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新疆独库自驾游 一路双彩虹相伴

Image
吴晓媛 - 12/09/2019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中国新疆自古是一片神秘的土地,天山把新疆分成北疆和南疆,而神奇的独库公路,号称“纵贯天山脊梁的景观大道”。趁着6月好天气,我们八人从乌鲁木齐租了两辆越野车,开启独库七天自驾游。

 

明明是6月天,这一条公路却让人同时经历春夏冬……

 

明明是一条公路,世界上所有的地质地貌,在这里尽收眼底。褐红干燥的丹霞山地,神秘险峻的深山峡谷,茂密浓郁的云杉森林,游牧风情的空中草原,连绵起伏的戈壁沙漠,以及死而复生的胡杨林……

 

明明是同一区域,异域风情却如此丰富多元。身在何处常需重新定位:瑞士雪山?中国县城?奥地利乡村?蒙古草原?既看见美丽的哈萨克斯坦姑娘;又听见丝绸之路的驼铃声……

 

这便是新疆的独库公路。全长561公里,从独山子到库车,一半路段在海拔2000米以上。这条路三分之一是悬崖绝壁,五分之一的地段处于高山永冻层,跨越了天山近10条河流,翻越终年积雪的四个冰达坂,高山隧道海拔3390米,驾驶难度可想而知。受天气影响,独库公路只在6月到9月开放。

 

见证双彩虹

 

沿着连霍高速公路,驱车800公里,从乌鲁木齐直奔中国最西部的城市——霍尔果斯,希望在日落前到达解忧公主薰衣草园。

 

阳光把雨点照成金色,车子到了薰衣草园门口,却无法解忧。新疆晚上10点半才天黑,为什么已经关门?来不及抱怨,却见天空挂出一道巨大彩虹,定睛再看,还有炫丽的影子,原来是双彩虹。

 

公主关了一道门,上天却打开另一扇七彩的窗口,不负我们的风雨兼程。同伴们相视而笑:我们见证了双彩虹。

 

连霍高速是中国最长的高速公路,全长4395公里,它的起点在黄海边的江苏省连云港市。我们只是走了连霍公路的末端,在果子沟邂逅成群的牛羊,雨中不慌不忙地吃草;圆圆的白色毡房,像山谷里点缀的蘑菇。

 

醉翁之意不在酒,风云多变的赛里木湖也留不住我们。我们的目标是独库公路。下了连霍高速,沿着伊宁市、新源县,经那拉提草原、库车大峡谷、巴音布鲁克,到库车县、塔克拉玛干沙漠,最后再从库尔勒市北上,回到乌鲁木齐,自驾行程计划7天。

 

闯关成功

 

那一日下午,我们到达巴音布鲁克所在的小镇和静县,被浇了一盆冷水:“你们持外国护照,听说不能进入巴音布鲁克,只能用中国身份证买门票。”我们面面相觑,前后坐了12个小时的飞机,日行千里,和南疆最美草原的距离,却差一张门票。回到酒店正打算睡觉,同伴传信:买票时没有检查身份证,你们也许可以去碰碰运气!

 

只剩20分钟就“关门”,是的,草原也会关门。赶紧叫上司机尹师傅,开车冲向巴音布鲁克,门口空空如也,原来售票处在4公里外的游客中心。尹师傅驾车如飞,到了售票处递上自己的中国身份证:“四张票!”机器如愿吐出四张票,这时电脑已进入自动关机状态,手机付款程序还没完成,草原区间车已经在催:“还不快点!最后一趟车了!”几个原本落下的人,随着清冽的晚风和夕阳映染下的草原,又欢欣起来,去看天鹅,去等待九曲十八弯的落日。

 

游伴们相逢击掌:我们见证了双彩虹。

 

赶出县界

 

人人都知道新疆安检严格,沿路众多的公路检查站,不断地下车,验看身份,拍照记录,好在都顺利过关。

 

那天来到罗布人村落售票处,想观赏“结庐为室,捕鱼为生”新疆最古老部落,事情却变得不简单。红色护照脱颖而出,引起关注。我们立刻被请进警务所。警察一边询问,一边写着报告,打起电话:“像上回马来西亚护照一样处理吗?”等了半个多小时,最后无奈表示:“外国护照只能待在这里,不能进入景区,因为附近有军事基地。”

 

于是几个外国佬被扣在警务所,其余队友分秒必争进了村落。没想到,警察半途后悔。恐怕是受到上司的责问,要求这一伙人立刻离开县界。急急如律令,警察原本平和的脸变得不耐烦起来,想吃了午饭再走?不,必须马上离开。

 

于是我们的车被警车押送着离开。新疆的县比一个省还大,我们也不熟悉路,开了一两个小时,还在那个县里兜兜转转。终于驶出县界,并且找到能够停车的加油站,和同伴会合。完成任务的警察下了车,轻松微笑,同伴不禁向他抱怨,既然外国游客不能入内,在机场入境时就应该告知。

 

维族司机

 

加油站也是敏感地带,必须刷身份证才可以入内。外国佬想进去方便?对不起,一点也不方便。同伴向门卫求情:“用我的身份证,就让他们进去方便一下吧?”门卫不为所动。外国佬故作镇定地安慰同伴:“没事,不急……再说,最好的厕所在外面……”

