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怀旧

复古杂货店传统心滋味

Image
黄靖晶 - 18/07/2014

我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走进Biscuit King,找到回忆。有小时候爱吃的红樱桃、酸梅糖;小时爱玩的五石子(Five Stones)、蛇棋。最近流行这些复古的零食和玩具,有购物商场办嘉年华会,设摊位卖复古零食和玩具;有咖啡馆设一个角落,售卖这些怀旧零食和玩具。Biscuit King算是本地卖复古零食和玩具种类最广的专卖店,其他还有Munch Munch和90s The Candy Studio。它们酷似卖“回忆”的“复古店”,让大家找回当年美味又美好的回忆。

 

当传统杂货店一间一间结业,大家似乎都担心这些传统食物也会随着消失。难得找到这些少数售卖复古零食和玩具的店,乐得来买“回忆”。

 

王瑞天(45岁)和许秀芬(41岁)夫妻俩,在5年前创办Biscuit King,为的是保存儿时的回忆。

 

王瑞天说,这店铺是继承岳父自1970年代开始经营的杂货店生意,“因为我老婆爱吃这些怀旧饼干,但越来越难找到。我们跑了很多地方,都找不到她爱吃的椰子饼和迷你梳打饼。干脆我们自己卖这些饼干,想吃什么,随时吃得到。”

 

许秀芬笑说:“我爱吃这些饼干,因为小时候阿嬷常带我去买,从小吃到大。”

 

老少都来“回忆”

 

Biscuit King的怀旧食物与玩具包罗万象,有100多种饼干、50多种糖果、80多种蜜饯,以及70多种玩具。它们主要来自中国、泰国和马来西亚。

 

要网罗如此大规模的选择并不容易。王瑞天说,幸好可以延用岳父之前开杂货店的供应商,从而扩大,才拿得到这些货源。他频频摇头说很可惜,有些食物已经停产,像红色包装,有公鸡图案的“佳佳”饼,还有“Di-Gam”(一个神秘黑色塑胶袋,里头有不同玩具,有时还有钱)。

 

Biscuit King的顾客主要是附近住宅的家庭,有老有少。很多顾客一踏进店里,都有共同的激动,如二三十岁的顾客会喊道:“找到了!找到了!”然后忙着拍照传给朋友看。有70多岁的婆婆,老远从裕廊过来,为的是买从小玩到大的“Kuti-Kuti”(有各种动物造型的小塑胶块)。有顾客一口气买了12箱的Hiro Choc Cake,甚至有顾客各种零食都买一些,说是为了收藏。有小孩好奇的追问父母那些玩具怎么玩,父母会说:‘My time, my toys’(我的时代的玩具)。”

 

年轻人开店找回旧时光

 

70、80年代出生的朋友,对这些怀旧零食和玩具特别有感情。大家念念不忘那些陪伴自己长大的零食与玩具。

 

30岁出头的阿垦(Ken),两年前创办Munch Munch,分别在Fusionopolis Connexis和唐城坊(Chinatown Point)设店。

 

阿垦爱吃零食,原本想开一家零食店,在采购的过程,自然而然买了自己怀念的儿时零食。

 

他说:“记得小学放学时等校车,学校外面有家零食店,就用两毛钱跑去买零食。当时,总是很期待那10分钟在店里选零食的时光。”

 

Munch Munch主要针对附近的上班族,阿垦开店的乐趣之一,是跟顾客分享一些饼干的吃法或玩具的玩法。

 

店里不时有乐龄人士结伴而来,兴奋得聊起属于他们年代的食物。有父亲买了纸气球和纸飞机,跟孩子在店外的空地一起玩。这些都是令阿垦深感窝心的画面。

 

阿垦说:“这些零食和玩具很简单,但带给了我们快乐。现在,你在哪里可以用一两元换得快乐?”

 

另一组20多岁的年轻人,两年前在武吉士街(Bugis Street)与乌节路Scape开设90s The Candy Studio,专卖复古零食和玩具。

 

21岁的西蒂(Siti Khairunissa)说:“我们希望卖一些感觉亲切的东西。我们三个伙伴同年出世,都是这些零食和玩具陪伴我们的童年。相信这些复古零食和玩具也会为顾客唤起当年的回忆。”

 

他们也意识到组屋楼下的小卖摊(mama shop)逐渐减少,代表摊位售卖的传统零食也面临“绝种”的危机。

 

90s The Candy Studio的顾客群主要介于13岁至18岁,还常有老师来买零食跟学生分享。

 

搭起沟通的桥梁

 

越来越多年轻人对复古零食和玩具感兴趣。

 

西蒂觉得,“因为它们提醒了我们,快乐可以很简单。在童年的记忆中,这些零食代表了开心的时光,相信大家都想再重温当时的快乐。而且,这些零食好吃又不贵,玩具也不会太复杂,可以跟家人朋友一起玩,多了互动的乐趣。”

 

阿垦指出,怀旧零食也为不同年代的顾客搭起桥梁。年轻一代常觉得跟长辈有代沟,阿垦则常见一些中老年人,教孙子怎样玩怀旧玩具,大家融入玩乐中。

 

这些怀旧零食和玩具,似乎具有特殊的吸引力,老一辈对它们念念不忘,年轻一代对它们青睐。许秀芬认为,或许是社会现代化的步伐太快,导致这些复古零食和玩具渐渐消失,大家想抓住当年的回忆。

 

听Biscuit King的“饼干King”和“饼干Queen”述说他们童年的回忆,生动有趣。

 

王瑞天最爱跳伞员的玩具,“我在组屋6楼丢下跳伞员玩具,看它缓缓降落很开心。可是,最伤心是当它卡在树上,因为能够买那么一个就已经很宝贵了,没有了很心痛。我也爱吃沙爹,因为可以只买一支,比较省钱。”

 

许秀芬说:“我难忘玩捡彩棒(Pick up sticks),以前没钱买,就用吃完的沙爹支,捡到烧焦的沙爹支,还有额外的分数。记得还有不同国旗的橡皮擦,每次课间休息,都会冲去书店买橡皮擦,希望跟同学玩的时候,可以赢多一些回家。我喜欢放学后买风琴饼吃,因为可以只买一片,边吃边走回家。”

 

难忘阿垦与阿嬷的故事。他记得刚开店6个月,“有一名青少年推着坐轮椅的阿嬷进来。那名阿嬷竟然站起来,在店里走了两圈,我超级感动!”

 

那一幕,令他回想起自己亲爱的阿嬷。阿垦问记者,怎样吃迷你梳打饼?他说:“我的阿嬷教我配咖椰(kaya)吃。”

 

他也说:“阿嬷每次泡咖啡,为了不让咖啡冷掉,会把大块的梳打饼盖在咖啡杯上。”

 

简单的梳打饼,有阿垦与阿嬷深厚的祖孙情。

 

这就是回忆的魅力。

 

哪里买?

 

● Biscuit King:130 Casuarina Road

 

● Munch Munch:1 Fusionopolis Way, Connexis #B1-23∕133 New Bridge Road, Chinatown Point #B2-03

 

● 90s The Candy Studio:4 New Bugis Street #03-121∕*SCAPE Underground, 2 Orchard Link Unit B7

 

Source: 我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