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激励

影视妆发造型师赵宝钻 妆褪发易说红尘

Image
蔡欣盈 - 26/07/2020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66岁的赵宝钻是本地数一数二的影视造型师,擅长打造古装剧及年代剧造型。在电视台耕耘17年,替许多明星艺人做妆发,见证了不少艺人的成长。

 

在她年幼坎坷的成长期,养母给了她两样生之礼:养育她成人,以及推动她掌握一技之长,改变了她的命运。

 

艰苦的岁月磨炼了她的韧性,早年带着500元孤身到香港探路。职业路上虽经历两次裁员,她乐观以对,并庆幸因而结识了更多人。

 

妆褪发易,人生跨过一甲子,她最大的安慰已写在家里案上——那张全家福照片里。

 

或许你不认识赵宝钻,不过,若看过本地古装剧《怒海萍踪》《昆仑奴》《神雕侠侣》《笑傲江湖》《东游记》等,就曾接触她的“戏剧作品”。

 

66岁的赵宝钻看似普通师奶,其实深藏不露,与娱乐圈的关系密不可分。她是一名妆发造型师,与众不同的专长是打造古装剧及年代剧造型。

 

1983年,一代电视人梁立人带了“香港帮”电视专才来新当开荒牛,本地电视圈迅速起飞;同年,赵宝钻进入电视台,在妆发间默默耕耘,17年间参与打造及梳理无数造型,当中包括阿姐范文芳在《神雕侠侣》的“小龙女头”。她在圈中人称“Connie姐”,见证不少本地艺人的成长。

 

上个星期四早上登门拜访做访问,一踏入她家即被其工作台吸引,视线再被墙上的艺人合照拉去,当中有她跟艺人钟琴、林慧玲、陈泓宇、罗美仪、林梅娇、洪乙心等的合照,未上映的本地电影《今宵多珍重》团队林少芬和陈传多的合照也出现在墙上。

 

室内的背景音乐是佛经,搭配赵宝钻的故事与事过境迁的淡然,似乎再适合不过了……

 

养母坚持下掌握一技之长

 

赵宝钻与“14”这个数字颇有缘。她14岁开始在美发院当学徒,每个月领15元工资,包吃包住,养母也在同一地点打工,负责煮员工餐,每月收入200元。

 

当学徒的日子,赵宝钻记忆犹新,“很辛苦的!要洗毛巾洗头洗冷电芯,洗到手都看不到纹路了!我其实想改行,做学徒才15块一个月,真的很少,每天跟妈妈说要离开。那个时候有电子工厂,一个月可以拿60块,我很想去做,但妈妈不给我去!因为在工厂工作学不到手艺,而关于‘美’的东西什么年代都有,我没读什么书,没手艺就没前途。”

 

养母告诉她,不需要她给家用,只要她学有一技之长。在养母坚持下,她从洗毛巾、负责打扫的学徒,做到可以为顾客洗头的小埃,再跳到可卷芯为顾客电头发的中埃。

 

四五年间,她非比寻常地从小埃“跳级”到大埃,速度之快,靠一个“敢”字。她笑说:“我怕手要烂了,就赶快跳级,跑到别的美发院说我已经是大埃!我做得出来,试工后就过关了。后来还跳去当师傅级,那就不用洗头了。”

 

养母不舍她离开原来的美发院,“但她不知道楼下的老板娘会讲一些话刺激我。拿我跟别人做比较,说我绑一个头发都不会,我很气,就跑去别的地方。现在想想,有些时候被人家刺激也是一种成长,老板娘如果没有激我,我就不会走。妈妈虽然不舍,但我还是走了。”

 

出世14天被父母送走

 

赵宝钻生于客家人之家,亲妈妈生了16个孩子,她排行第12,出世14天后就被父母送走。

 

“亲生父亲是做鞋子批发的,他只要儿子,认为男孩可以留在他身边做事,把女儿都送出去,只留下一个妹妹,因为妈妈跟他吵架,说女儿都送出去,没人帮她做东西。后来我妹妹跟我说,她一个人留下也很惨。”赵宝钻16岁那年,被多年来心挂着她、大两岁的亲哥哥找到,与原生家庭团圆。

 

血虽浓于水,但对赵宝钻而言,养育之情更深刻。这些年来,她一直想记录养母命运多舛的故事,毕竟没有养母这名奇女子,就没有今日的她。

 

养母蓝金嫁给走船的丈夫,是有钱人,在战乱时期由保镖护送,佣人跟随,带着养子从香江下南洋,在牛车水一带买了一间屋子,丈夫去了印度尼西亚,音讯全无,之后传来死讯。养母在龙蛇混杂的牛车水邂逅从事建筑业的养父赵伟文。两人走在一起后,50多岁时领养了赵宝钻。

 

