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文化

小手作大意义 传统灯笼

Image

出版者: 长者安居协会

分享

Facebook Email

相关的主题


在农历八月的一轮满月下,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安坐家中,或举头赏月,或细味月饼,或漫谈琐事,觥筹交错,酒酣耳热,但这份热闹是属于大人的,属于孩子的是那个握在手中的小灯笼。

 

今天,月亮依然高挂天上,只是我们好像都少了过节的喜悦,品茶、吃月饼、赏月等传统应节活动依然存在,但好像只沦为仪式,一切从简,更甚者索性统统不做。只差在未把八月十五的晚上降格成一个睡觉前不用设定闹钟时间的寻常夜晚。

 

对节庆的热情减却,可能是因为我们被生活弄得太忙,也可能是我们对当中的典故内涵不甚了解。这次, 就让我们由传统的灯笼谈起,借认识灯笼,重拾对过中秋应有的喜悦。

 

其实,灯笼不单是属于中秋节的。

 

古代的中国人,用竹枝或木条扎成支架,再用纸或绢造成外皮,中间再放上一枝点燃了的蜡烛,就制成了一个灯笼,这些灯笼,多是作照明工具之用。但随着科技发展,灯炮、光管和悭电胆逐一面世,灯笼也就卸下了它的历史责任,成为节庆中的玩物又或是观赏的工艺品,又成就了我们认知中的中秋节灯笼。

 

但其实,灯笼与我们的距离并不如想像中远。君不见每年农历新年、中秋,各大商场都挂满了灯笼,当中LED灯笼有之、充气塑胶灯笼有之, 但却少了传统的纸灯笼。

 

「亲民大士」纸灯笼

说起传统纸灯笼,有一个地方是不能不到的,不是玩具店,而是带点阴森恐怖的纸扎铺。

 

无论是风琴形的机制纸灯笼,抑或是由师傅以竹枝、纱纸和玻璃纸亲手制作的立体灯笼,都是纸扎铺中出售的商品。据受访店铺的负责人表示,一般要在农历七月十四过后,才会把灯笼挂出,届时店内会挂满五彩缤纷的灯笼,有「白兔」、「金鱼」,好不热闹。虽然这些白兔、杨桃和金鱼与店中其他商品显然有点格格不入,但也多亏了它们,平时予人阴森恐怖的纸扎店才能变得「亲民」。

 

受访店铺的店主坦言,从前的小孩子爱玩纸灯笼,但由于安全以及方便两个因素的考虑,逐步转为玩新型的塑胶吹气灯笼,但近来又多了一些怀旧人士重玩纸灯笼,虽然如此,但已经难以回到当年的盛况了。

 

传统创新两兼备

销售的市场日渐变小,但一众发售纸灯笼的店家非但没有将之唾弃,而是加以改进,为纸灯笼注入新元素。

 

以造型为例,传统的造型如动物类的白兔、金鱼和植物类的杨桃等都仍然存在,但却添加了海豚、猫头鹰、战斗机和汽车等较为现代的物件,务求能增加纸灯笼的现代感。

 

而制作物料方面,仍会沿用竹枝和木条作为支架,但外表的材料再不局限于纸,会加上绸布或烫金布等布质用料,务求令灯笼变得更耐用。另外, 传统的纸灯笼中间往往只能放蜡烛, 但现时的设计,已经可让玩家自行选择灯笼中要放入蜡烛或灯泡,兼顾不同喜好。

 

最后,就是机制品的出现。中国内地的大规模生产,令机制纸灯笼逐渐取代了传统手扎灯笼的位置,就如店主所言,店内的纸灯笼大多是中国的机制品,只因价钱远比人手制的为低,加上消费者都只为应节凑热闹而买,一般不会深究灯笼的手工和艺术价值。

 

眼见传统手扎纸灯笼渐入暮景,难免会感到慨叹。只因一门手艺的失落, 意味着我们的文化承传又出现了一点缺失。但如古人所言,「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就试试在今年的中秋节,走远一点, 到纸扎铺挑选一个传统的纸灯笼,那么,或许传统的手扎灯笼就能承传下去,伴你长久地共婵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