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怀旧

张为打开“回忆与内幕宝箱”

Image
洪铭铧 - 14/07/2014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在上世纪70年代,张为是本地响当当的名字,也是综艺节目主持人的唯一代名词。绝迹荧幕多年,他在2000年复出拍剧,且不嫌弃临演身份。今年4月也加入《红星大奖》主持群。

 

72岁的他日前接受本报专访,畅谈过去主持时不为人知的点滴,也谈到离开荧幕后的种种,宛如一场平面的“声宝之夜”,打开“回忆与内幕”宝箱。

 

对于80后,张为(出道时名为张炜)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也许他只是一个在重头剧《球在你脚下》里演出欧萱、赖怡伶、黄炯耀的父亲。或者,是三个月前,在“红星大奖20”颁奖典礼第一场,和周如珠、张永权、陈澍城,以及其他后辈联手主持的一名前辈主持人。

 

对于60后,张为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几乎是上世纪70年代综艺节目主持人的唯一代名词。

 

接受本报专访时,张为转动脑筋的速度,仍流露昔日主持的功力,冷面笑匠幽默犹存。

 

请教他几岁,他犹豫了一下才回答,“我犹豫不是忘记,是在想要不要老实告诉你,怕你吓一跳。”

 

我吓一跳,是因为看起来不过50来岁的他已经72岁,但小时候确实看过他在电视上主持,确认他没有“报大数”。

 

张为笑说,当年从主持开始,没想到今年会受邀主持庆祝跨过20年的红星大奖,“今年刚好是我入行的45周年,对我来说,是一个圆满。”

 

以公务员身份兼职主持《声宝之夜》

 

在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南部某市镇出生的张为,记得可清楚了。那一年是1969年4月27日,还是新加坡广播电视台(RTS)的年代,他26岁。

 

他从德明政府华文中学以第一届四二制中学毕业(即四年中学,两年高中;之前是三三制)后,进了建屋局当公务员。由于热爱演戏闲来当舞台剧演员,适逢电视台要找主持新面孔,他终于在舞台上被发掘,就这样当上综艺节目《声宝之夜》的主持人。

 

未受过专业训练的他如初生之犊,下班后粉墨登场,新派的活泼主持风格很快受到欢迎。他说他看过奥斯卡影帝杰克莱蒙(Jack Lemmon)主持,刻意模仿他的冷面搞笑方式。

 

身边的同事对于这个兼职主持有什么意见?他笑说:“建屋局秘书(属于高层)有一次召见我,说‘就是你在电视上主持啊?我们以你为荣!’”

 

节目的游戏单元很受欢迎,尤其是猜宝箱、九宫格和转轮盘等,在当时都是新鲜玩意儿。他不只主持,还要撰稿,最初的酬劳,主持一场得19元2角。昔日的电视台是政府机构,主持人也算是打政府工,所以酬劳跟职衔一样分等级,张为做了几年后,酬劳才慢慢升到后来的33元5角。

 

当年的制作当然不比今日,服装也从简。例如他穿的西装,是不能下台见人的,因为它的布料只有薄薄的单层,多看几眼就穿帮。张为忍了很多年,有一年终于爆发了,他跟节目组说如果还要这么难看下去,就不主持了。节目组这才妥协,给他添了四套正式的大衣。

 

台上“封郑裕玲嘴”被读者骂惨

 

张为主持了六七年才离开节目,他在节目中有个女搭档李冰,他离开后有人接棒,但多是昙花一现,不像他“霸占”荧幕那么久而维持高人气。

 

他访问过无数大牌,印象最深的一次是遇到随港剧《网中人》热潮来新的郑裕玲。郑裕玲刚爆红,下午踏进电视台,表现得眼高于顶,记者受不了那股骄气,访完向张为转述观感,说:“你知道怎么做啦!”那年头原来他和记者们关系好到可以同一鼻孔出气。到了晚上直播,访问环节,张为问郑裕玲会不会唱歌,郑在荧幕前扮谦虚,说唱得不好,张为接道:“那就别献丑了。”被“献丑”二字封嘴的郑裕玲,下了台气得丢话:“下次这个人的节目我绝不上!”

