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新加坡

更多人在疫情期间办遗嘱和持久授权书

Image
傅丽云 - 10/04/2020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冠病疫情当前,有更多人感悟生命无常,急找律师办理遗嘱和持久授权书,但也有原本要打官司的人,因疫情不愿见律师,有的担心拿不到索赔,决定暂时不打,结果冲击一些律师事务所的业务。

 

在阻断措施期间,律师事务所属于必要(有限)服务,有紧急需求的弱势群体(包括老人)还是可办理遗嘱和持久授权书(LPA)。

 

福鼎律师事务所(Fortis Law)创办人陈子佳律师说,疫情变幻莫测,有更多人询问遗嘱和持久授权书事项,尤其是属于弱势群体的老人。

 

“冠病病例不断增加,人们看到办遗嘱和LPA的急迫性。这期间周环比的询问遗嘱与LPA的电话增加20%,而周环比立遗嘱的弱势个案也增加10%。”

 

陈其玉律师(Tan See Swan & Co)说,他看到更多要办遗嘱的客户,“比平常多超过一两倍”。

 

他说,阻断措施期间,律师可协助客户草拟遗嘱,再电邮给对方。客户只要找两名非受益人的成年人当见证人,签署遗嘱即可。

 

“如果不紧急,我建议还是等阻断措施结束后,再亲自找律师办理较为理想。”

 

吴立志律师(Foo & Quek)说,冠病让许多人觉得朝不保夕,下来料有更多人办遗嘱和LPA。

 

制订LPA者若丧失心智能力,他的被授权人可代他执行福利、产业和财务的事宜。

 

为配合阻断措施,最高法院、国家法院和家事司法法院从4月7日起只审理“必要和紧急”的案件直到5月4日,其余案件一律展期。

 

萧锦耀律师(R.S.Solomon)说,有些客户因案件展期而着急,他也只能安抚,没有其他对策。

 

“如果事件紧急,像办遗嘱或LPA,我们就上门或到医院处理。”

 

他说,房产交易属于“必要”服务,只要向人力部申请一次性的豁免,还是可“正常”办理。

 

另外,一些律所的业务受疫情严重影响,已开始减薪,甚至表明情况如恶化,将做裁员的打算。

 

林丹宁律师(Fullerton Chambers)说,在阻断措施推行前,房地产、合并与收购等企业事务已显著放缓。他知道至少一家大型律所给律师减薪20%,也有律所强制律师和职员拿假或申请无薪假。

 

“我们没计划减薪,但已通知所有职员在这艰难时期须团结一致。减薪会影响士气,所以会是迫不得已时才做的。”

 

吴立志律师暂无减薪的计划,但坦言若下来经济衰退,不排除减薪甚至裁员的可能。

 

萧锦耀律师说,其律所的股东和董事本月减薪20%。律师的职员下个月起减10%,“先实行3个月,再视情况做调整。”

 

他说,全世界的企业都面对严峻考验,不单单是律所。“尽管如此,律师行业还是比许多行业好得多。只要有人就有纠纷,律师还是有工作的。”

 

陈其玉律师说,现在人们也暂时不打官司,有的不愿上律师楼见律师,有的怕展开诉讼后,也得不到索偿。

 

阻断措施期间,律师可协助客户草拟遗嘱,再电邮给对方。客户只要找两名非受益人的成年人当见证人,签署遗嘱即可。但律师建议,如果不紧急,还是等阻断措施结束后,再亲自找律师办理较为理想。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