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北国江城冰雪缘

Image
邹文学 - 12/03/2020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俗话说“夜看雾,晨看挂,待到近午赏落花”,说的便是雾凇从无到有,从有到无的过程。雾凇也称树挂、冰花。中国吉林市别称“北国江城”,到吉林市就是要看雾凇、冰瀑、冰湖。

 

那天吉林市下雪,我们从查干湖乘车过去时,巴士不准使用高速公路,因此迟至晚上7点多才用晚餐。

 

这次到吉林市的主要目的还是看雾凇,导游说,我们住的酒店就在松花江畔,假使运气好——入夜气温下降到零下20摄氏度,而且不刮大风,起床后从窗口就能看到临江树木的枝叶,全给雪霜包裹住的美景。他也指出,在吉林市看到雾凇的概率很高,因为尽管天气多冷,丰满水电站每天排出热水在江面上形成的腾腾雾气,便是形成雾凇的必要条件。

 

有句俗话说“夜看雾,晨看挂,待到近午赏落花”,说的便是雾凇从无到有,从有到无的过程。雾凇也称树挂、冰花。

 

十里长堤不见树挂

 

选择了靠近窗口的桌子用早餐,我望出窗外,心里一沉,两岸的树木远近都是灰褐色,今天看不到雾凇了。

 

我在1991年和2014年的1月份,都曾在吉林市观赏到十里长堤的雾凇景色,那可真是一夜之间“千树万树梨花开”的童话世界。

 

吉林雾凇天下奇。雾凇不是雪,也不是冰,是树枝上挂的霜。前两趟我们走在松花江堤岸,沿路的松柳都凝霜挂雪,披银戴玉,如朵朵白云,排排雪浪。

 

雾凇始终是我魂萦梦牵的自然景观,这次却恐怕要失望而归,导游露面时带着歉意说:“抱歉,吉林市区今早看不到雾凇了,不过,市旅游局传来的雾凇观察报告说,今早雾凇岛的雾凇属一颗星,按照行程,还是去看看吧!”

 

雾凇岛

 

2014年,我们原本也计划到雾凇岛,导游半途接到消息说,车子进不去了。幸好这回能进去,经过几个居民区,赶集的人和车子也很多,却不妨碍我们沿途观赏景色。突然,有人发现路旁很多树木的枝叶已蒙上薄薄一层白霜,我心中萌生希望,自己发起的这趟天寒地冻的旅行,朋友响应,总希望不辜负大家的期待。

 

距离吉林市35公里的雾凇岛,位于松花江下游,因雾凇多而得名。

 

停车场的几棵大柳树,正以袅袅娉娉姿态,向我们保证了雾凇岛最少会是一份安慰奖。树都长得高大优美,而且霜雪已给它们全身肌肤抹上一层粉底,江风微微吹拂,带点朦胧的银丝,摇曳闪烁。

 

上岛后,往右走了10分钟,我看到的雾凇景色便与以前见过的十里长堤盛开的梨花很不一样。这里更像乡郊野村,不像旅游区,树形奇特,随意生长,没有浓妆艳抹,而是朴素归真。那天可能游客不多,岛上显得特别空旷,踩在厚厚雪地上,松软舒服。垂柳挂满的冰花,虽不算浓厚,却是野又美。

 

长白山魔界

 

从雾凇岛我们赶去池北,因为第二天就要上长白山天池。

 

早上6点半发车,5分钟后抵达魔界入口。导游解释,天气冷,零下22摄氏度,走路难受。果然很冷,估计大家都把带来的御寒衣物全穿上了。

 

魔界不大,却非浪得虚名。沿着木栈道走下河边,立即给眼前的迷蒙景色摄住。流自长白山水系的这条河是温泉水,常年不结冰。由于今早天气够冷,河面已是雾气蒸腾,氤氲缭绕,水烟旖旎,宛如仙境。

 

阳光逐渐透过云层,点点滴滴地泼到对岸的小丛林,雾凇清晰可辨。雾气缓慢移动,雾凇忽明忽暗,这种感觉也很奇妙。眼前许多包裹了雪霜的树枝树叶,承载不住重量,都在向不结冰的河水叩头,也像在临水照镜。

 

望天鹅

 

长白山魔界,像是一份早点,弥补我们在吉林市区看不到的应是十分壮观的白色树阵。来到望天鹅,大自然给我们呈上的便是一顿丰盛的午宴。

 

望天鹅风景区奇石怪岩多,泉水瀑布也多,而且植被茂盛,分布有多种植物。秋天我们来看过红叶,这回是来看冬天老爷怎样塑造冰雪世界。

 

有名的瀑布记得的有蘑菇泉瀑布、母子瀑布、珍珠帘瀑布、九叠泉瀑布,记不清名字的大小瀑布就更多了。我们一爬上木栈道,立即在彩虹瀑布前发出连连赞叹。瀑布有四五层楼高,右边已结冰,左边的流水却还倾泻而下,最令人意外的是,瀑布上面的小树小草,全是银装素裹,好些还变得晶莹透亮,像挂满了铃铛。

