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旅游

实里达航空园的英伦风情

Image
谢燕燕 - 03/12/2020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20世纪早期兴建的实里达空军基地,如今发展为航空园,工业园内还有湿地公园、特色餐馆,是另类休闲胜地。走在以英国地名命名的街道,欣赏建在地势高低起伏的黑白别墅,周围是种植了榕树、雨树、凤凰木、黄金花洒、铁树等高大树木和整齐鲜绿的草坪,像走进一幅英伦风景画。

 

第一次来到实里达航空园,感觉时空错位,仿佛走进被遗落在新加坡的小英国。单是街道名称就足以让人产生错觉,再看那错落有致的黑白别墅,苍翠高大的树木和宽敞整齐的草坪,真以为自己置身在英国某处的乡间。

 

实里达航空园的前身是实里达空军基地,是大英帝国时期英国人留下的设施与建筑群。既然是英国人打造给英国军人工作和生活的地方,尽可能把它设计得像英国也就不足为奇了。

 

当然,定神细瞧这些房子和周边花草树木,还是能辨别其差异。热带岛国所栽种的树木,和四季分明的英国毕竟不同,放眼看到的是榕树、雨树、凤凰木、黄金花洒、铁树,甚至榴梿树,不是英国的橡木、榆树、榉树等。别墅的功能样貌,也是配合热带气候设计的。

 

这一带的街道名称,最容易让人误以为自己在伦敦。椭圆区(The Oval)目前还保留的伦敦地名包括海德公园门(Hyde Park Gate),翰密顿坊(Hamilton Place)和柏巷(Park Lane)等。

 

从旧地图知道这里原来还有牛津街(Oxford Street)、励精街(Regent Street)、贝克街(Baker Street)、骑士桥(Knights Bridge)、必卡利里(Piccadilly)、杜克街(Duke Street)、贝斯沃特(Bayswater)等,全都是耳熟能详的伦敦地名。

 

就连今年4月才正式对外开放的新景点翰士德湿地公园(Hampstead Wetlands Park),名字也源自英国伦敦著名景区翰士德荒原(Hampstead Heath)。新湿地公园旁的道路,原本就取名翰士德花园(Hampstead Gardens)。

 

伦敦的翰士德以英国19世纪浪漫诗人约翰·济慈(John Keats)的故居Keats Grove而闻名,济慈是在那里爱上他眼中的女神范妮·布朗(Fanny Brawne),为她谱写许多情诗。

 

离济慈故居不远的翰士德荒原,则是伦敦市郊最出名的游泳胜地,那里有三个天然户外泳池,是伦敦人暂别城市喧嚣,走入大自然和跳进清凉碧水游泳的好去处。

 

首个工业区内湿地公园

 

实里达的翰士德湿地公园也有个被树木环绕的大水池,但不是供人游泳,而是让人驻足观赏一池白睡莲和捕捉各种鸟类的踪影,或在池边木板步道上静静地观察湿地自然生态。在这里,除了各种鸟类,还可以看到蝴蝶、蜻蜓、鱼龟的踪迹。

 

这个占地3.23公顷,由国家公园局和裕廊集团(JTC)携手打造的绿色空间,是新加坡第一个设立在工业区内的湿地公园。据了解,国家公园局正与社区携手绿化我国的工业区,未来10年在全岛各处的工业区栽种10万棵树木,让新加坡成为名副其实的花园城市。这么做既可降低地球暖化所造成的气温上升,也可改善工业区的空气素质,还能美化整体环境,让身处其中的工作人士身心舒畅。

 

翰士德湿地公园原来是实里达高尔夫球场的一部分,是当中地势最低的,因此经常积水。英国政府在1970年代把实里达空军基地交给新加坡政府后,实里达高尔夫球场保持营运,直到2007年才关闭,原因是政府准备把这里发展成航空园。

 

高尔夫球场停用后,低洼部分因积水形成水池,周遭长出一片小树林。在打造湿地公园时,国家公园局保留了树林部分,并栽种更多本地树木巩固湿地的自然生态,为那里的蝴蝶、蜻蜓、鸟类提供足够食物。

 

餐馆林立的椭圆区

 

到翰士德湿地公园玩,可沿着湿地周边的步道,一边观赏步道两旁的花花草草,一边悠哉地走到实里达航空园的椭圆区(The Oval)。这里新开的餐馆林立,还有一个与众不同的游乐场,其滑梯设计仿造螺旋桨飞机和机场控制塔,叙述着实里达作为我国航空发源地的历史。

 

椭圆区内的32栋黑白洋房,一部分已经修复原貌,或改装成有特色的餐饮场所,例如Youngs酒吧餐馆、帝威潮州菜馆、The Summer House及Wheeler's Estate等。

 

有些别墅则供人租用,可举办婚礼、生日聚会、孩子满月礼等。记者到访的那个星期六,便看到有人在餐馆里办婚宴,另一栋别墅则正在举行马来婚礼,盛装出席的宾客,散落在别墅周围园地。

