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赞比亚纪游 非洲篝火里的世界

Image
尤今 - 16/01/2020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篝火,不但给予村民带来亮光,还主导和丰富了他们夜晚的生活。老祖父坐在篝火前的小板凳上,以当地土语为儿孙和曾孙们讲述源远流长的故事。澎湃的鼓声在“篝火舞会”响起,男女老少全都奋不顾身地扭动起来。

 

雕、雕、雕。

 

雕、雕、雕。

 

来到拥有600余年历史的慕坤尼村庄(Mukuni Village),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村民们多爱呆在户外,或单独一人,或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埋头专注地雕刻。雕呀雕的,一只只动物慢慢现形了:狮子、大象、犀牛、豹、鹿、羚羊、野牛、长颈鹿、河马、牛羚。雕刻匠以巧手慧思把活力注入这些动物内,渐渐地,它们有了生气,有了神气,有了霸气,也有了奔跑的欲望,有了飞跃的姿势……

 

赞比亚共有73个和谐相处的部族,每个部族都有不同的生活方式和风俗习惯。

 

住在慕坤尼村庄的7000余个居民,是 Tokaleye部族。

 

这个村庄,土壤贫瘠,不利耕种,所以居民多以柚木雕刻为生。柚木具有硬度大、不变形、不易腐蚀、不易开裂等优点,用以雕刻手工艺品最为理想。然而,柚木生长于深山里,从慕坤尼村步行到深山的丛林里,足足需要两天时间。村人历尽艰辛地把树木砍伐回来,再将木无表情的树木雕刻成千姿百态的动物。我在村庄里闲闲地溜达,就在不同的犄角旮旯(gā lá)里,和各式各样栩栩如生的木雕动物撞个满襟满怀,妙趣无穷。

 

逛着逛着,苍茫的暮色渐渐弥漫,在夜色把整个大地吞噬之前,村民七手八脚地把肥肥的木柴和瘦瘦的树枝堆叠起来,点火;火光一点一点地亮起来,有人不断地拨弄着篝火,火越烧越旺,嫣红的火苗婀娜多姿地舞动着,晶亮的火星子化为萤火虫,欢快地飞来飞去。

 

蓬勃兴旺的篝火把原本单调的黑白世界慢慢地转化成瑰丽的天地,我心里的快乐就像是棉花糖,快速地膨胀。

 

篝火前启发儿孙

 

在非洲许许多多没有水电供应的村庄里,一到夜晚,篝火不但给予村民带来亮光,还主导和丰富了他们夜晚的生活内容。

 

这晚,我在村民埃姆略尔简陋的茅屋里用过玉米泥和野菜为晚餐后,便和他的家人一起进入篝火那奇妙的世界里了。埃姆略尔的老祖父坐在篝火前的小板凳上,儿孙和曾孙们呢,则团团地围着他坐。他清了清喉咙,开始以当地的土语活灵活现地讲述源远流长的故事了。

 

老爷爷苍老沉缓的声音,伴随 “噼噼啪啪”的柴火之声,清晰地响在夜空里。通谙英语的埃姆略尔,将他祖父的故事内容一字一句地翻译给我听。

 

“从前,有个老爷爷,住在一所小房子里,房子里面,堆满了不计其数的野生浆果。这些又大又甜的浆果,是他以一种很特别的方式索取而得的。每天凌晨,他都会步行到丛林深处,对着那棵富于灵气的果树大声唱歌。他如此唱道:‘浆果树啊浆果树,你是天赐的神树,你甜美的果实,抚育了大地的子民,我爱你,村庄里人人都爱你。’他一唱完,浆果便像天降甘霖般纷纷落满一地。他把浆果捡拾起来,装在竹篓里,背着回家,慢慢享用。次日,又再以同样的方式取得浆果。住在同个村庄的许多孩子,垂涎于这些美味的浆果,要求老爷爷让他们分享,但自私的老爷爷却只要独享,连一颗也不肯分享。孩子又问他浆果从何而来,他始终守口如瓶。次日凌晨,躲在屋外的孩子们蹑手蹑脚地跟踪他,终于发现了他的秘密。等他背着那一篓浆果回去后,孩子们便对着那棵浆果树,一遍又一遍地唱着同一首歌,结果呢,浆果好像发疯一样,如骤雨般落下、落下、落下,落个没完没了,直到枯竭为止。次日凌晨,老爷爷一如既往地来到了浆果树旁,唱起那他首曾经唱过无数遍的歌,可是,浆果树木然屹立,连半个浆果也没有落下。很显然的,它已经因为过劳而无法再结出任何浆果了。老爷爷一遍又一遍地唱,浆果树纹风不动。最后,老爷爷气急攻心,倒毙于地。”

