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远离尘嚣 体验西澳 的 孤傲与张狂

Image
薛渤杨 - 19/09/2019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自驾游濒临印度洋的西澳,从南到北,体验澳洲丰富的自然景观与历史,认识澳洲对海洋生物的保护,

 

在不破坏海洋物种栖息地的前提下,让游客与海洋生物自然相结合,维持自然生态原本的样子。

 

人烟稀少的西澳,孤傲、张狂,置身世外。

 

很多人说,没去过西澳就等于没去过真正的澳大利亚,因为西澳有着澳洲最纯粹的自然美景,有着与东部大城市截然不同的风光。这不禁让我们一行人租起小车,背上行囊想去走走看看。

 

你熟悉澳洲,或许是因为你的老同学在那里留学,又或者是你的亲戚朋友移民去了那里。除了悉尼、墨尔本,或许大家对澳洲没有更多的印象。但当游玩了西澳,你会彻底感觉,或许这样一个不张扬,不喧嚣的地区,注定只属于少数人。

 

濒临印度洋的西澳,我们以西澳首府珀斯为出发点,分南北两条线路,开启了我们的自驾旅程。

 

南线的惊艳

 

我们先从这座澳洲第四大城市一路南下,途经滨海小城巴瑟尔顿(Busselton), 直至欧洲人登陆西澳的第一个落脚地奥尔巴尼(Albany),全长约560公里。

 

巴瑟尔顿栈桥是南线必游景点之一。它建于1865年,全长1.8公里,是南半球最长的栈桥。桥边那一栋栋紧挨着的蓝色小屋,为游客提供许多精美的手工纪念品,同时也为游客提供游玩指南。清风拂面,碧海蓝天,此情此景,无形中也给整个栈桥增添了些许童话色彩。

 

乘坐栈桥上的小火车能够直达栈桥另一头的水下观测站。透过玻璃,游客能够近距离观察海洋生物,领略西澳人工暗礁的独特之美。

 

门口有咖啡厅、导盲犬,旁边也有可供小孩游玩的游乐场及草地。看到澳洲的小孩儿在海边嬉戏的模样,那种天真无邪的笑脸,那种清澈透明的欢笑声,仿佛这才是你我童年该有的模样。

 

在栈桥附近的旅舍休息一宿,我们隔天继续南下,前往奥尔巴尼。

 

奥尔巴尼的天然景点

 

奥尔巴尼因保存完好的自然风光和遗产而闻名,这里既有让人神往的纯天然风光,也有百年遗留的遗产,是自然和历史的最佳结合。它始建于1827年,为西澳最古老的永久移民城镇。

 

“裂口”(The Gap)和“自然桥”(Natural Bridge)更是不得不去的景点之一。巨大的岩石作天然屏障,远处是连着南极洲波涛汹涌无尽的大海。

 

我们站在岩石上,看着像是被烈火灼伤了的夕阳,听着汹涌的海浪拍打着岩石的声音,看它在陡峭的悬崖旁翻滚,近距离感受大自然的魅力所在,无限抒怀。

 

据当地人说,天气好的时候,游客可以登上40米高的观景台,从平静的海面上感受海浪轻柔而迷人的起伏;如果在天气恶劣的时候前来,那游客只能来这儿喝“西北风”了。

 

由于我们抵达“裂口”的时间太晚,对这个角落的景色意犹未尽,因此我们决定隔天前来看日出,二次光顾这个令人心旷神怡的景点。

 

在西澳看日出?这个乍“听”之下也是有点可笑!

 

虽然没能看到海上日出,但当清晨的那缕阳光照耀在灯塔上的那种温暖,与海水拍打在沙滩上的声浪相互辉映,还是形成了一幅不可多得的美妙画面。

 

太阳缓缓升起,云层逐渐散开,空中亮出了一抹美丽的蓝,然后,阳光如碎汞般倾泻而下。我们一行人各种“搔首弄姿”,急急忙忙地将自己映入这一幅美丽的画册中,再用相机记录下这美丽瞬间。

 

北线的贴近自然

 

南线游玩数日之后,我们便开启人烟更加稀少的北线之旅。

 

