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新加坡

抗疫版宅文化 疫情下的自我调适

Image
李雅歌 - 29/05/2020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冠病疫情期间,新加坡人被动的过着宅居生活。但是,相比于日本宅文化的单一性,国人的宅居状态是开放,无惧社交,积极向上的。从“宅生活”到“宅经济”,转化过程中,会出现哪些科技新形态?

 

冠病疫情期间流传的笑谈,评选2020年最佳旅游线路:“卧室—客厅—厨房—洗手间”是普通循环游,“楼上—楼下—前院—后花园”是豪华自由行,外出采购是出国自驾游。

 

无论你是哪种“旅游”,无法否认疫情把我们和“宅”紧紧地绑在一起,让全民变成“宅一族”,也把原本处在次文化中的“宅文化”推向主流生活。

 

“宅文化”的概念从何而来?疫情期间本地呈现出怎样的“宅居生态”?在从“宅生活”到“宅经济”的转化过程中,出现哪些科技新形态?《联合早报》邀请本地学者、兴趣宅、科技公司,聊聊冠病疫情下的“宅文化”新景观。

 

宅文化知多少

 

当“宅”从一个指代住所的名词,变成生活状态的动词,惊喜地发现各国对此都有生动的表述。上世纪80年代,英国人用“couch potato”(沙发土豆)形象地描述那些下班后无事可做的年轻人,手拿遥控器躺在沙发上,吃着薯片看电视。

 

意大利人把宅族称为“pantofolalo”(拖鞋人),多是在家穿着拖鞋上网、看书、做饭,甚至做运动的一群人。美国人用Geek(极客)形容宅男,指那些行为古怪、不修边幅,却对电脑无比狂热的科技族。

 

中国网络语言流行的“葛优瘫”,成为年轻人“宅卧”姿态标准版演绎。韩国随着智能手机和网络的普及,诞生一批窝在家里玩电竞游戏的“宅电族”。

 

但人们对于“宅文化”最直接的联想,还是源自日本的“御宅族”(Otaku)。1983年漫画家中森明夫首先提出“御宅”一词,描述痴迷于动漫的少男少女。南洋理工大学中文系教授衣若芬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提到,东亚的“宅文化”最早兴起于日本,有两种极端的解释,一是表示精通某种技能,比如擅长电脑高科技;一是沉迷于虚拟世界,甚至对现实社会有社交障碍,不愿意和人交往。

 

由此形成的“宅文化”,指喜欢动漫、电子游戏、互联网二次元虚拟世界的人群,所形成的生活形态和行为表现。宅文化的发展让人们逐渐改变对“人”“物”“价值”等等的定义,Cosplay、同人社群、周边产品创造新的文化消费,有庞大的经济效应。随着互联网、移动通讯发达,线上支付便利等因素推动,宅文化已从东亚扩散到世界。在衣若芬看来,“宅文化的特点就是同好社群、虚实并济,以及商业转化。”

 

被动式宅居生态

 

谈及小众宅文化与眼下宅生活的不同,衣若芬教授说:“疫情期间形成的宅居生态是被动的,由于大部分人开始在家工作,本来委外解决的生活需求比如饮食和娱乐,改为自己烹饪和追剧。目前宅居生态是否会持续,或成为一种新形态的宅文化,还有待观察。”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相比于动漫宅文化的单一性,国人目前的宅居状态是更加开放的,无惧社交,积极向上的。人们利用宅在家的时间,发展兴趣爱好,由此产生如烹饪宅、健身宅、音乐宅、书本宅等等。从演艺团体到博物馆,配合推出线上艺术科普展览、生活类直播、演唱会,把线下娱乐的流量集中到线上。与“御宅族”反社交和消极厌世的属性不同,当人们在社交行为受限时,却积极通过视频聊天保持联络,或借由社交媒体上发起如#sgunited话题标签打气鼓励,共同表达对于新生活的向往。

 

为了一解国人“度假相思苦”,圣淘沙近日爆红的任天堂手游《集合啦!动物森友会》中打造虚拟小岛,逼真还原熟悉场景:人们可以在西乐索海滩开派对狂欢,一起做瑜伽,“云”入住嘉佩乐酒店,体验Skyline Luge斜坡滑车等。

 

圣淘沙发展局营销总监洪秀清说:“通过建立虚拟平台,希望人们可以来‘岛上’放松一下,在这段颇具挑战的日子里,短暂的抽离有益身心健康。”

 

烹饪宅:料理家的幸福

 

如果说宅在家钻研兴趣爱好是“宅男宅女”的一大属性,烹饪便成疫情期间最多人发展的爱好。为准备三餐,人人变大厨。

 

阻断措施开始后,林佩君(38岁,软件工程师)在Instagram上开新账号“20平方米厨房”,以美食日记的形式,记录每天煮给家人的“爱心餐”。她说,一直都很喜欢煮饭,只是平时工作太忙,周末才有空下厨。居家办公省去了通勤时间,可以每天煮饭给家人吃。

 