“养母跟养父在一起后,她就拿钱在火城(现在劳明达地铁站附近)一带建亚答屋。听亲戚说,我妈妈的金子装在‘555’香烟罐里,有很多金,玉也多。金鱼缸吊在窗口边,她把玉放在里面,阳光一照,反射的颜色很漂亮。妈妈真的很有钱,但因为认识了一直抽鸦片的爸爸,这段孽缘令她晚年过得很惨。”

 

养母对养父包容与纵容,在火城亚答屋里留了一间房给爱人抽鸦片。7岁的赵宝钻放学回家,得知养父因抽鸦片被警察捉走,在监牢待了一年多,出狱后仍继续抽鸦片。

 

金山银山总有挖完的时候,养母自知必须打工养家,“妈妈跟我说,人的命真的是注定的,如果很穷,就算嫁没钱的老公,后来都会发达;原本很有钱,嫁老公,命不好,什么都没了。”

 

哥哥精神失常

 

养母与前夫共同领养并带来新加坡的养子,后来精神失常。谈起这个无血缘关系的哥哥,赵宝钻五味杂陈:“他认识了一个女孩子,想要结婚,跟妈妈拿钱,妈妈说没有,哥哥后来就精神失常了。妈妈私下告诉我,如果帮他,万一他像我爸爸一样不好,媳妇也很惨。她自己结果不好,很怕别人也一样,所以没给钱。哥哥精神失常的时候,每次看到我就说要砍我。”

 

他们当时已从火城搬到大巴窑4巷组屋,哥哥对她有攻击性,会放一把刀在门口,嚷着要杀她,阻止她回家。为避开哥哥,赵宝钻就住在打工的美发院,有些夜晚,待哥哥睡着后,养母也会叫她回家。两母女后来因为太害怕,回返牛车水租了一个月租25元的房间当安乐窝。“哥哥有一天发癫,把家里的东西丢下楼,我跟妈妈捡东西捡到天亮都捡不完。当天有很多邻居报警,他后来被关进精神病院。其实,如果他没有失常,对我很好的,小时候会骑着脚踏车带我买苹果……”

 

赵宝钻的养父1976年过世,养母则于1978年离世。养母离世当晚,两母女在楼下邻居家看港剧,看完回房休息,“半夜她拿一个枕头丢向我,我起身,她当时已经不能说话,我下楼求人家帮我打电话叫救护车,往中央医院的路上她已断气。”

 

养母待她恩重如山,“她给我很好的前途,逼我继续做头发,要不是她,我已经去工厂做工了。”

 

香港探门路也探亲

 

随着养母的人生落幕,23岁的赵宝钻一度陷入迷惘,却也悄悄翻开新一页。

 

赵宝钻在发廊工作,人缘很好,认识了从香港来新演出的粤剧大将,其中包括艳海棠。艳海棠是香港粤剧全盛时期巨型班的当家小生,反串扮相俊美。艳海棠和母亲来到赵宝钻的发廊做头发,熟客变熟人,关系不错。

 

她决定到香港看世界,请艳海棠一家牵线,对方义气相挺,介绍她到亲戚的发廊工作。她拿了一半储蓄买机票,带着剩下的500元孤身到香港。她觉得,孤家寡人,到哪里落脚都一样,秉着“天下为家地为母”的精神,一去不回。

 

“我做了很多新衣带到香港,香港人先敬罗衣后敬人,一定要穿得好看。怎么知道,因为衣服太多,香港海关不放我进去,问我来多少天,是不是来移民,不给我入境。艳海棠的妈妈在机场等了很久,还好我最后出来了。”

 

离开新加坡的另一个原因,是想探望养父的家人。养父下南洋后,从未回乡,仅以书信往来,养父临终前才告知当地的家人,他于新加坡再婚,领养了赵宝钻。

 

赵宝钻舟车劳顿,从香港到澳门,再往拱北,最后坐上八小时的车抵达新会乡下,终于见到养父的家人,“看到哥哥(养父的亲生子)带着儿子等着我,我带着爸爸的信息回来,他们很高兴。我告诉他们,爸爸想回来,但有心无力,因为抽鸦片,在新加坡的我们也不是很快乐,妈妈为了爸爸出去打工,没寄钱回来是没有办法的事。”

 

这趟探亲之旅,赵宝钻仿佛带着一块遗失的拼图,为这家人解开多年来的不解与心结。她至今仍与养父家人保持联系。

 

赢得艺人的友谊

 

在香港工作冷暖自知,赵宝钻待了一年多后,决定回家。这个决定,再次启动人生新篇章。

 

她说:“想过在香港生活下去,找一个伴,也有人介绍对象。但香港的生活,跟新加坡的相差太远,租一个房间很贵。我的同事婚后租了小房间,冲凉盆洗脸盆放床底下,鞋子也放床底,看到这个情形,怎么爱都爱不下去了,太辛苦了。我在新加坡虽然穷,但没去到那样子。”

