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拉脱维亚 森林的精灵

Image
黄向京 - 28/11/2019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拉脱维亚人得天独厚,可谓森林的精灵,他们的生活环境与文化创意离不开孕育他们的大自然。

 

这个位于波罗的海东岸的国家,国土面积是新加坡的百倍,一半为森林覆盖,人口仅190万,人均享有1.4公顷的森林。

 

晨早去森林散个步,深呼吸,聆听风过林声。

 

下榻的Villa Santa酒店为森林包围,户外有庭院可做瑜伽或打坐。这座建于1918年,2017年翻新开放的木建别墅前身为疗养院,坐落于戈雅(Gauja)国家公园内,距离戈雅河300米。谁说大自然不是人类最完美的疗愈场所呢?拉脱维亚人习惯躲到森林或海边洗涤身心。

 

拉脱维亚人得天独厚,可谓森林的精灵,他们的生活环境与文化创意离不开孕育他们的大自然。这个位于波罗的海东岸的国家,国土面积是新加坡的百倍,一半为森林覆盖,人口仅190万,人均享有1.4公顷的森林,有3万棵树木被标为“伟大的树”,需要保护。

 

俄国王后的两棵椴树

 

这里有1万2500条河流,长达500公里的海滩,政府严禁在海滩上建房子。北部海滨小镇绍尔克拉斯蒂(Saulkrasti)的白沙丘(White Dune)非常有名,其高达18米、露出地面的沙岩层曾是当地渔夫回家的“灯塔”。白沙丘旁边为一大片松林,有条长达4公里的“日落走道”,我们在森林边缘吹海风,看海景,看到相传是俄国王后凯特琳二世来Pabazi海滩度假疗养时所种下的两棵椴树(以她为名),几百年后仍屹立。至今,海滩附近散落各式度假屋酒店及餐馆,吸引各地访客。

 

正值夏天,拉脱维亚一大景点——保存最完好的中世纪采西斯城堡(Cesis Castle)矗立绿意盎然之中,更显沧桑。我们抵达古堡时下雨,导览员身穿那个时代修士服饰,引领我们撑伞提着白烛灯笼从西塔拾级而上,幽暗的古堡用投影录像叙说采西斯10个世纪以来的演变。古堡是以中世纪利沃尼亚骑士团城堡为中心的一大片区域,包括18世纪伯爵居所的新城堡,背后山丘的防御要塞及侧方的庄园,曾在大北方战争遭毁坏。考古队挖出过万件包括妇孺残骸,证明了约300名村民1577年在俄国沙皇伊凡四世军队包围中用火药自杀并非传说。

 

蝙蝠仍将采西斯古堡底层当窝,度过寒冬。古堡最有趣的是重构了16世纪的花园,种植当时典型的蔬菜水果草本植物。花园旁有工艺坊,年轻工匠在研究中世纪工匠对骨头、鹿角、木头、打铁和油彩绘画的技术处理。

 

采桦树液与蘑菇

 

每到夏天拉脱维亚人都到森林吃喝玩乐闹通宵。他们自古以来爱用不同的树叶鞭打身体做芳香蒸浴按摩,调节体内冷热系统。春天一到,他们就去森林采摘白桦树液(birch sap),下过雨后会去采摘超过300种可食蘑菇,可谓“国民的运动”。每一年,光是拉脱维亚国立森林就已采摘超过20万吨白桦树液、超过6万公吨蘑菇,私人采摘量相信更多,我们常在市集看到当地人出售这些来自森林的恩典。

 

桦树液是无色或淡黄透明液体,蕴含人体所需的多种矿物质与维他命,不含糖分,能够排除毒素,被称为“神奇的树水”或“人体天然的过滤器”。尽管桦树液药用与保健价值被拉脱维亚人认可,但是直到五年前才有人将桦树液商业化。我们走访Birzi家庭作坊(www.birzi.lv),附近就有桦树林,也种迷你苹果树,品尝一系列由桦树液开发出来的产品。桦树水味道清甜,带微微木香。这种当下流行的保健水加入花香,制成润肤护肤品(每瓶三四欧元),也酿成好喝的起泡酒和可加入沙拉的美味桦树浆等,我们都打包一些回家。

 

巴洛克风格庄园用餐

 

旅游拉脱维亚,最梦幻的一刻就是遥见耸立树林掩映下的古老大庄园宅邸慢慢清晰起来,竟是我们午餐的场所。这是当前的新生活趋势,当地及国外有钱人出资,赋予历史感的老木屋建筑新用途。估计约有1000幢16世纪以后的城堡和庄园宅邸经修复变身精品酒店、餐馆和Spa别墅,成为城市人逃遁的度假休闲目的地。

 

位于北部韦德詹姆(Vidzeme)的Ungurmuiza庄园旅馆,橡树和椴树高耸入云。它建于1732年,躲过北方战争,是当地唯一巴洛克风格历史建筑。庄园由德国籍巴尔塔扎上尉购下,其坎彭豪森家族代代居住至1939年,屋内装潢更像祖屋,墙上挂着家族的泛黄照片、肖像油画、家具、艺术品。正是在修复过程中发现了隐藏在墙纸背后的墙画,延伸至天花板、梯级,描绘了树林、河流、建筑和天使肖像。