咖喱猪排饭、香煎三文鱼、砂锅炖鸡……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美食摆上桌,家人吃得开心,自己也乐在其中。林佩君分享的多是简单易做的料理,给那些像自己一样要边工作边照顾孩子的妈妈一些灵感,不至于为三餐吃什么伤脑筋。她也通过社交平台和妈妈们互动,交流烹饪心得。

 

如今有更多时间研究新菜品,她也会参与网上发起的烹饪挑战,如制作日式舒芙蕾,还有目前很火的手打咖啡(Dalgona coffee)挑战。林佩君说:“煮饭是我生活中的兴奋剂,每次下厨都很开心。有时女儿在旁当小帮手,把煮饭变成亲子时光,很珍惜这段时间,回到正常生活节奏后,很难有这样的机会了。”

 

天文宅:仰望星空豁然开阔

 

对于39岁的阿卡什(Akash Anandh,广告从业者)来说,宅生活的一大乐趣是观测天象。五年前发掘天文爱好后,他加入本地天文学会,配备专业观测和天文摄影设备,开启了“追星族”之旅。

 

疫情期间不得外出,阿卡什从家中窗口仰望星空,时间上倒是多了灵活度,可以进行日间观测,如捕捉太阳黑子或是正午时分的月球。惊喜的是即使在四五月份,日落后能短暂观测到一些冬季星空的星座,如猎户座、大犬座、小犬座、金牛座、御夫座、双子座、巨蟹座等,还有粒子聚集而成的星云(nebulae)。

 

天文学是一门复杂的科学,作为兴趣来研究需要不断学习、观测、思考。阿卡什说,这段日子他多了更多阅读和思考的空间,沉迷在天文学和天文摄影的研究中,仰望星空也多了一分释然。他说:“我喜欢天文,因为它提供给人日常生活以外,更加完整宽广的宇宙视角。了解天体之间如何相互连接作用,并遵循某种特定的规律运转。每当仰望星空,就有一种镇定疗愈的力量,想到我们与太阳系和整个宇宙之间,以如此完美的方式联系在一起。这不仅是视觉上的震撼,也深深体会到人类不过是浩瀚宇宙中微小的存在,不过是宇宙亘古时间轴上的昙花一现,这使我感到谦卑。尤其在疫情期间,瞬息万变的世界充满各种不确定,但太阳每天都会照常升起,一年四季循环往复进行,观察大自然的规律,在不确定与疑惑中会带来一份坦然与慰藉。”

 

绘画宅:画笔重走旅行路

 

任职于3M科技公司的技术员金星华(38岁),在绘画和阅读中度过宅时光。“疫情期间每天看到令人揪心的新闻,一面感叹生命的脆弱,一面感恩平安健康地活着比一切都重要。这段时间借着看书练字思考了很多,随着社会节奏慢下来,人心也静下来,回归最单纯的生活。”

 

画画一直都是金星华的爱好,虽然没受过专业训练,他从兴趣开始,先是临摹父亲买来的简笔画,后来画漫画,长大后喜欢风景画。疫情期间买颜料困难,他直接在iPad上作画,画的内容是过去旅行中邂逅的景色。

 

金星华说:“我找出之前旅行时拍的照片,一边画一边回忆旅途中的点滴。因为去过这些地方,所以画起来特别有感觉。这种沉浸式的体验很消磨时间,不知不觉半天就过去。”

 

跟随画笔,金星华故地重游,去了意大利的五渔村,壮丽的布达拉宫,风景秀丽的下龙湾,想起圣托里尼午后的艳阳……一幅幅都融在笔端。

 

他说:“一幅画差不多需要一周画完,平时很少有这样长时间静下心来作画。现在宅在家与其刷剧、看短视频消磨时光,不如发展一些沉浸式的爱好,有所反思,有所沉淀,挺好。”

 

宅生活催生科技产物

 

宅生活放慢社会运作的节奏,却加快科技发展的步伐。回想起2003年沙斯时期,以淘宝为主的电商产业刚好赶在“宅生活”的窗口期起家,成为延续至今的生活形态。

 

本地虚拟家居科技公司MixGo创办人官文兵近来十分忙碌,为解决目前房地产业售楼处关闭的困境,新研发的虚拟实景看房技术Ecoprop提前上线。这款应用汇集本地最新楼盘资讯,购房者可以通过航拍视频了解小区周边环境,再通过3D建模技术走入虚拟样板间,了解房间内部构造。新技术为考虑买房者提供足不出户“云看房”的平台,也为地产商和房产中介提供了“云管理”终端。

 

官文兵透露,原本打算今年下半年才推出新平台,因为疫情的暴发将计划提前。自阻断措施开始后,一个月内加入数码平台的业者增幅逾六成。他介绍“云看房”技术在很多国家已经普及开来,本地还处在起步阶段。起初合作方多是抱着观望态度,而这次的疫情下让地产从业者感到了紧迫感,希望尽快入场,建立数码平台。

 

“宅生活”的新形态引发社会各方面的需求,也通过科技的膀臂,延伸更多便民的可能性。官文兵说:“疫情会给很多传统事物带来改变,如果没有疫情,没有外在环境的压力,人们很难接受新事物。对于科技公司来说,总要一直保持不断创新的思维,只有这样才能在不同境遇中找到顺势发展的机会。”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