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新加坡

失智症应用程序加强护理联系

Image
邱玉莲 - 12/11/2019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秉持协助社区居家乐活、原地养老的宗旨,护联中心(Agency for Integrated Care)一直努力通过不同平台,协助年长者及看护者获得所需的护理、津贴、信息和服务。它属下的职员,无论是身在柜台前线,或居幕后协调,都把发自内心的关怀,转化成具体的行动,帮助人们和社区护理更紧密联结。

 

网友协助找到失踪阿伯

 

66岁的阿伯刘联华在五月间的晚上外出散步后,迟迟没有回家,令他的太太何桂贤(63岁) 焦急万分。

 

因为阿伯患有失智症,何桂贤非常担心他的安全。她和儿子四处找人,除了报警、在个人面簿上贴文,她也在亲戚的帮助下,通过“失智症之友”应用程序(Dementia Friends app) 和“失智友善新加坡”的面簿(Dementia-Friendly Singapore Facebook)发布消息,希望能尽快找回丈夫。

 

“失智症之友”程序为失智症人士及其看护者提供各种社区护理联系和信息,由护联中心,南洋理工学院资讯科技学院和综合保健信息系统公司(IHiS)共同开发。万一失智人士走失,家人可随时上线登寻人启事,贴文也会接连到面簿,我们也通过社区伙伴传达讯息,让更多人知道消息,
提高找回走失者的机会。

 

阿伯失踪的消息通过面簿一发出,果然奏效。加入“失智友善新加坡”面簿的家庭主妇张晓玲(45岁)在开车送孩子上学时,就在住家附近,武吉知马路上段看到失踪了两天的阿伯。

 

张晓玲受访时说:“我觉得阿伯的样子很面善,想想才惊觉他就是我前晚在失智友善面簿上看到的走失阿伯!当时他神情恍惚要越过马路,非常危险,我把女儿送到学校后,赶紧兜车回去找他。”

 

张晓玲因为老母亲也患有失智症,而加入“失智友善新加坡”面簿,从中汲取有关失智症的信息和知识。她找到阿伯后,先买水和食给又累又渴的阿伯解渴,并马上联络上阿伯的亲友。阿伯 一点也不记得这两天走过什么地方,他身上放有地址和10元的钱包早已不翼而飞。

 

住在蔡厝港的何桂贤说,她接到丈夫被寻获的消息,两天来压在心中的大石终于放下。丈夫因为脱水,在医院住了两天。何桂贤说:“我很感激张晓玲,就是靠她,还有护联中心的应用程序和面簿,我丈夫才会及时被寻获,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

 

多过100名失智人士安全回家

 

护联中心一直从多方面加强年长病患者、其看护者与社区的联系,从各方面给予支援和协助,“失智症之友”应用程序就是其中一个联系平台。

 

管理这个程序的护联中心执行员蔡洁敏(26岁)说,他们经常接到协助寻找失智人士的要求,于是在去年10月推出这个手机应用程序。

 

蔡洁敏透露:“我们至今接到多过100寻找走失案,在热心公众的协助下都及时被寻获。”

 

洁敏和另外三名同事负责监管这个程序。他们通过程序接到有人走失的通知,会先和走失者的家人查证,并在面簿上发布消息,通知7000多名下载程序的失智症之友。要是有人看到走失者,可以根据贴文上的资料,直接或间接联络他的家人,等于是扩大找人的眼线。

 

加入护联中心两年的洁敏,一向热衷于心理健康方面的社区服务,也曾在心理卫生学院当义工。

 

她说:“加入护联中心这个大家庭后,让我更有机会具体地帮助失智人士和他们的家人,我觉得很有意义;尤其是当失智人士安全地回到他们家人身边时,那份快乐和满足感真的非笔墨所能形容。”

 

汇集丰富信息 程序简单实用

 

蔡洁敏说,程序不止协助发布失踪者的消息,他们也把关于失智人士和看护者所需要的资讯、信息、联络,和任何关于失智人士的社区活动,都放上线方便公众使用。

 

何桂贤也觉得“失智症之友”这样的程序,内容丰富,非常有用。“我从这里得知一些课程和活动,我打算参加一些合适的课程以了解如何照顾失智人士。”

 

阿伯被寻获后,蔡洁敏也打电话给何桂贤,关心地询问阿伯的健康和病况,看看他们还需要什么援助。何桂贤说:“她让我知道社区里有什么支援能帮助我照顾丈夫,例如日间 
护理中心。如果将来有需要的话,我就知道该如何安排丈夫的护理,不会那么无助。”