 

裕廊集团先在2016年修复六栋别墅,去年年底再修复13栋别墅,由于每栋别墅四周都有宽敞的草地和户外空间,因此很适合办各种活动,例如放映户外电影,举行小型市集和嘉年华会等,但这一切恐怕得等到疫情之后。

 

椭圆区边缘的木板步道,是观看小型飞机起飞或降陆的地方,步道旁供人歇脚的桌椅板凳,也是按照航空园的主题来设计的。疫情期间,机场的活动相对少,那就不妨在这里坐看云起,放空自己。

 

实里达机场曾让客机使用

 

20世纪之初,大英帝国以殖民者姿态,在远东地区尚有庞大商业和政治利益。这些利益最初受到英日联盟的保护,双方缔造的协议规定任何一方卷入战争,另一方会保持中立,不介入战事。

 

但是协议的有效期只到1923年,英殖民地政府因此必须在协议到期前,做出新的布防安排,保护英国在远东地区的利益。这便是英国人兴建实里达空军基地的历史背景。

 

经过一轮勘察筛选,殖民地政府决定把海军基地建在三巴旺,空军基地设在实里达,并在1921年获得英国政府的审批,但是兴建工程却拖延到1926年才开始。

 

空军基地最重要设施是能让战机起降的机场,这在当时是相对新的设施。像伦敦这样的大都会,也是1920年才在克罗伊登(Croydon)兴建英国的首个商用机场。

 

实里达空军基地在1928年开始运作,1930年正式开幕。它不是新加坡唯一的空军基地,因为殖民地政府后来在登加、三巴旺和樟宜兴建空军基地,但实里达是当中规模最大、设施最先进和完善的机场。

 

新加坡还未建商用机场时,实里达空军基地曾允许商用客机在那里降陆和起飞。昆达士航空公司与荷兰皇家航空公司(KLM)最早往返欧洲和新加坡的航班,都是从实里达起飞或降陆。1930年代时,要从新加坡飞往欧洲阿姆斯特丹,需要五天半时间。当时的飞机还无法长途飞行,必须在不同国家降陆、停留和过夜,才能飞到目的地。

 

实里达机场启用后,就曾经从欧洲迎来不少名人,例如英国先驱女飞行员艾米·约翰逊(Amy Johnson),集演员、剧作家、作曲家于一身的诺埃尔·科沃德(Noel Coward)和国际巨星查理·卓别林(Charlie Chaplin)等。

 

胶园沼泽地变身小英国

 

地处岛国东北部的实里达,过去被视为“乌鲁”偏辟。已故总统王鼎昌1970年代购买的第一栋房子在实里达山(Seletar Hills),他曾说朋友一听到他住实里达,都惊讶万分,不愿造访。

 

实里达有条实里达河,沿海地区是沼泽地,被开辟为园丘后,最早种的是甘蜜、胡椒和咖啡。20世纪初,买下这一地段的武吉三巴旺树胶有限公司把这里变成橡胶园。

 

实里达的名称,据说是源自生活在柔佛海峡沿岸“海人”中的“实里达人”(Orang Sungei Seletar)。《马来纪年》则记录了新加坡的马来统治者“伊士干达沙”(Iskandar Shah)1401年逃避爪哇军队的追杀时,是从实里达河逃到马来半岛。

 

根据《沿着实里达河》一书的考证,负责兴建实里达空军基地的英国总工程师伍德(C.E. Wood)迟至1927年才抵达新加坡。他是在17名英国工程师,1500名马来和华人劳工,以及5000名来自印度的客工协助下完成这项庞大工程。劳动队伍中包括为数不少的“山水婆”,她们负责挑洋灰,因此被冠以“洋灰西施”(Concrete Lizzies)的雅号。

 

劳工们除了清理森林,砍伐橡胶树,还须要从其他地方运来大量泥土填平沼泽地。不少劳工在恶劣的环境中染上疟疾,就连伍德也染上霍乱。

 

英国人所设计的实里达军营,完成后很像英国的漂亮乡间。这里的大约200栋黑白屋,建在高低起伏,犹如山丘幽谷的地势上,并铺上绿草,种上各种花草树木。营内所有街道都冠上英国地名,显然是要在热带岛国营造浓浓的英国氛围,慰藉英国军人的思乡情。

 

为捍卫英国远东利益而建的实里达空军基地虽在1930年代便投入运作,但当真正面对敌人来袭时却完全没有任何战斗抵御能力。据说日军攻占新加坡时,基地内只有18架“飓风”型战机,空军和海军的主力部队全在捍卫英国,新加坡很快落入日军手里。

 

日军投降后,英军又回到实里达,从1950年代到1970年代,有超过2000户英国皇家空军人员和他们的家属住在这里。1971年3月31日,英军把空军基地和所有设施交还给新加坡政府,为这段历史划上句点。如今,这里变成了航空园,留下的设施则成为国人休闲的新去处。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