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白色梦幻之旅 ——罗弗敦群岛

Image
林艾丝 - 02/04/2020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挪威罗弗敦群岛处处皆美景,每个转身,都是惊喜。作者2月份在那里逗留了四天,每早在海鸥高亢嘹亮的叫声中醒来。

 

如果你喜欢游山玩水,欣赏大自然美景,那么“世界最美的群岛”的挪威罗弗敦群岛(Lofoten)会是你一生中必定要游之地。旅游杂志《孤独星球》号称它美得令人窒息,罗弗敦群岛处处皆美景,随手一拍就是明信片。在我的一生中,我相信再也找不到如此美丽的地方,如此的震撼人心!

 

上天把世界美景都给了它

 

冰岛、瑞士、奥地利、新西兰都是人间仙境,但是罗弗敦群岛更是绝世美景。在我的心目中,它和冰岛并列齐名。罗弗敦群岛拥有世界级风景,上天特别眷恋罗弗敦群岛,把全世界的美景都给了它!它的地理位置超优越,地阔天长,不知归路。它很接近我想象中的理想城邦,人民丰衣足食,待人彬彬有礼。

 

罗弗敦群岛天气变幻莫测,就像一个不会隐藏情绪的小孩,一会儿一个表情,晴朗、下雨、下雪、刮风。

 

每个转身都是惊喜

 

雷纳(Reine)是罗弗敦群岛最美丽的小镇,镇上原本是渔夫住的小木屋,后来由酒店集团接管,发展成度假酒店。村里都是美景,每个转身,都是惊喜。

 

木屋盖在水边,窗外,雪山高耸入云,水天一色,游艇停泊在岸边,海鸥翱翔在空中,天水一色,美不胜收。

 

每天早上,我在海鸥高亢嘹亮的叫声中醒来,坐在窗边吃早餐。咖啡配窗外的美景,醉了!这大概是天堂的所在吧!

 

夜深,更阑人静,悄然无声得能听见雪飘的声音。如果幸运,住户还可以在木屋外的阳台看见极光女神在夜空中飞舞!我等了四个晚上,没等到女神的眷顾;等到的是飘雪,等到的是屋檐下的冰柱!

 

冬天的雷纳下起鹅毛大雪,云蒸雾涌,白雪皑皑的丛山,屹立在深黑色的星空中,像是中国黑白水墨画,风恬月朗。

 

汉诺伊

 

汉诺伊(Hamnoy)是罗弗敦群岛著名摄影点,很多摄影师和游客慕名前来。

 

我和朋友就是看了汉诺伊网络红照,而决定去罗弗敦群岛。

 

萨克利索伊

 

从远处眺望萨克利索伊(Sakrisoy),映入眼帘的尽是美景。橙色的小木屋掩映在白雪皑皑的雪山之间,好一派与世无争。

 

努斯峡湾

 

一字排开的红色木屋,停泊的船只,构成了努斯峡湾(Nusfjord)美丽的画面。

 

斯特瓦涅特

 

冰雪严寒的斯特瓦涅特(Storvatnet)千里冰封,美得非笔墨所能形容。

 

弗拉克斯塔德海滩

 

夕阳西下的弗拉克斯塔德海滩(Flakstad Beach),金光灼灼,许多摄影师驻足在这捕捉美丽的一刻!

 

奥斯陆

 

挪威首都奥斯陆(Oslo),2月中旬低温,强风刮来教人不寒而栗。

 

曝晒鱼头暴殄天物

 

爱吃三文鱼、鳕鱼的人都知道挪威捕捉的三文鱼、鳕鱼肉质最好。西方人不吃鱼头众所周知,挪威人也不例外。挪威的渔业发达,鱼是挪威人的主食,那么挪威人怎么处理鱼头呢?在岛上随处可见曝晒鱼头的架子,挂满死未瞑目张大嘴巴的鱼头,在岛上形成一道诡异的风景线。鳕鱼头、三文鱼头我们视如珍宝,煮成鱼头炉、咖喱鱼头,挪威人却把晒干的鱼头制成猫粮狗粮,视之如草芥,弃之如蔽履。

 

鱼汤和海鲜汉堡

 

向来不爱西餐的汤,感觉只有浓郁的奶味,没有内涵,于是跟友伴说,冷静,先点一份。汤上桌,没错,就是奶白色的浓汤,拿起汤匙一捞,没想到内有乾坤,卧鱼藏虾,厨师毫不吝啬。一块块鲜美的鳕鱼,很有咬劲的鳕鱼干,弹牙鲜甜、颜色粉嫩的北极虾,汤浓而不腻,好吃到想哭。后来再到另一家餐馆,鱼汤还是一样的浓郁美味。

 

当地海鲜汉堡有鱼饼,北极虾和烟熏三文鱼加上生菜,塞得满满,吃在口里很有层次感,烟熏三文鱼口感结实,却毫无腥味。

 

洋人的东坡肉

 

菜单上说是烤排骨,上桌一看,咦,长相跟我们常吃的东坡肉一样。入口即化,肥而不腻,配上松绵绵的马铃薯块,酒足饭饱,恨不得有两个胃。

 

鳕鱼排、三文鱼排、甜点和长棍面包都出乎意料得好吃,不爱吃西餐的友伴赞不绝口,看来挪威人也是吃货。

 

我跟着摄影团猎景,远程飞行让人筋疲劳累,车殆马烦,但回程后却对她魂萦梦牵,魂牵梦系。

 

罗弗敦群岛 以美征服我们

 

·罗弗敦群岛比新加坡迟七小时,位于北极圈,因为墨西哥湾暖流效应,冬天气温介于零下5度至2度之间,日短夜长,早上8点天亮,下午4点天黑。

 

·罗弗敦群岛沿途处处可见雪山、峡湾、湖泊,构成一幅幅美丽图画。

 

·罗弗敦群岛生活费奇高,一杯咖啡约6-7新元,一顿午餐约30多新元,晚餐约50新元,在奥斯陆火车站上一个厕所3.30新元。

 

·罗弗敦群岛盛产鳕鱼,餐餐都是新鲜鳕鱼。罗弗敦群岛的美食令人垂涎三尺,尤其是鳕鱼和面包。当地人花很多心思在食物方面,所以吃一顿饭往往要等一个小时!

 

·罗弗敦群岛没有大机场,行程最后一趟是螺旋桨小飞机,有别于大型飞机冲上云霄,小飞机是滑翔而上,从新加坡到迪拜、奥斯陆、博德(Bodo)、莱克内斯(Leknes),起飞降落,抵达白色梦幻的罗弗敦群岛时,腰酸背痛,几乎要崩溃,有些旅伴已经马翻人仰。罗弗敦群岛没有辜负我们飘洋过海,千里迢迢来看她,以她最美的丰姿迎接我们,让我们每天都有惊喜和震撼。

 

·我参加的是旅游小包团,有幸遇见罗弗敦的大美,之后,同一公司的第二团抵步时,白雪融化,卸下梦幻的面纱,素颜的仙岛,少了仙气。再接下来3月团抵步时,2019冠状病毒疾病已开始在这片美丽的土地肆虐,挪威宣布3月16日起禁止旅客进入,入境者必须接受14天隔离,不幸中之大幸,该团在我国外交部协助下,抵步后及时换机票,安全离开回返家门。谨以此文向外交部致敬,并提醒国人疫情结束后出游时务必向外交部登记报备。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