 

我们在外墙长满青苔的木屋内用午餐,以前附近农民将小孩送来这里上课。坎彭豪森家族对日常生活细节据实记录,包括全家每天获2.46升啤酒,冬天每天用掉20枝蜡烛,周围种的果树、香料、草本植物,也留下料理配方,成为今天主厨灵感的泉源。午餐特色是农家菜,用料非常新鲜,因为食材都由周边农庄的村民供应。

 

坎彭豪森家族很懂得享受生活,庄园主体建筑通向一幢巴洛克屋顶四方形建筑,原来是喝下午茶的茶室。家族中有个小男孩还在椴树下打造了小玩具屋。今天的游客来听音乐会、看展览,到附近河畔散步。

 

距离首都里加(Riga)不远,比里尼(Birini)城堡更加气派,坐落山顶上,小湖环绕,风景很美。在这里,送子鸟出没,很适合举行婚宴派对。建于1860年的城堡外观属于新歌德式风格,内部装潢属于新文艺复兴式。它本为打败沙皇伊凡四世军队而一举成名的约翰·伯恩的宅邸,1990年为当地人Janis Vimba购下,修复成酒店、餐馆、宴会厅等。午餐用当季食材,非常新鲜,开胃可口。

 

这类庄园酒店若不住上一两晚很是可惜的。来到面向Lielupe河流,坐落山丘上的Mazmezotne庄园酒店,我这样想,其Spa设备做得到位,马厩改装成音乐厅,业主花费不少心思。英国女演员海伦·米伦2018年在附近的隆黛尔宮(Rundale Palace)拍戏时曾下榻酒店。

 

浅黄色的隆黛尔宮是拉脱维亚最闻名的巴洛克与洛可可建筑,法式巨大花园美丽壮观。两位身穿18世纪(宫殿建造年代)服饰的讲解员导览时,示范当时王公贵族的礼仪,跳起一段社交舞,讲解贵妇扇子的各种暗语,各个装饰华丽的公爵与夫人房间的特点。此宫是俄国王后安娜为挚爱厄恩斯特·约翰·毕隆所建的夏宫,请来意大利建筑师拉斯特雷(Bartolomeo Rastrelli)设计,安娜逝世后仍未完成,由毕隆继续,后来成为凯特琳大帝情人的居所。1972年改成博物馆。

 

城市里的老房子也化身精品酒店。在里加古城,我们下榻的铂尔曼(Pullman)酒店前身为18世纪巴伦·门乔生男爵的马厩,室内装潢设计以马为主题,颇有味道。

 

里加为新艺术建筑之都

 

学建筑与设计的,来到1997年列入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的里加会疯掉的。里加老城不仅有建于中世纪风格迥异的教堂(上圣彼得教堂顶端可看里加全貌),更有800多座新艺术时期(Art Nouveau)靠得密集的精美建筑,堪称新艺术建筑之都。里加人不用看课本想象,而是上阿尔伯特街(Alberta)、斯特拉涅库街(Strelnieku)等走一走,就能看到这些推崇艺术与技术完美结合,表达回归自然的浪漫主义的建筑物,充满活力、波浪形和流动的线条。大量新奇的雕塑和自然元素的使用,尤其外墙装饰的一张张硕大的面孔表情夸张生动。不少建筑或装饰出自俄国建筑师米哈伊尔·爱森斯坦(Mihail Eizenstein)之手。当时艺术家认为艺术应该松绑,让平民百姓也能享受到它的魅力。

 

里加新艺术中心原是拉脱维亚杰出建筑家Konstantins Peksens设计建造的私宅,他住到1907年,改成博物馆时还原了1903年刚建成时的模样,从大厅到厨房,鲜活还原了生活场景,很多细节精致考究。

 

老木建筑也变身市集。集中百多个摊位的Kalnciema周末市集,出售各式乳酪、蜜糖、蘑菇、手工艺品,气氛很好。里加中央市场欧洲规模最大,由五座德国齐柏林飞艇的机棚改造,建于1924年至1930年间。面积达7万2300平方公里,数千个摊位,从海产到面包坊、咖啡屋、蔬果、肉类、奶酪、蜂蜜、锅碗瓢勺、五金百货等,色香味俱全,每天参观人次达数十万。提供熟食的食阁最近开张。

 

从森林、海滩到餐桌,大自然气息展现无遗。拉脱维亚排名第一的餐馆Vincents,主厨Oskars Sprukts的晚餐料理创意与惊喜连连,现场烹调食物有表演效果,配搭业主兼侍酒师Raimonds Tomsons推荐的匈牙利Tokaji 2010年干性白葡萄酒和葡萄牙Baga 2005年红酒,成为此行难忘的美好回忆。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