 

母子瀑布最大气,原本形容为琼浆玉液的山上泉水,结冰后却已变成绿色的玉石,透明富光泽。上网找到唐代马戴写的《闻瀑布冰折》,挺传神,抄下供读者想象:万仞冰峭折,寒声投白云。光摇山月堕,我向石床闻。其他几个结冰的瀑布如珍珠帘和九叠泉,也都让人产生走到冰山峭壁的感觉。

 

瀑布群的对面,是一条河,河水还在流淌,只是流得更蜿蜒,须要弯腰侧背避开已经结冰的河面。有心的游客也常能在水边看见雾凇的踪影。在这里雾凇担当的虽不是花旦,却是颇能增强美感的青衣。

 

龙湾吊水壶瀑布

 

我们在吉林的最后一个景点是龙湾的吊水壶瀑布。旅游介绍说:龙湾是中国单位面积数量最多、分布最集中、状态最原始、保存最完好,也是中国最大的火山口湖群和世界最典型的玛珥湖群。玛珥湖是由地下岩浆遇到地下水,导致局部水蒸气爆炸所形成的。

 

当时我读了资料也没什么期待,没想到它却成了这趟雾凇旅游的最大收获,是意想不到的一场盛宴。

 

一走进入口,雾凇已经在小溪边摆好阵势,阳光射进小丛林,包裹了雪霜的枝叶这里那里都在闪闪发光。沿溪三公里,处处是美景,雾凇始终是主角。过小桥,前后看,雾凇总要以各种姿态向游人撩拨、招手。水边,随意伸展的树枝,挂满的就是串串梨花和铃铛;水底,淡白色树枝的倒影,分外雅致幽美。

 

来到吊水壶瀑布,雾凇更是一点也不吝啬,全都伸展开,准备好热情地拥抱游人。半弧形的瀑布虽不高,却抵得住严冬的包抄继续发出奔腾声响。白色的世界,在这里失去严酷和肃杀,我们享受的是冰雪构成的清纯世界,静谧里,酝酿着喜气和喧闹。

 

依依不舍走到出口,成片的松林,仍以满地冰雪向我们告别,再以清新的身影在水底展现另一种凛冽的风采。

 

看冰上捕鱼 丹顶鹤飞翔

 

这次到吉林省看雪还有多个额外收获。车子在结冰的查干湖上奔跑30分钟,才把我们送到凿冰下网捕鱼的湖中心。查干湖的水面面积345平方公里,等于新加坡总面积的一半。

 

导游介绍,这是自辽金以来历代帝王前来渔猎的胜地,至今仍保留有契丹文化的独特风情。查干湖冬捕是人类渔猎文化的原始样本,已列为世界奇观。

 

我们穿着套上冰爪的长统靴走到渔民拉网点时,只见一人不断往从冰洞拉上湖面的渔网喷水,据说目的是为防止它们结冰。在约200米外拖网的有八匹马,正绕着一个辘轳兜圈。渔网陆续拉上湖面,10多名渔夫两旁整理,半小时后有鱼儿开始在冰面上跳跃,渔民用网兜专挑大的鱼。

 

导游说今天的渔获不算多,不过,这个充满生活激情的画面,显然已能满足顶着零下25摄氏度在一旁观赏的几百名游客的好奇心。

 

我们在向海自然保护区,还欣赏到20来只丹顶鹤在金黄色蒲草芦苇丛上低飞的美丽画面。原来这里已于1992年被列入“世界重要湿地名录”,保护对象是丹顶鹤、白鹳等珍禽,以及它们栖息的生态环境。我们也在日落前登上揽海阁,观赏结冰的向海湖全貌。从五六层楼高的阁顶俯瞰,四周沙地上还散布有最少几百棵形状奇异的蒙古黄榆树。

 

天池成冰池 登高探雪村

 

我们从长白山北坡上天池。长白山高2500米,冷不在话下,还常有强风吹起的雪沙扑脸,叫人很不舒服。还好,没起雾,阳光普照,白色的天池一览无余。下了北坡,我们还去观赏火山口冰川瀑布和温泉群。在这里骑冰上摩多车,省了许多脚力。

 

我首次坐上牛爬犁,是为了爬上雪村的陡坡。雪村是松岭一个山东移民村,聚居百多户人家。白雪覆盖的这座山村有很多泥路,大雪增加了行路难,大家不得不放慢脚步。好不容易爬上梯田坡俯瞰山下,房子高低分布小山底下,有的挤成一团,有的兀立岭上。看皑皑白雪简化了的村子轮廓,一派清淡色调,显然是度过休闲时光的好地方。

 

雪村的美,在于是自然形成的村子,大小屋子随意搁着;弯弯山路,茫茫耕地,篱笆围成的许多小院落,俨然就是农家情调,偶有红辣椒和红灯笼点缀。

 

有了雪的滋润,从雪村散发出来的就是秀气和灵气。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