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新加坡

乐龄义工乐当友伴 助学校跟进有需要孩子

Image
胡洁梅, 黎远漪, 邓玮婷 - 21/04/2020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对低收入家庭的孩子来说,在家学习并不是那么简单。为了帮助学生应付在家学习,部分友伴已开始与学生通电话与留言,给予他们鼓励。

 

学校关闭期间,一些志愿组织号召义工当“友伴”,利用通讯应用向学生嘘寒问暖,协助校方跟进有需要的孩子。

 

其中一家机构--新加坡乐龄义工组织(RSVP)有超过40名乐龄人士加入友伴行列,在病毒阻断措施实行期间继续回馈社区。

 

领导跨部门“提升”工作小组(UPLIFT)的总理公署部长兼财政部及教育部第二部长英兰妮日前在面簿贴文透露,“提升”工作组与五家志愿组织协作,有约350名义工担任友伴,辅助学校的联系工作。

 

她指出,对低收入家庭的孩子来说,在家学习并不是那么简单。除了学校,有志愿组织也挺身而出,为有需要的学生提供电脑与配备。一些学生则需要课业方面的协助。为了帮助学生应付在家学习,教师会定期通过电话与视讯和他们联系。部分友伴已开始与学生通电话与留言,给予他们鼓励。她很欣慰社会各阶层的支持,共同与校方协助弱势家庭的孩子。

 

RSVP上周以视讯平台为义工做介绍与培训,正与学校联系,陆续为义工配对学生。发言人指出,义工每个星期一至星期五会利用通讯应用Telegram与学生联系,了解孩子情况。同时也会与教师保持联系,反映学生所需的协助。初期阶段的安排是让一名义工协助一名学生。乐龄义工对计划反应踊跃,收到邀请电邮后纷纷报名参加。

 

其中一名义工是岑业唐(58岁,退休),他在引导学生方面已有经验,原本就参与RSVP多年来主办的学生引导计划(Mentoring Programme)。RSVP义工一般每周一次到参与计划的小学,为低收入家庭孩子安排课后活动。除了监督学生做功课,他们也会进行游戏、手工艺、讲故事等活动,借此向学生传达价值观。

 

但以线上方式当学生的“友伴”,对他而言是个新鲜体验。他觉得相较于面对面交流,通过应用通电话与留言,无法那么直接了解对方的情绪与反应。他会先了解学生的个性,根据情况决定与学生沟通的内容。友伴的角色基本上是确保学生情况良好,遇到问题时能有反映和倾诉的对象。

 

岑业唐受访时说:“一些学生可能无法获得家人的密切督促与指导,教师现在也远程办公,如果能协助校方支持有需要的学生,我觉得很有意义。这段期间在家,可以利用闲暇时间帮助他人,也很好。”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