已停止运作。经过700多年的挖掘,其最深处达地下300多米,所有通道总长度有250公里。

 

在不同通道里,矿壁展现不同颜色,从灰黑色到乳黄色到晶莹剔透的雪白;孩子们好奇地用手指去刮墙壁,再放进嘴里尝尝。令人啧啧称奇的是整个盐矿就像一个地下城市,里面有礼拜堂、盐雕塑、餐厅、商店、地下湖泊等等。

 

在旅游策划阶段,我们已经把离克拉科夫60公里的奥斯维辛集中营排除在外,因不希望在一个难得的三代同游假期里感受太多悲伤。

 

然而,在克拉科夫,你想避开二战那场纳粹发起的种族大屠杀,几乎是不可能的。

 

那天,我们去参观克拉科夫著名的皇家瓦维尔城堡(Wawel Castle)。从外观上,这座城堡就有着不同时代陆续增建的痕迹,不过,这并不影响它整体的大气和庄严。从11世纪至16世纪,这个城堡曾是波兰王室的住所,而城堡里皇家教堂的地下,是过去诸多国王、贵族和名人埋葬的地方。

 

在城堡一个十分宽敞的大厅里,讲解员提到40年代纳粹占领波兰期间,其最高统帅汉斯(Hans Michael Frank)一家搬入这个城堡,这个大厅是他和家人看电影的地方。汉斯曾是希特勒的私人律师,二战时被派驻克拉科夫,是直接导致数以百万计的犹太人和波兰人被屠杀的刽子手。战后,汉斯四处逃亡,最后躲不过法律制裁被送上绞刑台。讲解员说,汉斯的儿子曾经多次回到波兰,回到瓦维尔城堡,并向波兰人民诚恳道歉。

 

灭绝人性的屠杀,岂是一个道歉可以了事?

 

【后记】

 

波兰这一块肥沃的平原,不幸夹在德国和苏联两个大佬之间,历史上饱经两者的蹂躏和摧残。我问导游伊娃,现在波兰人比较提防德国还是俄罗斯?伊娃说,世界上只有两种事无法预测,一是天气,二是邻居。

 

我们在欧洲的心脏走马看花七八天,同时也上了一堂历史课,是意外的收获。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