 

也受过郑裕玲气的监制,在控制室看到张为耍郑裕玲的一幕,口里骂给上头听,但却比了叫好的手势。

 

后来,有不明内里文章的读者投书报章,批评张为不应无礼对待外地嘉宾。张为笑说,有阵子,报章的《读者之声》专栏几乎天天都有人评论他,可见作为唯一综艺节目主持人的受瞩目程度。

 

那时主持人的工作还包括在节目中念广告。有一次,他提剃须器时说用完“六根清净”,还引来佛教总会的抗议,指他用词不当,逼得他在幕前澄清,但他又不太服气,故意兜回来暗示自己没错。

 

转任大联机构带凤飞飞、甄妮跑码头

 

1972年,张为离开建屋局,转去大联机构当宣传。大联在当年是新马最大的唱片公司之一,旗下有凤飞飞、甄妮、杨小萍、青山等大牌。张为带着他们跑了三年码头,直到老板涉嫌金钱纠纷失踪为止。

 

接下来,他变成个体户,专门替酒店的婚庆场合安排娱乐节目,等于是安排“室内歌台”,一个晚上可以动员三组歌手跑台。

 

进入80年代,他开了录像制作公司,一做20年,因为他善于搞气氛,事业做得成功,就这样养大一儿一女。

 

刚做这行时,他放下艺人身份亲自执掌摄像机,却被旁人问:“为什么这么‘街路’(福建话指作贱自己)?”人们把艺人看得太高,把摄像师看得太低,让他到今天提起,仍感觉到往日被话刺伤的痛。

 

也是在80年初,他从张炜变成张为。有个命理师批他“前面烧得太旺了,后面要稳定”。他深信不疑:“我有12年真的旺得不得了!”

 

张为:主持只能当副业

 

张为在1981年重回改名叫新广(新加坡广播局)的电视台主持《声宝之夜》,跟着还有《缤纷星期五》。陈明利、陈建彬、陈澍城、周黛兰、周如珠都是80年代初期涌现的主持新秀,都得叫张为一声前辈呢!

 

4月主持《红星大奖》有压力

 

30年没有主持,今年4月首度加入《红星大奖》的主持群,他感觉紧张,“有人该接话没说出错,还好不是我。”他舒一口气,明显全是压力。“还好后来Pornsak代那个人接上了。”

 

他提醒记者别写出哪个主持人忘了接话,“别让我又在《读者之声》被别人骂,呵呵!”

 

论挑战性,他说不同的年代,挑战各有不同。后期的主持人中,王相钦、黄毓玲和现在的Pornsak都是他欣赏的。“王禄江出现时,我也觉得他跟我很相似……”

 

一路走来,他从未想过当全职艺人,“我一直觉得正业必须能够持久,而主持可有可无,只能当副业。”

 

绝迹荧幕快20年,他在2000年复出拍剧,且不嫌弃临时演员身份,首部剧是郑惠玉主演的《千年虫》。陆陆续续拍到今天,他最难忘的是长篇剧《喜临门》里怕老婆的角色,“走出去,连小孩子都会叫我。”

 

部头约演员的酬劳,可以选择以日薪计算,也可以整部剧开一个价,他选择前者,“但多少钱不可以跟你讲,不然你说钱那么少,我又会受伤,哈哈哈!”

 

闲不住的他靠快走运动和“没有大鱼大肉的美食”养生。至于演戏,无关戏份大小,他继续敬业乐业。日前才从马来西亚拍完与郑斌辉、白薇秀合演的本地剧《心迷》回来。

 

自认喜欢观察人,也欣赏陈澍城、王昱清入木三分的演技的他说:“我把这一生的经历都用到表演中了。”

 

为菲国“转播”世界杯

25天赚2万多元

 

张为不是足球迷,却和世界杯足球赛有段奇缘。那是1982年,世界杯在西班牙举行,电视台有直播,时间和本届一样在凌晨。有个朋友帮他牵线菲律宾一个赌球集团,因为当时通讯和媒体仍不发达,菲律宾没有转播,因此对方要他录下每一场球赛。一录完,对方的跑腿已在门口,接过他的录像带,快递到菲律宾。

 

酬劳?录一场球赛500大元。“那年500元很大咧!”记者翻查资料,当年共有38场赛事,意味着他在25天里赚了2万5500元!胜过在《声宝之夜》开宝箱呢!

 

因此,他那年凌晨看遍世界杯每一场比赛,让记者羡慕起那美好的80年代——免付费电视会播所有球赛的时候。“如果那晚有超过一场球赛,我就不必睡觉了。所以我没有爱上足球。”

 

那届意大利以三比一战胜西德,但让他印象最深的是在复赛输给意大利与巴西而被淘汰的阿根廷。尽管是印象分多于科学根据,张为心中的本届冠军没有悬疑:“就是民族性强的阿根廷!”(当你阅读本篇报道时,其实本届冠军已经出炉!)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