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不修来世 只为今生 ——西藏冈仁波齐转山

Image
陈保亿 - 23/01/2020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西藏神山冈仁波齐,属于藏传佛教、印度教、苯教和古耆那教共同认定的世界中心,

 

诸神居住的地方。到冈仁波齐转山,是许多虔诚信徒一生的心愿。

 

离开喧闹的珠穆朗玛峰基地营,车子再度驶上九拐十八弯的道路,我们在中途望了一眼佩枯措和希夏邦马峰,便前往萨嘎小镇,先在那儿过一夜,隔天再继续向西行,朝向西藏阿里地区普兰县内一个名为塔钦的小村庄。

 

塔钦是转山的起点和终点。“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相传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所写的情诗,总会在阿里途中绕絮耳际,诗里那座山,就是冈仁波齐神山。

 

由于外国人必须申请入藏函且全程要有一名导游陪同,我们在境外通过网络便利联络当地旅行社办理,先飞成都领取入藏函,再转往西藏省会拉萨,在贡嘎国际机场和藏族导游普措扎西及汉族司机小夏会合。  

 

西藏地区辽阔,在那遥远西南边陲的阿里,被喻为“世界屋脊的屋脊”,平均海拔约4500米。阿里四处荒芜却拥有极致风光,车行时望向前方长长的尽头,仿佛是一条开往天堂的道路。

 

前往塔钦途中,车子突然停在大路旁,普措下车遥指远处一座形似金字塔的高峰,顶端有终年不化的白雪覆盖,那就是冈仁波齐,属于藏传佛教、印度教、苯教和古耆那教共同认定的世界中心,诸神居住的地方。到冈仁波齐转山,是许多虔诚信徒一生中要达成的心愿。 

 

依体力完成转山之行

 

多数人会在塔钦住宿一晚,隔天一早出发,依体力用两天或三天完成转山。由于每年都要接待众多朝圣客,塔钦的吃喝住宿都没问题,但条件都比较一般,最豪华要数喜马拉雅酒店,我们原打算转山后租间客房舒舒服服洗个热水澡,可是都被印度朝圣客订了,一房难求。

 

隔天在招待所附近的小餐馆吃早餐后,穿过大街便是一望无际的山路。普措在检查站帮我们办理手续,转山路程正式开始,远处是连绵雪白山峦横躺在蓝天底下,景色壮阔,走起来神清气爽。  

 

大约一个小时后到达一个小山坡, 那里有一座玛尼堆,挂满五颜六色的经幡,转山藏民五体投地匍匐,双手往前直伸,行磕长头之礼。我们在此驻足片刻,居高临下望尽四面辽广风光。  

 

转折下坡便是拉曲河谷,草坡偶尔冒出精灵般的土拨鼠,不久遇到转山的标志建筑“两腿佛塔”,据说从拱门下穿过可得到神的眷顾和保佑,我们穿来钻去,带着满满的祝福再往前走。

 

经过的第一座寺庙是曲古贡巴,“贡巴”藏文是寺庙的意思。曲古贡巴建立在中部峭壁上,峭壁下是清澈凛冽的拉曲河,河水延绵长流,随着潺潺水声,我们步履不停,刚开始的这段转山路其实并不难行。  

 

调节呼吸提防高山症  

 

对于伺机发作的高山症,须要做好预防和懂得应变,想到藏族能够世世代代在这里安然生活,就不觉得它那么可怕。转山的目的在于转山,不去计较时间与速度,放缓心情与脚步,时时调节呼吸,累了就歇息以恢复体力,便能够顺利完成转山。 

 

8月中旬虽然是夏季,还是需要穿御寒衣物,登山鞋,带上登山杖和雨具。虽是如此,环顾同行的藏民们,都是简单装备普通包鞋就来转山了。对藏民而言,除了严冬和雨季,一年到头都是转山的季节。我们遇上一家子,奶奶媳妇儿子孙子女七八人,适逢学校假期,大大小小就一起来转山。 

 

首天的转山路走了约22公里,中途在一个补给站吃午餐,选择只有方便面和罐头食品,汽水和能量饮料,饮食简单却也可补充体力。  

 

