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波黑莫斯塔尔 “跳桥”传统取悦游人

Image
陈伟贤 - 05/09/2019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波黑历史悠久的小城莫斯塔尔,经历90年代内战后,地标莫斯塔尔桥得以重建。这个世遗古城与古桥,每年吸引各地游人到访,当地的“跳桥”传统更成为招揽客人的伎俩。

 

我们只是想找个地方好好吃午饭,但人群实在太拥挤了。春季的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简称波黑,Bosnia and Herzegovina)的莫斯塔尔(Mostar)小城沿河的风景区,都是觅食的旅客。

 

大部分人都是为了自奥图曼帝国就已经建造的这座世遗古城与古桥而来。建于1557年的古桥,在1993年的波斯尼亚内战被克罗地亚军炸毁。独立后,当地人认为自己的城市总不能没有一座象征性的地标建筑,无论如何都要翻修重建古桥,并于2004年重新对外开放。沿河的古城,也因此不断涌入从各地慕名而来的游客。

 

内战炸毁后重建

 

莫斯塔尔桥,当地人称为“Stari Most”,为500年前奥图曼帝国时期建立,以当时的技术来说堪称巧夺天工。波黑有三大种族:信奉回教的波斯尼亚克人(Bosniaks),信奉天主教的克罗地亚人(Croats),以及信奉传统东正教的塞尔维亚人(Serbs)。三大种族在南斯拉夫的铁腕政策下一直和平相处,直到1980年,执政35年的南斯拉夫总统铁托(Josip Broz)逝世,巴尔干半岛各国争取独立,爆发内战。美丽独特的莫斯塔尔桥在1993年内战中被炸毁,直到2004年才依着原型重建,是和平与展望未来的象征。由于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去,目前的波黑,也是世上仅有同时由三个族群代表共同担任领导的国家。

 

从桥上一跃而下

 

当地小伙子自古以来就有在莫斯塔尔桥跳桥的传统,目的除了表现个人勇气,也借此取悦少女们。今天,这项古老的活动已成为“赚钱”的途径之一,只要游客打赏,当地人就会给大家表演从24米高的桥上一跃而下的英姿,其实桥底下河水湍急,若没有特定训练,是蛮危险的。自从新桥开放以来,只有不超过千人真正实行了这项“壮举”,“成功者”还会名列Mostari Diving Club的荣誉榜。

 

游客们拥挤地在沿河地带的桥上桥下走来走去,沿河都是餐馆、咖啡馆与纪念品店,活脱脱就是个迷你版的威尼斯。反而当地年轻小伙子与朋友们爬上桥墩抽水烟看热闹,看来倒是极惬意。所以我也坐上桥墩,放慢心情,看人群鱼贯而过……这样也很好。然后向那些年轻人打听平常都到哪里吃饭?哪里的生啤酒好喝?哪家的切巴契契(Cevapi)最地道又不贵?

 

饭后,还真的在莫斯塔尔桥下岸边,看了两个小伙子在众人的欢呼声中从桥上一跃而下的表演,用手试了一下水温,啊!还真的很冷,挺佩服这两个家伙的勇气。一上岸,之前的跳水英雄就算披上大毛巾,还是冷得直打哆嗦,就知道其实这里“揾食艰难”!

 

泉水乡镇建筑群

 

在莫斯塔尔区域,比较让我心动的,反倒是13公里外的泉水乡镇布拉加伊(Blagaj)——自16世纪的鄂图曼帝国时期就已经存在,依着布纳河源头的石山崖与岩洞边而建造的苏菲教派古修道院(Blagaj Tekija)与陵墓,让我赞叹!

 

这座靠着石山崖沿岸而建的建筑群,拥有数百年历史。经历代的土石流冲击破坏,重建又重建,仍然保留其最初的原型。在里边浏览不同的隔间,从会客室到祈祷间,都在在地散发着鄂图曼时期的回教美学元素。想不到与土耳其相隔1000多公里,这里可以窥见鄂图曼帝国昔日风华。坐在面对溪流的会客室里,抚摸着满布历史痕迹的对象,感觉昔日苏菲教派的修士们几乎与自己隔空对话。发呆了片刻,顿悟之后,只听见窗外流水声在召唤自己……

 

在布拉加伊沿着布纳河岸边散步,空气清新得让我真的感觉到满溢的负离子,真的非常喜欢这种畅快感!翠绿的布纳河澎湃的泉水流经的河岸,有几家景观绝佳的餐馆,在这里坐下用餐,基本上离脚边不到1米处就是清净得可以喝的河水了,身历其境的这种畅快感,确实难以匹比。

 

我用手在布纳河的源头处取了一瓢水来试试,果然清甜,而且比当地售卖的瓶装水还好喝!这一带的水质应该是最上乘的了,我紧跟着就把水瓶也装满。后来还懊悔没有多带几个空瓶。

 

嗯,在莫斯塔尔,除了观看人们从桥上跳下来,最让我心恋恋慕慕的,终归还是这座难得把自然与古迹融合得恰如其分的布拉加伊,美丽的所在。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