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新加坡

小贩数码化 须先安抚科技慌

Image
李思敏 - 14/06/2020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无现金交易在日常生活中日益普遍,近期冠病疫情更凸显了科技这方面的功能与便利,掌握科技的利好也获得更多人正视。然而,在以年长者居多的小贩行业中,科技的脚步显得格外蹒跚。小贩数码化进程除了奖励措施,更须耐心协助小贩消除对科技的恐慌。

 

为迈向智慧国愿景,政府积极推动小贩进行数码转型,推出奖励金鼓励小贩开通电子付费选项。受访学者、小贩和消费者都认为,这是推动小贩数码化的好起点,从而也能逐步鼓励年长者接受和尝试使用电子付费。

 

截至今年4月,本地约有3500名小贩开通全国统一的SGQR电子付款平台。政府的目标是最迟明年中让至少1万8000名小贩,也就是将近所有小贩都开通QR码选项,接受顾客扫码付款。

 

当局近期也宣布,小贩只要在下来一年内的任何五个月,每月完成至少20个最低一元的交易,就能获得300元奖励金。每个小贩可获得最多五个月的奖励,总值达1500元。

 

学者:奖励金能推动小贩开通电子付费

 

共和理工学院酒店与服务管理系主任李国威受访时说,虽然这笔奖励金对小贩的生意没直接帮助,却能够推动小贩考虑开通电子付费,是个好起点。

 

李国威也是小贩中心3.0委员会成员,他说:“开通后生意若进步,收到更多订单,小贩就会发现使用电子付费或借助其他科技方案的好处。”不过,大部分小贩年龄较大,他认为,这可能成为小贩数码化的最大绊脚石。

 

“我国小贩平均年龄是60岁,比较难说服他们在摊位安装数码设备或开通电子付费平台。”

 

不过他也相信一旦开通,电子付费的使用率会快速增加。“各大超市有大约五至七成消费者已使用各种电子付费方式。同样,只要在巴刹或小贩中心开通,公众就会开始用,尤其是已习惯这种付费方式的年轻人。”

 

李国威指出,政府过去两三年积极走入巴刹和小贩中心推动数码化,除了鼓励小贩开通电子付费,也引进自动托盘归还站等计划,希望小贩能借助科技提高生产力。

 

他也说,许多消费者习惯使用全球定位系统(GPS)查找附近较受欢迎、评价较高的摊位,这也促使更多小贩借用社交媒体打响知名度。

 

“疫情期间也有一些小贩,如竹脚巴刹小贩通过面簿直播卖菜、‘歌台一哥’王雷化身‘卖鱼哥’直播卖鱼,每次有超过1万人观看,这些都是借助科技的成功例子。”

 

电子付费是大势所趋

 

新加坡国立大学高级常务副校长兼教务长、陈振传百年纪念教授何德华指出,千禧一代一般机不离手,电子付款能帮摊主吸引这个顾客群。

 

也是小贩中心3.0委员的何德华说,提供现金奖励将有助加快摊贩采纳电子付费的速度。每个月完成20个交易的要求对一般小贩来说不难达到,只要一个月里的每个工作日完成一笔一元的交易,就能达到要求。

 

何德华指出,数码化对未来的小贩中心至关重要,电子付款是未来趋势,我国因此该尽所能帮助年长者采纳该系统,确保他们没落在后头。

 

“使用智能手机付款的障碍并不会太大。亚洲其他国家的年长者已成功过渡到电子付费。作为一个社群,我们须鼓励年轻人成为业余数码大使,协助年长者掌握科技。”

 

疫情促使更多顾客使用电子付费

 

在大巴窑1巷第127座小贩中心卖饮料的裴星海(67岁),四年前开通NETS付费选项,今年初贴上SGQR码,方便顾客扫码付款。

 

他说,之前选择电子付款的顾客少之又少,一天只有两三人,不过疫情发生后,使用电子付费的顾客增加了。“现在一天有10多个,可能是大家担心用现金不卫生。这样也好,我们不用找钱算钱,还能得到政府的奖励金,一举两得。”

 

年长消费者习惯使用现金

 

