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巴塔哥尼亚 徒步者的天堂

Image
蓝国雄 - 26/03/2020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巴塔哥尼亚是阿根廷和智利都力争占有之地,这里虽然土地贫瘠,却拥有丰富的旅游资源。

 

今年1月,北半球还是冬天,南半球倒是气候炎热,属于盛夏。几年前去了智利百内国家公园(Torres del Paine National Park),我便一直向往到阿根廷南部看看巴塔哥尼亚(Patagonia)是什么光景。

 

奈何亚洲飞往阿根廷的航班不多,而且因为我很迟才买机票,票价已经不便宜。左思右想,最后决定乘新航到南非,再从南非转机到巴西,然后飞往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再转一趟内陆班机到巴塔哥尼亚。这段航线比飞经中东或欧洲省时,但由于是两段不同航空公司的机票,万一间中有了延误,接下来的机票就会打水漂。幸亏吉人天相,航班都早到,而我也预留了充裕的转机时间,以免出差错。

 

为了能沿途停车拍风景照,我租了车子,从机场驾往巴塔哥尼亚徒步小镇查尔滕小镇(El Chalten)。和租车公司职员到停车场取车时,劲风把我们俩吹得东歪西倒。职员好心提醒我,这里风大是出了名的,最高时速可达160公里,所以最好不要开快车以免发生意外。后来我下车拍照时,连开个车门都觉得困难。

 

途中都是醒目的“弯腰椰树”告示牌,警惕司机小心强风,一路上没有加油站,所以我得留意谷歌地图的指示,以免走错路浪费汽油。我很佩服那些脚踏车骑士,你可以想象在狂风肆虐下踏脚车是多么的费劲。

 

小镇旅游资源丰富

 

这里先介绍一下这在徒步界蛮有名的小镇——查尔滕。小镇坐落在阿根廷冰川国家公园内,周围环绕着山脉、冰川、湖泊和森林。小镇依附在两座有名的山峰——托雷峰(Torre)和菲茨罗伊山(Fitz Roy)。

 

小镇建于1985年,那时阿根廷和智利都想占有巴塔哥尼亚这块土地。这两个毗邻的国家以安第斯山脉为界划分边境,但南部的边境分界不明确。阿根廷率先在这里建成小镇。虽然土地贫瘠,但因为拥有风景优美的自然面貌如冰川和山峰等,渐渐地,小镇成为阿根廷的徒步大本营。智利和阿根廷都拥有巴塔哥尼亚特有的地理环境,著名的户外用品品牌Patagonia就以这个地区命名。西风带的强风把这里的植物都吹得弯不起腰。最妙的地方是,这区域天气千变万化,这一刻下雨,可能下一刻便艳阳高照,一天里感受四季变化。巴塔哥尼亚就是这么一个非常有性格但又变化无常的地方。

 

开了三小时的车子后,终于到了小镇的国家公园旅游中心。职员非常友善,给了我一张地图,提醒我垃圾不可以丢在国家公园里,一定要放在背包里,拿到小镇才丢弃。看了看网站的天气预报,他说,未来几天天气不错,可以在小镇的周围徒步,星期三的风势减弱,如果有兴趣,可以在那天半夜启程,徒步到菲茨罗伊山(Monte Fitz Roy)看日出。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我这次长途跋涉来这里,主要就是为了看日出,这可需要好运。有些人来了小镇碰上整个星期的雨天,什么也做不了。职员也劝我到市中心的徒步工具商店租一把登山杖,下山才不会伤及膝盖。

 

从国家公园游客中心这里走上山坡没多久,就已经看到夕阳下的小镇全景。抬头往天空一看,秃鹫翱翔,它们每天都会到这里报到,游客拿着望远镜观赏。这里就是风大了些,我的帽子几乎被吹走。

 

起早摸黑登山等待日出

 

到了星期三凌晨12点,宿舍职员帮我订了包车,载我到徒步大本营。司机问我为什么那么早出发。我心里清楚知道,地图标上的距离和时间都是以步伐非常快的步行者为准,我前几天做热身徒步的时候就已领教了。

 

明明写着两个小时到达,结果我走了三个小时。后来上网一查,才知道阿根廷国家公园标上的徒步时间一般是以较快的健行者的时间为标准,所以,千万不能对自己的速度太过有自信。

 

戴上头灯,我开始在夜色下徒步。为了慎重起见,我先走了前半段路熟悉一下路线,到了没有月亮的晚上,一切变得非常陌生了。万籁俱寂,径上一个人都没有。我拿着摄影器材,一下越小河川,一下走山坡,试图找回早上同一段路的记忆。

 

就在我深一脚,浅一脚赶路的当儿,忽然前面似乎有盏灯一闪一闪,好像在和我打信号。我想想不可能还会有人比我早开始。当我订包车时,职员一直取笑我这么早便开始登山,因为在山上等日出时会很冷。没多久,那盏“头灯”竟然来到我附近的100米左右。我一转头,妈呀,竟然是一头猫爬在树干上,而那所谓的“头灯”,其实是猫的眼睛的反射。在我的头灯照耀下,它的眼睛像足碧绿的玛瑙。我们对望了几秒钟,各自分道扬镳。

 

往最后两公里冲刺

 

到了8公里处,我终于到达营区。这里有很多背包客扎营。我因为怕冷又怕风,没敢在这里营宿。立好脚架,拍了一张星空照后,怕吵醒还在熟睡的营客,我便匆匆过河,往最后两公里冲刺。

 

告示牌写这最后两公里步行时间需要一小时,千万别相信。我和后来几位徒步者聊起这告示牌,大家公认这是一个骗人的笑话。我仰起头,看看连绵不断“之”型的山路,边走边喘。某些地方真的非常陡峭,常是手脚并用。这乱石堆的“攀岩”还真不是一般的难。

 

走了约一个半小时,跌跌撞撞,终于到达了山顶。东方的鱼肚白已经升起。幸运的是,风不太大。我放好脚架,装上相机,等候日照金山的景色。等待的当儿,我和早到的徒步者聊起,说我刚才在树林里好像看到一只猫。有个心水较清的徒步者,愣了一下说,查尔滕小镇的狗很多,但猫倒没看到几只,我刚才看到的,会不会是美洲狮(puma concolor)?我登时吓了一跳,冷汗直流,假如真的是美洲狮,我早就没命了。

 

菲茨罗伊山的明珠

 

太阳冉冉升起,把菲茨罗伊山的尖塔染成金黄色,云雾围绕在山塔上。随着天空照亮,终于看到山塔下的碧绿的湖水。碧色的洛斯特雷斯湖(Laguna de los Tres),是菲茨罗伊山的明珠,与挺立的山塔相辉映。

 

我和其他徒步者走下山坡,到湖的岸边,拍山塔在湖里的倒影。经过小瀑布时,我把手放进水里探测一下水温,非常寒冷,试了一口,水还蛮清甜的。临近还有另外一个高山湖(Laguna Sucia),但只能远眺,没有路径可走下去。冰川在太阳的照耀下非常耀眼。一只秃鹫盘旋升空。四周非常寂静,只有我们一群早到的傻瓜在这里分享登山的喜悦。

 

终于明白为什么巴塔哥尼亚是许多徒步者心目中的天堂。友善的小镇居民,没污染的蓝天,凉爽的气候,夏天也如此,优美的小河,雪白的冰川,碧绿的湖水,巍峨的山峰,完美地点缀了地球最南部的天堂。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