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怀旧

怀念我消失的母校

Image
陈来水 - 31/07/2014

联合晚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趁着“消失的华校”展出结束前,赶去华侨中学参观,意外发现我读的小学公立复兴学校也在展出之列,更意外的是遇到当年教过我的许永满老师和同班同学。

 

时光荏苒几十年,公立复兴学校已走入历史,现址已发展成宏茂桥新镇。当年它就是一所典型的农村华校,校舍简陋、办学艰辛、惨淡维持,但它就是靠着热爱华教的乡贤,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艰苦维持下去,让我们这些贫寒的乡村子弟,有机会上学受教。我记得,当年因为家穷,除了豁免学费,也因买不起课本,获得学校资助,每年都借出课本,让我继续学业,对当年学校的善举,我特别感恩。

 

公立复兴学校其实不是我念的第一所小校。我的第一所小学是公立陶蒙学校,它就坐落在杨厝港路靠近伦多道一带。现今这一带小型工厂林立,已是小型工业区。我在这里未完成一年级就搬家了,搬去宏茂桥水涵路,转入公立复兴学校。陶蒙学校和复兴学校一样,锌板建筑,设备简单,但就是这简单校舍,培育出一代又一代的乡村子弟。虽然没读完一年级,却对学校师生印象深刻,老师从未瞧不起我们这些家庭贫寒的孩子,淳淳善诱中尽是关怀和勉励。

 

3所小学都‘让路’了

 

我在复兴小学念到五年级,后来又因为寄人篱下被赶,举家搬到万国树胶园,住在业主腾出来的鸡舍。我的学校也换成公立光华学校,它就在橡胶园内。这间学校和前两间我读的小学一样,只有四五间简陋课室,全是木板和锌板搭建,课室前有一个篮球场,是硬泥地,没有铺水泥。我们这些乡村学生,就在这个硬土篮球场打球,还组织篮球队比赛,度过最后两年的小学时光。

 

六年的小学生涯,念了三所学校,算不算是记录?如今这三所当年的华文小学全都消失,一间让路发展新镇;一间让路发展小型工业区;一间坐落的地段,今天变成实里达高尚住宅区。可以说,它们都让路给了新加坡的发展。我很庆幸,这三间纯朴的华小给了我机会。尽管条件差,环境恶劣,但它们仍坚持办学,没嫌弃任何贫困子弟,我就在豁免学费,借用学校课本情形下,完成我的小学教育。

 

今天再同母亲聊起这件事,她无限感慨。当初之所以让我念三间小学,不就是因为搬家,而之所以搬家,不就是因为居无定所,寄人篱下。现在老来有一个安定居处,不再四处寄托,母亲心里甚是踏实,但我告诉她,我念的三间小学,已全部不见了,她只好苦笑。

 

在复兴学校简史展览板上,我有注意到这句话:“这些消失的华校是新加坡建国史上的基石之一,功不可没”。现在读来,非常贴切。

 

Source: 联合晚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