消费者林孟原(26岁,实验室助理)平时喜欢使用手机付费,不过碍于小贩中心仍未开通电子付费,他还是得带现金出门。“除非我忘记带钱包,才会特地找开通电子付费的店家。”

 

郑秀莲(59岁,家庭主妇)去年在儿子的帮助下开通GrabPay,不过她只在Grab提供折扣时用过一两次,到巴刹或小贩中心消费,主要还是使用现金。

 

“要拿出手机打开应用,扫描QR码再输入金额,不熟悉的话要花点时间弄,我担心小贩或排在后面的顾客会不耐烦。”

 

她建议政府搞些促销,例如提供一两角钱的折扣。“除非能给些实质好处,否则大家还是会继续使用现金,毕竟这是向来的做法,一时间很难改。”

 

环境局鼓励使用送餐平台 小贩申请补贴延至本月底

 

病毒阻断措施期间,不少小贩生计受影响,加上餐饮业不允许堂食,因此开始使用送餐平台。为了协助这些小贩承担相关费用,国家环境局在4月推出计划,为使用送餐服务的小贩提供500元一次过补贴。

 

环境局受询时透露,截至本月10日,已有近750名小贩获得补贴。为鼓励更多小贩申请,当局将补贴申请期限延长一个月,直到6月底。

 

在白沙中小贩中心卖云吞面的李清君(67岁)是其中一名获得补贴的小贩。

 

李清君的生意在疫情暴发前还相当不错,从不认为有使用送餐平台的必要,不过病毒阻断措施期间,生意下滑至少三成,他于是在4月底开始使用Deliveroo和WhyQ服务。

 

“起初很担心送餐应用很难用,幸好其他人耐心教我,用了一两周后就习惯了,生意也增加大约一成。刚好环境局提供补贴,可用来抵消使用这些送餐平台的手续费。”

 

李清君考虑在疫情后继续使用送餐服务。“小贩中心的地点不大方便,生意主要是靠一些巴士载附近的上班族来用餐,特地来打包食物的居民很少。有了送餐服务,生意或许会好一点。”

 

Grab送餐平台开展试验计划

 

上个月,Grab送餐平台在宏茂桥第724座小贩中心实行为期三个月的试验计划,允许消费者向小贩中心的不同摊位订餐,小贩须支付的佣金也从30%降低至5%。

 

Grab新加坡董事经理余伟腾受访时说,参与这项计划的小贩,网络订单增加大约七成,当中包括一些初次使用Grab平台的小贩。

 

“这些小贩不熟悉科技,使用初期需要更多时间适应,不过我们的职员会在场教导他们使用,也会帮忙解答关于送餐过程或电子收费的相关问题。”

 

余伟腾也透露,Grab探讨在未来两个月内,在第二座小贩中心推行这项计划。“不过第一项试验计划只展开一个月,团队还在累积经验,在其他地方推行前会先调整计划的运行模式。”

 

余伟腾强调,Grab会确保这个模式对公司、小贩和食客都能带来可持续性的益处,公司也在探讨是否能进一步降低该模式所需成本费用。

 

个案① 巴刹生意分秒必争难兼顾

 

电子付费虽有助吸引年轻顾客也可带来便利,但较低额的交易款项,顾客仍习惯以现金付费,这让蔬菜小贩梁翠贞(52岁)在增加电子付费的交易量方面遇上难题。

 

梁翠贞和丈夫叶永福在美华(Mayflower)巴刹与熟食中心经营蔬菜摊已30多年,两人大约一两年前开始使用SGQR,不过并不在意顾客是否使用SGQR,主要由顾客选择付款方式。

 

梁翠贞说:“巴刹生意分秒必争,每分钟都用来做生意,没有太多时间去鼓励顾客使用SGQR,也没法一直检查手机是否已收到钱。”

 

她也透露,交易额超过10元的顾客比较愿意使用电子付费,几块钱的交易则直接给现金,因此目前每月只有约两三个电子付费交易,要达到每月20个交易的奖励金要求,有些困难。

 

叶永福认为“现金更快更安全”,他能马上计算出当天赚了多少钱,也习惯用塑胶圈捆绑现金,方便隔天支付供应商,无须去银行提钱。

 