 

“最好的厕所在外面”是维族司机尹师傅的玩笑话。

 

尹师傅是维族和哈萨克族的混血,他有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睛,黑黝黝的皮肤。开到盐水沟的时候,我们停下来,用西瓜砸河边的大石头,就像八戒那样,掰开西瓜解渴。尹师傅却不吃,他看中的是湍急而冰冷的河水,正好用来洗车。

 

也许是被河床的尖石所割,我们的车轮渐渐瘪了,停靠于克孜尔亚山附近。一边忙着卸下备胎,一边偷闲欣赏奇峰异景,状如巨厦的红色山峰,层层叠叠,回廊转阁,人称“布达拉宫”。

 

如果问尹师傅,新疆什么地方最美丽,他必定想也不想地说:那拉提草原!位于海拔2200米左右的那拉提有空中草原之称,大地像铺了一层广袤的绿地毯,上面绣着各色野花,马儿在绿地毯上悠闲溜达。

 

一日傍晚,尹师傅把车开到他姐姐家去了。村落的草地上,搭了两个漂亮的毡房,外边篷子里飘出阵阵香味,一家人正为招待我们忙碌着。烤起了羊肉串,端出炸得酥黄的油饼,当然还有像车轮一样大的馕,我们在这些大盘的食物前显得渺小,在这些香味前显得不争气,那么美味的食物,偏偏一吃就饱了。

 

尹师傅姐姐一看到弟弟,拥抱着他哭了,他们有一年多没见面了。深夜和尹师傅一家人告别的时候,望见夜空满是星星,多久没有看到这么清晰的北斗七星了?我们在回客栈的路上说,今晚尹师傅留在姐姐家,大概是不舍得睡觉了,有多少话要聊啊。

 

沙漠为床

 

当越野车沿着独库公路曲折爬上山顶,我们从雪地雪壁上抓雪玩,下山驶入塔克拉玛干的沙漠公路时,我们便感受夏日炎炎。一条笔直望不到头的公路,把世界第三大沙漠分成两半,两边还长出一蓬蓬的绿植,为了不让沙漠吞噬公路,需要人工灌溉系统。相隔一段距离,就冒出一栋规整的小房子,里面住着一对夫妇,维护绿化带。

 

乌云涌动,天色灰暗,我们见到了沙漠温柔而凉爽的一面。深一脚浅一脚在沙漠奔跑、攀登、跌坐,像是回到儿提时代。一面贪玩,一面彼此提醒看好来路,沙漠容易迷路,以高压电线杆做标杆。一行人铺了草席,四脚八叉地躺下来,身体和柔软沙地接触的那一刻,好像是被这世界完全接纳,那么安心舒坦。

 

惊险夜驾

 

被赶出尉犁县界那天,是自驾的最后一天。颠簸的车里,我们一边啃着朋友打包的烤羊肉,一边盘算着过了铁门关,再开四小时就回到乌鲁木齐了,这趟自驾就可以画上圆满句点。

 

谁知,马不停蹄地开到伸手不见五指,迎面而来的大货车越来越多。车身四周闪着霓虹彩灯,黑夜中十分诡异。据说都是运煤的货车,趁着夜晚车少,快速运送煤炭。公路又窄又颠没有分界堤,只能凭直觉和经验驾驶,每次车辆交汇时,感觉几乎要碰头了,又呼啸着擦身而过。我们眼睁睁看着这样一趟趟的奇遇,惊得没有一丝睡意。

 

突然前面的大货车堵住了路,动弹不得。无奈下车打听,前面封路,只能原路返回,至少要绕道6个小时才能到乌市。同伴情商超高,二话不说接受现实,掉转车头。另一车的朋友要赶早上9点多的飞机,也分秒必争地赶路。

 

油箱已经亮起红灯,我们感到一些绝望,一路找加油站,都打烊了。只剩40公里的油,同伴依然镇定自若,我们问不急吗?他淡淡一笑:“能急出油来吗?”我们哑然。前面又是一个几乎全黑的加油站,外面围着铁丝网。正要放弃,隐约看见一个人影晃动。有人有人!我们的车冲过去,几乎像劫匪,加满了油。

 

晨曦微露,我们仿佛又一次见证了双彩虹。

 

那拉提草原、塔克拉玛干沙漠、巴音布鲁克、库车大峡谷……这些名字定会再一次在梦中出现。

 

新疆旅行贴士

 

1.乌鲁木齐航空今年5月开通新加坡至乌鲁木齐的直航航线,每周三趟。

 

2.商场酒店都有安检,喷雾类的防晒霜不能带上火车站。护照等证件要随身携带,坐车经过公路检查站的时候,放下车窗,摘下墨镜,主动配合检查。

 

3.新加坡驾照不能在中国使用,打算自驾的话,向租车公司要求配备司机。

 

4.尊重当地民族和宗教习俗,不要随口赞美小孩,有的民族认为小孩受赞会遭忌恨。

 

这条路三分之一是悬崖绝壁,五分之一的地段处于高山永冻层,跨越了天山近10条河流,翻越终年积雪的四个冰达坂,高山隧道海拔3390米,驾驶难度可想而知。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