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激励

冰淇淋安哥 街边售欢乐

Image
李思敏 - 11/05/2020

联合晚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无论是大人或小孩,新加坡人或外国游客,走在路上看到冰淇淋流动摊贩,总会忍不住停下脚步,向他们买一份冰淇淋配彩色面包或威化饼干。

 

这些流动摊贩在旅游景点、组屋区和地铁站外都找得到,巅峰时期在乌节路一条街甚至有不少于30多人同时售卖冰淇淋。不过做这份工得饱受日晒雨淋,大多数人做不来,再加上政府严格管制,导致人数骤减,目前的冰淇淋流动摊贩主要是一些年长阿伯,继续维持着这份独特的冰淇淋文化。

 

本地的冰淇淋文化究竟是怎么开始的?这些阿伯又有什么工作心得呢?本期《联合晚报》大特写,跟随记者访问两名年长的冰淇淋流动摊贩,了解他们贩卖甜蜜与幸福的故事。

 

詹培秋 乌节路红人 热情是招牌

 

平时站在义安城外摆摊卖冰淇淋的詹培秋,看似平凡,其实是名乌节路“红人”,流动摊位前总会排起长队,无论是新加坡人或是外国游客,总是被他的热情收买。

 

被大家称为“詹爷爷”的詹培秋(72岁)自16岁起开始卖起冰淇淋,转眼间已在这行干了超过半个世纪。这是他的第一份工作,也是他的终身职业。

 

只受过小学教育的詹培秋受访时笑说,最初会选择卖冰淇淋,纯粹只是因为他对这份甜品情有独钟。

 

“周围有不少朋友都在做这一行,我喜欢吃冰淇淋,去找他们的时候总是让他们请我吃,他们就建议我加入这一行。工作时间较灵活,平时也很有趣,更重要的是能有免费的冰淇淋吃。”

 

当时售卖冰淇淋的摊贩没有年龄限制,詹培秋就这样在小学毕业后开始卖起冰淇淋。

 

一开始他在女皇镇住家附近的组屋区卖冰淇淋,当时一个才卖五分钱,虽然不时会吸引其他居民光顾,但生意远比不上在市区来得好。

 

1993年,乌节路高岛屋百货公司(Takashimaya)进驻本地市场,詹培秋算准日期,在开幕日当天移到义安城外,从此就在那里定下来,无论日晒雨淋,都会穿着熟悉的红色T恤,卖着各种口味的冰淇淋。

 

“乌节路是市区,换了地点之后,生意就好很多。一开始顾客主要是新加坡人,很多游客经过,但他们没看过我们这种特别的吃法,所以都只看不买。”所谓特别的吃法,就是将冰淇淋夹在一片松软的彩色面包或是两片饼干中间。

 

詹培秋解释,这种吃法是早期冰淇淋摊贩自创的,“之前只是简单插一支小的木棒像冰棒这样吃,不过新加坡天气炎热,冰淇淋很快就会融化,常常碰到还没吃完冰淇淋就已经掉满地的情况,所以那个年代的人就突发奇想,用饼干或面包夹着,这样冰淇淋就不会掉下来。”

 

这个吃法延续下来已经有50多年,早已形成新加坡独特的冰淇淋文化,对国人来说再常见不过,对初来乍到的外国旅客却无比新奇。

 

詹培秋笑说:“现在的游客都比较大胆想要尝试新奇的东西,试了之后发现好吃就变成回头客,尤其是日本、中国和印度尼西亚的游客,特别喜欢吃面包夹冰淇淋。”

 

泰前首相达信 谢霆锋都光顾

 

经常到乌节路逛街的人或许发现,整条街有至少四五名像詹培秋一样售卖冰淇淋的流动摊贩。该购物区在最鼎盛时期一度有30多人同时在卖冰淇淋。

 

一些摊贩之后退休,也有一些未申请执照不能继续营业,或是持有的执照不允许他们在乌节路卖冰淇淋,久而久之,摊贩人数就慢慢变少。

 

新加坡食品局受询时透露,全岛各地有大约200名流动摊贩选择售卖冰淇淋,当中仅有13人获准在任何公共场所摆摊,其他则是按地区分配。也就是说,只有这13人可以在乌节路摆摊,詹培秋就是其中一位。

 

詹培秋说,大家在同一条街售卖同样的食品,难免会有些竞争,不过他和其他摊贩保持友好关系。“你卖你的,我卖我的就好。”

 

在乌节路摆摊20多年的詹培秋已小有名气,开档不久后摊位前就会排起长龙,也有不少名人光顾,包括泰国前首相达信以及香港艺人谢霆锋等。

 

詹培秋和不少售卖冰淇淋的流动摊贩一样,工作当天早上会到金殿路的供应商取货。不过詹培秋说,这个模式其实是之后才出现的,在早期时,冰淇淋摊贩得购买材料请工厂帮他们制作想要售卖的冰淇淋口味。

 

“工厂只有基本材料,做出来的口味都由我们自己决定,要巧克力碎口味的话就得买巧克力,要榴梿口味就得自己买榴梿,再交给工厂。后来因为食品卫生问题政府就不让我们这样做,不过现在的模式轻松容易多了。”

 

詹培秋取完货后就会慢慢骑车到乌节路摆摊,平时会从下午12时工作到晚上9时,一周工作五六天。

 

他感叹,干这一行最辛苦的地方就是天气,刮风下雨会被淋湿,下雨天也比较少人想要吃冰淇淋。“太热的话其实也不好,大家都不想出来走动,买冰淇淋的人未必会多。”