我们一路穿过尖峰石阵(Pinnacles),途经兰斯林(Lancelin),打卡网红景点粉红湖(Pink Lake),最终抵达德纳姆(Denham)鲨鱼湾,全长约850公里。整条线路,给人一种“山川草木尽荒凉”的感觉。

 

抵达北线的第一站——尖峰石阵,宛如尘封的远古记忆再度浮现在你眼前。“怪石嶙峋”,造型千姿百态,大小不一,高低错落有序。伫立于此,仿佛置身在另外一颗星球。

 

然而,尖峰石阵这片天然沙漠地貌,早前可是一片森林呢。

 

据了解,尖峰石阵在几千年前就形成了,当时的一场丛林大火将这里所有的植物烧光,巨大的风浪又带走了地表上松散的沙土,于是这些由石灰岩构成的石峰就渐渐裸露出来。早前,印度洋的海浪把这些石灰岩沙粒吹到岸边,随后风又把沙粒吹到这片荒漠里,于是,这片荒漠里就有了石灰岩沙粒。

 

虽然尖峰沙漠看上去一片荒凉,但这里还是生存着很多野生动物,包括古尔德巨蜥和地毯蟒。不过这些动物大多是夜行动物,白天游客很难见到它们。

 

游玩数小时后,我们继续驱车前往西澳最大的沙丘地兰斯林沙丘,开始滑沙之旅!

 

从刚刚的土黄情境中跳脱到这片位于印度洋边上的冰激凌色的沙丘,只能说,西澳的景色真的是一点也不循规蹈矩。

 

滑沙看海融为一体,强烈的对比显得此情此景更加迷人。我们将车停在沙丘入口处,花了60澳元租了三个滑板,徒步爬行到45度的坡顶,像玩滑梯般地坐在滑板上从坡顶向下冲,尖叫呐喊,快乐得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然而,第一次滑沙,难免缺乏经验。据当地人介绍,如果滑板底部不抹蜡,那就很容易“卡带”。一个20米长的坡你可能只能体验到10米的快感。

 

我们在周边小镇停格数日后,继续一路向北,抵达众多少女心中最向往的那片粉红湖。

 

它像是我们儿时画的水彩画,一不小心将整盘颜料洒在清水里,给湖面披上一件粉红的薄纱。我们赤足在湖中行走,一切都是如此随意,心也随之淡然。

 

然而,粉红湖并没有我们之前所想象的那么深,光着脚丫在里头行走,湖水甚至还压不到膝盖。

 

粉红湖之所以会成粉红色,据说是因为盐湖中的藻类产生了大量的胡萝卜素造成的。也有人说湖中有各类藻类,进行光合作用下,在阳光折射下便泛起不同程度的粉红。而且季节的变化会令湖水的盐度不同,令颜色有时变得或深或浅。

 

德纳姆看海豚喂食

 

北线的最终目的地是人口不足800的小镇德纳姆,它位于西澳的世界自然遗产鲨鱼湾(Shark Bay),距离珀斯800多公里。

 

小镇十分简单,整条街只有两处酒吧,一个超市。清早起床沿着海岸线晨跑,能见到当地居民对你微笑招手,其乐融融。

 

值得一提的是,当我们抵达德纳姆小镇时已经是晚上9点多。或许对我们亚洲人来说,晚上9点应该属于下班时间与好友狂欢之际,然而对于他们来说,9点已属于“夜阑人静”之时。旅舍柜台已没有客服人员值班,我们通过拨电门口的视频电话,结果惊醒了已经熟睡的急救员,引来他的一番吐槽。(后来我们才知道,酒店门前的这个视频电话是紧急求助电话。)

 

德纳姆小镇最出名的应该是去蒙基米亚(Monkey Mia)看海豚喂食了。每天早上8时许,位于印度洋中的海豚都会不约而同地聚集在这片海滩上,工作人员手提水桶,在人潮中选出三两个人依次喂食这些海豚。

 

不得不佩服澳洲对海洋生物的保护。他们能在不捕捉这些海洋生物,不破坏这些海洋物种栖息地的前提下,让游客与海洋生物自然相结合,身临其境,这不禁让人感叹,这才是自然生态原本的样子。

 

停格数日,我们便又背起行囊,匆匆忙返回西澳首府,准备“回归现实”。人烟稀少的西澳,孤傲、张狂,置身世外。期待下一次与袋鼠国的不期而遇!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