 

回新后不久,她到本地著名发廊“Peter & Guys”当老师,教人梳古装和年代剧的发型,并在那里遇到引荐她入电视台的新广化装主管沈宝琳。赵宝钻1983年加入新广(新传媒前身),月薪780元,工作稳定,有公积金,有年假,有员工福利。除了梳古装头也必须“包山包海”,总而言之,关乎发型的都是工作范围。工作不容易,但她喜欢娱乐业,做得很开心,有时,也有机会跟着剧组出国拍摄,如到张家界拍《昆仑奴》,五台山拍《莲花争霸》等。

 

众多发型中,赵宝钻认为,最难做的是六七十年代流行的水波头,要费心思才能做到完美比例。开戏前的定装工作非常严谨,照着专家的设计图做发型,心里想着“画到这么美,怎么可能做得出”也得奋力一试。精细成品须要经过导演、造型师、服装师、设计师等点头,才算达成使命。

 

古装剧越拍越少,赵宝钻在电视台工作了17年,2000年大裁员,当时46岁的她被“金手握别”。

 

她摇着头说:“知道被裁后,我睡不着。我女儿才4岁,儿子11岁。睡不好,几乎每天凌晨3点起床,问天为什么会裁我,我又没做错什么?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到佛祖叫我不用怕,静静坐着就行了,话说完就走了。”

 

几天后,前报业传讯找她加盟,期间参与了古装剧《书剑恩仇录》《新方世玉》的发型设计,并工作到报业传讯走入历史的2004年底。“没有经历裁员,我也不可能认识这么多人。报业传讯即使到了最后一天,我们还是做得很高兴。”赵宝钻后来以自由身接影视造型工作,同时从事居家美发,继续为人生增添新故事。

 

与合作艺人互相送暖

 

从事这一行,赵宝钻与不少艺人结缘。

 

前著名主持人周如珠给过她不少勇气,“当时我的哥哥被关进精神病院,我去一次就担心一次,因为我一进去医院,一些男病患会跟我要香烟,我进厕所,女病患会站在门口,很害怕。记得当时,如珠会载我过去。她真的很好,很讲义气。我们谈得来,她结婚的时候我也跟着她,做类似‘媒人婆’的角色。她知道我的情形,一直很帮我。”

 

在她眼里,综艺阿姐钟琴很有正能量,“她是个大好人,涵养很好,很有正能量,做很多造型都很漂亮。”去年底,钟琴曾到赵宝钻家拍摄节目。

 

不到10岁的谢韵仪出演经典剧《雾锁南洋》续集时,赵宝钻也在片场,“她很小就拍戏了,记得跟着她在《雾锁南洋》拍外景,她抱着一个孩子,不小心让孩子摔落地,还好没事。她当时很自责,哭到很惨。我就说无心的,没事的。”

 

5岁的欧菁仙在古装剧《一代天骄》里扮演港星米雪的童年,到马来西亚哥打丁宜拍外景,赵宝钻笑忆:“做造型时有人说,米雪的眼睛那么大,怎么找一个眼睛这么小的童星?他们虽然讲粤语,但欧菁仙听得懂,她就笑笑。导演(黄)光荣帮忙打圆场说,人长大会变的,大家就笑了。我对她说,现在流行小眼睛,这样有这样的美,她很乖的,远远看到我都会叫我。”

 

合作过的香港演员中,最难忘的是关咏荷,“她有一种很冷的美丽,她不太爱说话,问一句答一句,话少的演员。”

 

今年1月,赵宝钻随范文芳做义工,为老人家剪头发,阿姐事后在社交媒体放了两人的合照,留言:“在我身边这位是Connie,我在电视台拍戏的时候,不管是时装、古装、‘小龙女’、《笑傲江湖》、年代剧,她都有份梳我的头,可以说是看着我长大的。”赵宝钻听闻笑说,当天明星发型师颜天发有事,由她顶上陪范文芳行善。平时,她也跟同行好友组成义工团,定期做义工,曾参与“义剪”活动为广惠肇留医院筹款。

 

儿女皆从事服装业

 

赵宝钻的客厅摆了一张全家福。她与老公子女住在实龙岗一带,老公从事园艺设计,儿子31岁,外形像韩风文艺青年,韩语了得,冠病疫情暴发前经常到韩国工作,从事服装生意。女儿24岁,长相清秀,是服装设计师。疫情影响了赵宝钻的收入,但她乐观地说:“还好我已经可以了(指经济情况),孩子都做工了。”

 

采访当日,与初次见面的赵宝钻一面翻看工作旧照,一面做访问,聊了两小时,与其说在采访,不如说在听故事。感谢她看着我的半张脸(戴着口罩)仍肯侃侃而谈,并让我收获满满正能量。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