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 怀旧

亚洲砖厂第二代:经营砖厂如开杂货店

Image
黄向京 - 07/09/2014

出版者: 联合早报

分享

Facebook Email


不同砖厂名称的砖块,显示本地砖业一度兴盛繁荣。

 

上个月,在滨海艺术中心图书馆举行的“砖的遗产”展览,唤起一些人对红砖建筑的记忆。

 

新加坡这个钢骨水泥城市的前身是砖镇。策展人赖启健博士说,本地的砖业可追溯到马来王朝。开埠后,加冷河开始出现砖窑,后来英殖民政府也设砖厂。砖业在1950年代一度萧条,直到1960年代,政府大量兴建组屋,砖块需求大增,砖厂纷纷设立,连建屋局也有专属砖厂供应建材,1960年到1980年代为砖业兴盛期。

 

2000年以后,最后几家砖厂如裕廊、亚洲,因厂址土地被征用而结业,此后,砖块全赖进口。

 

本次展品出自收藏家辜燕云和柳才翔,涵盖本地砖块主要种类,包括手工牛踏砖、工业砖、隧道窑砖等。

 

本专题除了访问策展人与收藏家,也走访亚洲砖厂第二代,企图还原已没落的本地砖业图像。同时寻访具代表性的一些红砖建筑。

 

上个月在滨海艺术中心图书馆举行“砖的遗产”(Our Brick Estate)展览,唤起一些人对红砖建筑的记忆。每一块砖都带历史的印记,充满沧桑美感,值得玩味。

 

策展人赖启健博士是都市与建筑历史研究者。根据他的研究,在13-14世纪的马来王朝,福康宁山上的建筑巳釆用岩石砖。19世纪的砖块,主要由移民从印度尼西亚廖内群岛或槟榔屿(槟城)引进,殖民政府1819年开埠时,用于新加坡河建筑。当年随莱佛士从槟城登陆的印度官员Naraina Pillai,被认为是本岛最早设立砖窑者,地点在丹戎巴葛。1824年,第一份市镇规划报告下令采用永久性建材,包括砖块,以建设新城镇。

 

由华人经营的砖窑纷纷在梧槽河与加冷河一带设立。早年人工制“牛踏砖”,由牛只践踏混合的粘土浆,风干,放入砖块模型去烧或风干。

 

后期地理调查显示,从加冷河往西到女皇镇和裕廊,往北到武吉巴督和林厝港一带有适合制砖的粘土,也是本地砖厂设立与发展的走向。

 

1858年,殖民政府在实龙岗路设立砖窑,附近有充足水源,也有粘土床的原始材料,聘用罪犯劳工,包括苦力、柴火工人、泥瓦匠、木匠、铁匠制砖。制砖方法也从边坡成型(slop-moulding)发展到一年后引进制砖机器,提升生产力。这些砖瓦与其他建材的素质之高,令监狱长在1867年的阿格拉建筑展上荣获银奖。当时很多主要的殖民建筑,包括政府大厦,都以砖块砌成。

 

更多砖窑在西南部设立,这类商业砖窑开始在报章打广告。20世纪初期,实龙岗和马里士他一带砖窑纷纷设立,包括Fraser & Cummings公司和婆罗洲公司设立的亚历山大(Alexandra)砖厂,一度是本地规模最大的砖厂。当时,加冷砖厂机器制作的砖块售价为1万个140元。

 

战后复业困难重重

 

1928年,砖厂业内刊物列出荷兰路的7家砖厂、巴西班让的亚历山大砖厂、后港的鼎山砖厂。刊物标出“双口鼎”砖区:从红山到女皇镇一带则有9家,除了亚历山大,其他都用华文厂名。

 

战后,福安、亚历山大与裕廊砖厂恢复营业,西部的新旧砖厂也是。1951年,砖厂集合发起成立“星洲砖业工友联合会”,当时砖价惨跌,劳资常有薪金纠纷与失业等问题。9家砖厂聘用约千名员工。1960年有三家砖厂倒闭,包括巴西班让砖厂。

 

新加坡自治、独立后,砖业出现生机。公共住屋政策与发展规划,促成对砖材需求大增。生存下来的砖厂自我改造或现代化,设立工业砖窑。政府也积极寻求外来投资,比如:1965年,由澳大利亚与马来西亚投资者在裕廊联合成立“瓷厂(马来西亚)有限公司”。

 