 

老爷爷问环绕着他的小孩儿,高声问道:“这个故事,告诉大家什么道理?”

 

孩子们都争先恐后地回答:“人若自私,天诛地灭!”

 

老爷爷笑呵呵地点头。

 

我注意到,老爷爷的故事夹杂着许多押韵的童诗和悦耳的童谣,老爷爷在叙述的过程中,时而朗诵童诗,时而吟唱童谣,孩子们全都听得如痴如醉,不时报以热烈的掌声。这些趣味盎然的童话,大大地开拓了孩子们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老人每天晚上在篝火前给后辈讲述故事,是慕坤尼村数百年来的传统,许多道德观与价值观,就如此不着痕迹地传承下去。此外,孩子们长期浸淫于优美的童诗与童谣中,对于语言,也心生爱恋,一石二鸟。

 

听完故事后,年幼的孩子们随长辈回家就寝,然而,篝火里的世界,还美美地延续着……

 

青年男女,围拢在篝火旁,谈天说地。没有电视、电脑、手机的干扰、也没有互联网和各种社交媒体的入侵,大家都能、都愿面对面地敞开心扉,畅所欲言,分享与分担生活里所有的甜酸苦辣和喜怒哀乐。有些传闻可能平淡无奇,然而,大家无伤大雅地为它加油添醋,使它变成了在篝火前爆开来的一团团五彩缤纷的烟花,极具娱乐价值,众人也因此笑得前俯后仰,乐不可支。

 

他们用土语交谈,谈话的内容,我听不懂;可是,他们脸上的快乐,我读得懂。

 

当晚尽兴而归时,热诚的埃姆略尔察言观色,知道我喜欢篝火里这个斑斓的世界,刻意邀我:“明天是周末,你如果再来,可以看到一个截然不同的篝火世界。”

 

哇,诱惑难挡呀!

 

篝火舞会释放快乐

 

第二天晚上再去时,果然发现比前一晚热闹得多。根据慕坤尼村的传统,每个周末,都有人轮流举办“篝火舞会”,同一家族的堂兄弟姐妹、表兄弟姐妹,都会前去狂歌劲舞,释放快乐。

 

这个周末,正好轮到埃姆略尔这个大家庭举办“篝火舞会”,我抵达慕坤尼村时,篝火已生起,众人都聚集在篝火旁,埃姆略尔的妻子把玉米泥做成的饮料分给大家,我尝了,但觉口感粗糙如泥沙,不太喜欢,可是,对于慕坤尼村民来说,这却是给他们补充精力的上佳饮料,因而喝了一杯又一杯。

 

天,黑得精神抖擞;火,亮得意兴勃勃。

 

鼓声响起了。

 

非洲的鼓声,澎湃的节奏近乎疯狂,疯癫的韵律勾心摄魂;即连瘸子,听闻鼓声也能起而扭舞。

 

此刻,在宛如疾风骤雨的鼓声里,蹒跚学步的娃娃,鸡皮鹤发的老人,连同精力旺盛的青年男女,全都奋不顾身地扭动起来了。男子把强劲的生命活力渗透到发梢、指尖及身上的每个细胞里,举手、蹬足,撼天动地,沙尘滚滚。女子的腰和臀快如闪电地扭动着,宛若触电的八爪鱼、失常的钟摆、飞旋的陀螺;就算是丰胸厚臀的胖女子,也舞得像风中柳条一样的灵活……

 

当他们忘我地狂舞时,篝火也甜甜蜜蜜地释放出一朵朵金黄色的火花……

 

Source: 新明日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