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文化

胡适缘何“弃”哲学?(一)

Image

出版者: 清华大学新闻网

分享

Facebook Email

相关的主题


肖伊绯先生发现的胡适研究重要资料《中国哲学史卷中》(讲义),不仅为胡适哲学思想的研究提供了新资料,对中国哲学史的研究也会产生重要的影响。

 

 

《中国哲学史卷中》(讲义)是胡适为史学门二三年级的学生编写的讲义。按照胡适 1919 ~ 1920 年的“日程与日记”(《胡适全集》第 29 卷,安徽教育出版社2003 年版),胡适每周三上午 9:00-10:00 为史学门二三年级的学生讲授“中哲史”课程。该讲义是胡适中国哲学史卷中中古哲学史授课计划的“汉之哲学”,共七章。卷中讲义的第三章《淮南子》 1920 年 5 月以《淮南子的哲学》为题原文发表在《新中国》第 2 卷第 5 号上,第七章内容也几乎一字未易地刊登于 1931 年《现代学生》第 1 卷第 4、6、8、9 期。其他各章 1949 年前没有公开发表在报刊上。耿云志先生主编、黄山书社 1992 年影印的《胡适遗稿及秘藏书信》收录了第一至第五章讲义的手稿, 2003 年出版的《胡适全集》根据的即是黄山书社的影印本。所以,这次发现的“新资料”为胡适自己所注的“原稿所没有的。匆匆加入,后当修正”的第六章迷信与科学。同时,由于以前资料均没有将第七章的内容作为讲义的一部分,讲义将之与前面的内容连缀起来,也是本讲义发现给我们的新观察。

 

 

胡适为什么“匆匆加入”本章内容,这是我们首先要解决的问题。一战结束不久, 1918 年 12 月 29 日至 1919 年底,梁启超与张君劢、丁文江、徐新六、刘子楷、蒋百里,到欧洲各国作旅游考察。当时,梁启超有感于第一次世界大战造成的巨大灾难,对近代科学是否可以最终解决人生的切要问题感到失望。在《欧游心影录》里,他说:“欧洲人做了一场科学万能的大梦,到如今却叫起科学破产来。”以胡适与他们甚密的过从,我们可以认为,对于他们的以上思想观点,胡适是熟悉的。我们可以想象,胡适加入本章内容以阐扬科学与科学精神,是对这种否认科学正面作用的一种回应。

 

 

另外,由于本章的具体内容在于论述汉代中国科学——医学与天文学的成立,出发点在于发现中国科学的成立,所以“匆匆加入”应该与当时否认中国古代有科学发生的论调有关。对此,我们有旁证可以说明。1920 年 9 月 1 日,也就是胡适讲“迷信与科学”后的不到 5 个月,在《日程与日记》里,胡适记述说,这天, Monestiere 问他“一个大问题”:中国没有科学,是否由于国民性与西洋人不同?胡适痛驳了他。 Monestiere 要胡适写出来,译成法文发表,胡适答应了。这点可以说明,胡适对于中国人早已有科学并且可以领受科学的影响是有信心的。

 

 

我们可以认为,胡适加入本章内容是受到不止一方面的直接影响。往远的说,胡适是中国科学社的最早社员之一,经常参加中国科学社的活动,他认同近代科学对于人生具有重要的意义自不待言。加入本章,也是胡适自身思想的逻辑必然。

 

 

如前所述,在 9 月 1 日“痛驳”了 Monestiere 后, 9 月 8 日当日,胡适想“作好”《科学的人生观》,但是又“归甚迟,竟不曾作此文”。这说明胡适有了此一概念而没有完成此概念的论证。这是我们所能够发现的胡适使用“科学的人生观”这一概念的最早依据。所以,可以说,胡适“科学的人生观”概念形成于此间,即 1919 年底至 1920 年中后期。有了本章的资料,胡适科学的人生观概念形成的内在逻辑就有了充分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