1972年,建屋局为稳定建材来源,决定设立专属砖厂。当时位于武吉巴督的新新砖厂因财务危机而关闭,建屋局便接管砖厂,1980年耗资2000万元装置两个隧道砖窑,将产量提高到每年9000万块。年底,建屋局还从中国进口200万块砖来纾解供应的不足。本地砖厂产量主要应付内需,但一些公司也把砖出口到马来西亚及其他市场。

 

赖启健博士指出,建屋局早年的标志是砖块围绕房屋,1980年代更新标志时砖块不见了。当时,建屋局开始采用预制墙面与房间,节省人力成本。赖启健说:“砖块需要一块块砌上去,手工大,费时,成本高,又占地方,加上劳工少,在1980年代明显消失,逐渐为钢铁玻璃所取代。”

 

1983年,环境部因环境污染,禁砖窑用柴火,只许用柴油。这对传统或小型砖窑构成压力,要不结业,要不更新器材继续营业。接下来20年内,从旧裕廊路到蔡厝港、碧兰路(Brickland Road)到红山一带的土地被征用,五六家砖厂(包括裕廊、亚洲)迫迁。2004年以后,再也没有本土制作的砖块,改由外国进口。砖窑耸立的高细烟囱从此消失,只有裕廊的陶光和Focus Ceramics Services还保留龙窑,主要烧制陶瓷。

 

目前进口到本地的砖块主要来自柔佛,一些档次较高的时髦砖块则从澳大利亚等地进口。一般建筑的厕所与电梯用的则是耐用的粘土砖。

 

亚洲砖厂第二代:经营砖厂如开杂货店

 

亚洲砖厂是华商黄仲行(1909-1980)在1952年设立,传给第二代:黄书萍(77岁)、黄书池(74岁)和黄国庆(68岁)。截至2004年,该厂制作了52年砖块。黄家兄弟受访时说,当时生意还可以做,月产量400万块,但因政府征地,只好结业。

 

当年,在印度尼西亚做生意的黄仲行,回新协助友人管理“星洲砖厂”,靠150元养活一家十几口。他在砖业萧条时敢敢创业,在惹兰南山设厂,那一带集中五六家砖厂,附近有条路取名“砖窑路”(Brickland Road,即现在的碧兰路)。

 

星洲砖厂制作牛踏砖,亚洲砖厂用半机械化机器与木窑(用木材来烧砖的窑)制砖,打碎机打碎泥土,用抽风机将泥土锯成一条条,才用钢线切成块状,靠太阳晒干砖块才能进窑,每月产量几万块。后来购买高压机器,压出的砖块较干,不必晒太阳就能入窑。

 

黄书池说,砖厂为增加产量与质量,1962年设立“八卦窑”(Hoffmann Kiln),本用煤炭烧,后用桶滴油入窑,用意大利进口的机器喷油,月产量可达70万块。第二代八卦窑从十多个防火门简化成四个,方便熟砖取出,放入未烧砖,用叉车进出窑,烘干房烘干砖块,品质较均,人力较少,月产量增加一倍。

 

1985年砖厂安置全自动化的隧道窑,从打碎、切块、出入窑、烘干,全自动化,从窑头到窑尾需一天半,月产量达250万块。黄书池总结:“木窑、八卦窑的基本原理是砖不动、火在动,隧道窑则是砖动、火不动,比较省油,并借用热气烘干砖块,非常环保。不过,越先进的机器越需严格掌控,原料什么的都要对,一点差错就会砖爆。最怕半夜三更电话响。”

 

砖窑是粗重活,很难请工人。早年连采原料都用人工挖,后来才用铲泥机。黄国庆说,经常得请砖工吃饭或借贷,不然他们不开工。一旦窑坏了要修,因热度太高,工人容易受伤。

 

黄家兄弟在这一行经历风风雨雨,生意上上下下,惨遇1988年亚洲金融风暴,隧道窑刚建好投入生产,银行逼债,吃不下饭,兄弟抵押住屋,靠票据贴现度过难关。

 

本地砖厂向来得面对外国进口砖、洋灰砖等的竞争,黄书池说:“开砖厂像开杂货店,什么砖都得做,包括地砖、砖片、颜色砖。”普通砖每片售价两三角,地砖五角。福康宁山与圣淘沙的地砖,美国人俱乐部(The American Club)及一些私宅洋房等都用上亚洲砖厂的砖块。

 

黄家三兄弟自1960年代先后加入家族生意,觉得做砖很辛苦,不做砖后,终于脱离苦海!

 

亚洲砖厂后期本想进口柔佛砖块,但发现没赚头而放弃,专注在马来西亚种植胡姬花、养猪等其他生意。

 

Source: 联合早报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