 

司机照顾母亲负担沉重 护联中心帮忙申请津贴

 

德士司机林振伟(57岁)白天看护患失智症的年迈母亲(88岁),晚上去开夜班车。今年8月母亲在家里跌倒,失智症的病情恶化后,他的负担一下子沉重了起来。

 

林振伟受访时说,母亲行走和吞咽都有困难,需要有人日夜照顾,每天也少不了要喝牛奶和使用成人纸尿片。

 

“我的收入不高,家里有四个孩子,最小的才5岁,我和太太都很节省,以便应付母亲每个月的护理开销。我有时候会感到吃力,因为看护她的责任变得沉重。”

 

当时他觉得很烦恼,压力很大。幸好通过樟宜综合医院的社工,他知道可以向护联中心查询能否获得援助。

 

设在樟宜综合医院的护联中心联系站职员在了解他的情况后,立刻着手帮他申请一些援助,让他紧绷的脸终于展露一丝微笑。

 

一次过获取护理信息

 

林振伟说:“护联中心的职员很友善,也很细心。她向我详细解释了一些援助的细节,也帮我填妥申请表格和完成提交手续。”

 

在护联中心的协助下,林先生的母亲在建国一代残疾人士援助计划(PioneerDAS)和暂时性乐龄残疾援助计划(IDAPE)下受惠,每月获得350元津贴。护联中心还告诉他,从10月开始政府就推出居家看护津贴(Home Caregiving Grant),他还能从中享有200元补贴。林先生最终也在护联中心联系站的协助下申请了这个津贴。

 

林先生说:“这些补贴加起来每月有550元,大大减轻了我的负担。”

 

林先生认为,护联中心在医院设有联系站,对像他这样需要寻求援助的人来说很方便。

 

“我曾经从朋友、议员、义工那里听说有一些社区支援,好像日间护理中心啦,一些津贴啦,可是等到真正需要的时候,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去申请。但我在护联中心联系站,
 

可以清楚了解情况,还能知道是否符合申请条件,他们真的帮了个大忙。”

 

护联中心护理顾问掌握各种资讯倾力给予协助

 

在樟宜综合医院护联中心联系站工作的护理顾问吴爱丽受访时说,很多年长病人的看护者不知道能在什么计划下受惠,也不清楚自己是否符合申请资格。

 

“ 我会先向他们了解年长者的状况、家庭和护理需求,看什么计划对他们有帮助,或根据病人的需求,帮他们寻找最合适的社区护理服务。”

 

林先生当初就是在护联中心联系站的协助下,发现为母亲购买助听器,能获得乐龄助行基金(Seniors' Mobility and Enabling Fund)给予的辅助器具津贴。

 

吴爱丽过去是一名护士,转到护联中心工作四年来,她觉得自己是从另一个层面去帮助年长者和他们的看护者。她说:“我了解照顾生病的年长者不容易,我能帮忙的话就尽量去帮——无论是每月百多元的津贴,或是安排护理服务。即使看护者询问的事项不在护联中心的范围内,例如公积金局的乐龄保健,我也会尽力指引他们到有关的机构查询。”

 

因此,她清楚掌握护联中心范围内各式各样的社区护理援助和津贴,平时也会留意其他机构可能会影响年长人士的计划,“这能让我更快的指引他们,让他们更快获得需要的
信息。我也能用这些知识,去帮助我身边的年长亲友。”

 

必要时,吴爱丽会耐心的在每个栏目指点较年长的看护者填写申请表格,以免资料有误或遗漏,耽搁了他们获取津贴的时间。

 

“护联中心联系站的工作虽然很忙,但我觉得很有意义,尤其是当看护者在我们的帮助下能缓解燃眉之急,让我很有满足感,也为他们感到开心。”

 

护联中心在2009年成立,致力于打造一个充满活力的关怀社区,让年长者居家乐活、原地养老。

 

护联中心也联手医疗和社区护理伙伴为人口老龄化社会提供服务。

 

这些都通过:

  • 我们联系年长者,了解他们的需求,鼓励他们保持活跃。
  • 我们联系看护者,协助他们得到资讯和援助。
  • 我们联系人们,帮助他们寻求经济支援。
  • 我们联系人们,为他们配对适当的看护服务。

 

【本文由护联中心呈献】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