 

尽管工作很辛苦,不过詹培秋还是乐在其中,更重要的是因为他不喜欢呆在家里,出来跟大家聊天互动,心情自然就会变好。

 

“很多游客来乌节路几次后就跟我结为朋友,每次来新加坡都会找我,一边吃我的冰淇淋,一边跟我谈天说地。甚至有一些游客会特别带自己国家的特产送给我,能够被其他人惦记着,让我很感动。”

 

做56年养大儿女

 

詹培秋凭这一份工作养儿育女,一做就是56年。

 

“现在做这一行的都是老人,很多年轻人嫌太辛苦都做不下去,如果以后没有了真的很可惜。”

 

庆幸的是,詹培秋的儿子深受父亲影响,除了抽空到乌节路陪他卖冰淇淋,也从事与冰淇淋有关的生意。他之前是冰淇淋分销商,后来经营起冰淇淋生意,在婚礼、生日派对等活动现场卖冰淇淋,也算是以另一种方式“继承父业”。

 

冠病疫情期间,詹培秋不能出来工作,虽然有机会在家休息,不过他已经迫不期待想回到工作岗位。“之后不知道还能做多久,不过能做多久的话就做,我想通过卖冰淇淋给大家带来快乐。”

 

邓广财 德士司机事业第二春

 

开了大半辈子的德士后理应可退休享福,不过 秉持着永不言休的打拼精神,毅然选择卖起冰淇淋,活出精彩。

 

73岁的邓广财原本驾驶德士维持生计,随着年龄增长,他的视力逐渐退化,尤其是夜间开车的时候,看不清马路或告示牌。

 

邓广财那时已经56岁了,孩子也已经长大,原本可以考虑退休,不过喜欢跟人家聊天的邓广财担心在家会过于沉闷,于是选择转行。

 

“刚好政府在2003年开放让公众申请执照,我的儿子的朋友也在卖冰淇淋,他就叫我试一试。”

 

邓广财就这样开始卖起冰淇淋。最初政府没有限制流动摊贩的活动范围,他就跑到“红区”乌节路,后来实行新条例后,他和其他摊贩就被“逐出”乌节路,只能另寻他处。

 

“当时觉得很可惜,乌节路的生意最好,大家都抢着要做,后来我被分配到惹兰勿刹区。”

 

每年生日免费送冰淇淋

 

喜欢散播快乐的邓广财,几年前也开始在生日当天请大家吃免费的冰淇淋,之后每年都延续这个传统。

 

他在70岁那年开始送,第一年送出700份冰淇淋,随后每年送出1000份,去年是他的本命年,他就追加送出1200份。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准备1000多份冰淇淋并非易事,不过邓广财坚持不请家人来帮忙,而是想要亲力亲为。

 

“庆祝生日是件很开心的事情,我想要亲自跟大家分享这份喜悦,一些顾客也会买蛋糕帮我唱生日歌,我也会很开心。如果生日当天呆在家里的话,虽然家人会帮我庆祝,不过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我还是喜欢出门请大家吃冰淇淋。”

 

在生日当天送冰淇淋的传统,也是邓广财从已故妻子获得的灵感。

 

他的妻子生前行动不便,但总会陪丈夫工作,邓广财卖冰淇淋,妻子就坐在后面默默支持。

 

邓广财回忆道:“当时总会有一些小孩子会跑来跟我要免费的冰淇淋,妻子就会请他们等到生日那天才回来跟我拿。”

 

虽然妻子五年前过世,不过邓广财每年还是坚持这个传统,希望能将妻子热心助人、热爱分享的精神延续下去。

 

除了在地铁站外工作,邓广财最期待的就是受邀到婚礼和生日派对等欢庆活动卖冰淇淋。“我最喜欢参加这些活动了,现场大家都很开心,吃冰淇淋就会更加开心。我和一些婚礼新人也会保持联络,他们过了一两年生孩子,也会请我到满月派对摆摊送冰淇淋。”

 

对于邓广财而言,能够通过贩卖冰淇淋给大家带来甜甜的喜悦,让他的生活更加有意义。

 

“一天不出来卖冰淇淋的话我就会浑身不舒服,虽然不知道接下来还能够卖多少年,不过只要还行的话我就会继续卖,每当看到顾客开心地吃着冰淇淋,我就会觉得很值得。”

 

劳明达“扎营”20年 有些顾客五年见一次

 

不过邓广财毫不气馁,他在踩点后决定在劳明达地铁站外“扎营”,一扎就是将近20年。

 

“劳明达当然比不上乌节路,一开始顾客很少,过了好几年才慢慢累积固定客户群。”

 

向邓广财购买冰淇淋的主要是在移民与关卡局工作的上班族,还有来处理护照事务的国人和外国人。

 

邓广财打趣说,一些顾客每五年才见一次,“都是在更新护照时才会上门光顾,他们看到我还在卖冰淇淋也会很意外,会一边吃冰淇淋一边跟我聊天。”

 

邓广财每天早上会到红山取货,再骑电动车到劳明达,一般会在午餐时间开档,下午6点收档。他也和詹培秋一样指出,这份工作最艰难的地方,在于工作收入得“听天由命”。

 

“有时候一取完货就突然下起大雨,这种时候又不能直接回家不工作,只好硬着头皮开档,有时候收入会少一半。”

 

虽然辛苦,不过邓广财还是很享受卖冰淇淋的日子。“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很‘cincai-cincai’(意指随便),只要有人吃了我的冰淇淋后很开心,我就会跟着开心。”

 

Source: 联合晚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