傍晚时分抵达止热寺的住宿地点,导游普措已经提早抵达为我们订了三个通铺床位,通铺人多拥挤,我们避开去止热寺溜达。赤红色外墙的止热寺是宁静的,据说当年古仓巴大师曾在此地看见一头野牦牛,它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却在磐石上发现牦牛一角。狮面空行母为他指点,示此乃最佳修行之处,于是就有了这座止热寺。 

 

寺宇不大,攀上最高一层,三面围墙挡着了强风,这里是仰望冈仁波齐的最佳位置,我们平静面对辉煌壮观的神山北壁,在阳光照耀下,山壁散发着奇异光芒。偶尔三两个藏民到来磕长头,寺的一隅插着五星旗。西藏之行经过的每个城乡边境都有安检,重重又重重,家家户户屋顶上展示五星旗,行脚至此,一切尽在不言中。 

 

5000米高地过一夜 

 

当夜幕低垂,我们到帐篷搭成的茶馆吃个简单晚餐,其实头又开始犯痛,胃口也不好,外头风大天寒,可是心情是平静的。  

 

在海拔5080米高地度过一夜是个难忘的经历,通铺周围多是印度朝圣客,导游照顾周到,显然大家都很疲累,人多但不喧闹。住所设备简陋,卫生欠佳,我们用湿纸巾草草清理一下,大约晚上九点钟就寝,此刻突然下起雨,打在透明塑料的屋顶,滴答滴答,陪着入眠。  

 

隔天清晨六点,天色未亮就起身出发。这是更具挑战的一天,必须攀越海拔5630米的卓玛拉,“拉”在藏言指的是垭口。这途中要跨过几个山坡,陡峭的石头路并不好行,更何况海拔越高空气越稀薄,走几步便得停下喘口气。一些印度朝圣客则雇用马夫,骑马越过这一段。  

 

越靠近卓玛拉,五彩经幡和风马旗更是密布,让人陷入艳丽的旗海之中。过了垭口,转山心愿等于达成一半,下山路再怎么艰难,也能让人更有信心去完成。普措一早在垭口等着,抵达垭口的欢愉之情让我们留恋不舍离开,然而若不抛开不舍之情,就得在山中再过一夜了。 

 

下山路陡峭,需要良好的登山鞋才容易走,途中经过托吉措,还要横渡一处冰川。“措”在藏语指的是湖,托吉措相传是神明沐浴的地方,水色碧绿如玉,矫健敏捷的青年藏民特意爬下去取水,据说此水能洗净污垢和孽障。 

 

友善藏民午夜引路 

 

我们是在午夜时分才回到塔钦,让导游先行一步去订客房。其实途中还有一个住宿点祖楚寺,设备一样拥挤简陋,多数人选择直接回去塔钦,走不动的其实还可以付钱招车。 

 

到祖楚寺补给站时下了一阵雨,我们坚持用双脚走完转山之路,等候雨势小点就穿上雨衣离开。一路烟雨迷濛,天色渐渐昏暗,不少藏民越过我们,正好在一个岔路犹豫不决时,藏民一家停下相询,然后陪我们夜行山路。 

 

由于已经精疲力竭加上语言不通,一路上我们走走停停,两组人并没多说话,直到看见远处闪着灯光,塔钦小镇就在前方,漫长的下山路终于要到尽头。藏民一家为我们指点了前往小镇的道路便分道扬镳,这一路相伴,让我们感受到藏民的善良与友好。  

 

抵达塔钦已经午夜12点,一些商铺居然还亮着灯不打烊,还有三三两两在镇上溜达的游客。我们一回到客房倒头就能睡,一夜无梦,直到一缕阳光从碎花布窗帘透进来,睁开眼睛,才真实地体会到已完成了这趟转山之行。 

 

据说转山一圈,可洗尽一生罪孽;转山十圈可在五百轮回中免下地狱之苦;转山百圈可在今生成佛升天;而在释迦牟尼诞生的马年转山一圈,则等于常年的十三圈。我望着磕长头匍匐在山路的人们,深刻地体悟到宗教的精神力量。但我更加相信因果报应,转山不修来世,不为洗涤罪孽,如此贴近大地,就只是单纯地想完成今生的一桩心愿。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