不过,梁翠贞认同电子付费能帮助吸引新的年轻顾客,所以应该顺应数码时代转型。

 

她说:“我们不知道未来小贩会变成怎么样,不过当人人都开始数码化,我们小贩不能原地踏步,应该跟着顾客的需求改变,否则生意和顾客都会受影响。”

 

个案② 不问年龄 谁都能进入数码时代

 

万事起头难。鱼圆面小贩王炳顺(64岁)一开始虽然对电子付费系统一窍不通,但仍愿意尝试采用,如今在生活其他方面也开始使用电子交易服务。

 

王炳顺过去40年在金文泰西2街第726座小贩中心售卖鱼圆面,五年前在星网电子付款公司(NETS)的介绍下开始使用SGQR。

 

他受访时指出,之前他花了一些时间来摸索这个新付费方式,遇到问题就问儿子。摊位目前每天大约10个交易是透过电子付费完成,只占生意额的小部分。

 

王炳顺也透露,疫情期间的交易量有所增加,因为一些顾客会避免使用现金,以减少与小贩的接触及保持卫生,他本身也鼓励顾客使用SGQR。

 

学会电子付款后,王炳顺向供应商购买食材或须转账给他人时,也采用网上银行或PayNow等电子转账服务,并认为这带来更多便利。

 

他说:“政府现在积极推广小贩用电子付费,大多数小贩都听过SGQR,相信不会太抗拒。现在是数码时代,我们做小贩的也要与时并进,才能跟上社会的进步。”

 

使用电子付费大多数是年轻顾客,因此王炳顺建议推出华文版本的电子付费系统,鼓励不谙英语的年长者尝试使用。

 

个案③ 年轻人没问题 老人家有困难

 

“我忘了带现金,可以用PayNow吗?”

 

顾客的一句话,让一向来只允许现金交易的马来小贩辛米莎吉(43岁)在两个月前重新考虑电子付费方式。

 

辛米莎吉在西海岸通道第503座小贩中心经营马来摊位已有19年,虽然她在日常生活中会使用PayNow转账给供应商或朋友,但从未想过在摊位推出这个付款方式。

 

她说:“我的思想相当老派,总觉得马上拿到现金比较实在,不用担心钱是否转进户头等。我读的书不多,对科技也不太了解,不想一直麻烦人问他们问题。”

 

辛米莎吉在摊位采用PayNow后,现在每天约有三个电子付费交易,疫情期间也有更多顾客为了卫生而选择使用PayNow。

 

至于下来是否会采用SGQR,她指出,自己不介意尝试学习使用这个平台,毕竟能为顾客提供额外付款选项是件好事,但她担心年长顾客使用会有困难,进而影响小贩的交易量。

 

“无现金相信是未来的趋势,现在的年轻人也都习惯不带现金,但小贩中心还是有许多年长者,要他们改用电子付费相当困难。”辛米莎吉建议:“现在小贩的电子付费交易,每个月必须达到20个才能获得奖励金,这方面须要数码大使多加推广,鼓励更多人使用电子付费。”

 

个案④ 现金很方便 电子付费很麻烦

 

“就觉得麻烦咯。”当被问及为何不愿意开通电子付费时,粿汁小贩史坚固(65岁)如此回答。

 

在大巴窑1巷第127座小贩中心经营“大成粿汁”摊位约11年的史坚固夫妻俩,多年来坚持只收现金,一方面是嫌电子付费麻烦,另一方面也因为对科技有些恐惧。

 

“几年前有人问我们要不要开通电子付费,不过我们觉得现金比较实际,所以拒绝了。”

 

夫妻俩从没用过电子付费,他们担心若出问题无法应付。

 

“我们的教育水平不高,交易出问题不懂怎么解决,按错金额还要担心退款的问题。如果是现金可以直接退还,电子付费就没那么直接。”

 

此外,夫妻俩的顾客以年长者为主,史坚固担心开通电子付费后,老人家无法适应。

 

他说:“有时候顾客只是买一碗五毛钱的粿,掏个硬币付多么方便,更何况有些老人家没有智能手机,根本无法用电子付费。

 

“我不认为有必要开通电子付费,不过政府以后可能规定所有小贩都必须开通,那就另当别论了。”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